<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毒品交易
    簌,簌,簌。

     静寂的房间中,沙沙声,寂寥诡异。

     “嗯,不错,最近杜蕾斯大卖,还有那群土包子炼金术士预定的自行车,没想到异世界的科学家也这么疯狂。”

     房间中,长相帅气的青年在书写着什么,嘴中还在莫名其妙的自言自语。

     青年有着一头黑亮的短发,也不知用的是什么牌子的摩丝,明亮如星辰的双眸中却突兀的有着一丝奸诈,穿着一身经过大师设计的精致黑色西装。戴着一副镶边金丝眼镜,手指上有着一枚古朴淡雅的戒指,在吊灯的照射下,散发着诡异的闪光。

     细看把,嗯,还算是有些上层精英人士的模样。

     青年所在的这个房间不算很大,集合着卧室和书房一体化,一张特别定制的欧洲贵族床占据了房间五分之一的面积,墙上挂着古老的丹青墨水,巨大的落地窗前是用金蚕丝编制的窗帘,古老的楠木桌椅,散发着清香的新鲜栀子花,以及一扇和房间格格不入的破旧木门,奢华而又低调。

     “这次一定要准备完全,确保万无一失,上次的失误损失太大了,这个完蛋的系统真闹心。”

     “丁叮叮咚,发现宿主有辱骂系统的嫌疑,扣除100永生币,不爽再扣”声音甜美动人,还带有一丝恶作剧的味道。

     这奇怪的声音是从青年手指上的戒指发出的,这个戒指会说话,不仅说话了,而且这说的话,怎么节奏不对啊,这明显的打脸行为啊,这能忍吗?

     这声音让青年憋得满脸通红,好不容易把刚到嘴边的脏话又重新咽回了肚子里。

     没错,青年忍了,虽然忍得挺难受的,不过他还是忍了。

     看这习惯的模样好似也不是第一次被一枚戒指打脸了。

     认命的青年站起身向房间门前走去,好似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大度,又好似是无视戒指的打脸行为,就当是什么也没发,不得不感慨这后生的脸皮还是可以的。

     走到木门前的青年,抬起手,把戴戒指的手指对准了门前的一个凹槽,仔细看,这个破旧的木门没有门把手,不知道有何玄机。

     “请核对宿主身份”戒指上的声音依旧甜美动听,虽然青年听了很多次,但是每次总是有股奇怪的感觉,这怎么都感觉像是自己的女朋友再和自己说话。感觉自己又走偏了的青年没有在深究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太严肃了,对,太严肃了。

     “木易”

     “身份核实完毕,请宿主选择空间坐标。”

     木易的眼前出现了一道虚拟的面板,两个微小的星球缓慢的旋转着。

     手指在一颗湛蓝的星球上轻点,然后拉伸,最后选定坐标。

     木易熟练的操作着,最后双击手指。

     而此刻房间的木门传来一声“喀嚓”。

     破旧的木门仿佛被激活一样慢慢的打开,而门后不是喧嚣的街道,也不是静寂的庄稼,只有无尽的黑暗,没有一点光,房间里面的灯光遇到黑暗,也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尽管看过很对次,也无数次的踏入虚空通道。

     木易仍然对这黑的彻底,如生命禁区一样的通道感到深深的惧怕,那种仿佛是轮回一样的感觉每次都是那么的深沉。

     适应了一下这可怕的黑暗,深吸一口气的木易缓缓的迈入虚空通道。

     .........

     喧嚣的街道永远是一个大城市的主题,森然的秩序下总会有无数的肮脏交易。

     卢杰尔是纽约最大的毒品交易家族森曼的线下代理人,全权负责纽约曼哈顿区的一切森曼家族毒品交易。

     今天是约定好的交易日,和JSJ的人在郊区废弃工厂的交易由于数额巨大,不仅关系着自己的前途,而且森曼家族也对这次交易格外关注,卢杰尔不得不亲自出马。

     数百个马仔借着夜色埋伏在这方圆数里的地区,天上还有无数的监控无人小飞机,当真是苍蝇也飞不进来,做的滴水不漏。

     “老大,一切布置就绪,不管是条子还是混水的黑手党都不可能绕过我们的监控。”

     “嗯!不要大意,这次的交易事关重大,教父再三叮嘱,不可有任何意外发生,通知兄弟们都打起精神来。“卢杰尔听着副手杰克的汇报,抬起的手上,一块意大利的劳力士上指针刚到11:30。

     又等了半个小时,在手下的通报中,远处隐约可见有几处灯光再闪动。

     来到废弃仓库的卡车有十二辆,从中间的卡车上走下了一位黑人大汉,穿着黑色的漏肩背心,隐约可见肩膀上还有一道斜斜的伤疤,在夜色下基本看不见身影。

     走下车的黑人往后微微的摆了摆手,从车上又走下来十几个黑人,个个都手持AK47,满脸的凶煞之气。

     “老大,纯度符合标准。”

     “队长,数额正确。”

     随着验货的杰克和对方清点美钞的队员声,双方领头微微的点了点头。

     “合作愉快。”

     卢杰尔和对方的黑人大汉握了握手,交易异常的顺利,没有传说中的黑吃黑,也没有不长眼的条子突袭。

     达成交易的黑人大汉很快就开车离开了。

     看着快堆满仓库的毒品,海洛因,B毒,大麻,K丸,平常卢杰尔是不可能进行这么大数额的交易的,因为这样的交易数额太大,很容易发生风险,所承受的损失也是十分巨大的,但这次的交易是家族教父杰瑟夫亲自安排的,并且交给他一枚很神奇的戒指。

     把手下支开的卢杰尔面带笑容的看着这成吨的毒品,要知道这可是八千万美元的交易,堪称今年纽约甚至全球最大的一笔毒品交易了。

     轻轻的摸了摸手上的一枚戒指,突兀的,面前成吨的毒品全部都消失不见,这诡异的一幕,如果让别人看见,肯定吓的精神分裂。

     但是卢杰尔也只是微微的露出震惊,就算是他早已见过这神奇的一幕,也依然对这枚神奇的戒指感到新奇。

     依照当初的计划,在JSJ的人离开后,卢杰尔分别命令两拨车驶入俩条不同的路,这是黑手党的惯用计量,扰乱警方视听,只不过这两拨车都是假的而已,卢杰尔自己则坐进了一辆劳斯莱斯里,手下虽然好奇这么多的毒品放在这里怎么办,有的还很疑虑,但卢杰尔的强硬态度,使手下虽然好奇也不敢有逾越。

     在两个车队都消失在地平线时,一个带着哭脸半身假面的西服男子出现在仓库旁,手上拿着一把黑伞,伞柄上银白色的骷髅头是那么的精致,在夜色的掩饰下是那么诡异可怖。

     看了看空无一物的仓库,男子露出了会心的微笑,然后慢慢的消失在了原地,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男子刚消失不见,仓库中便出现冲天的火光,伴随着巨响,整个仓库在一片片的爆炸声中被夷为平地。

     听着远处传来巨响的卢杰尔露出了开怀的笑容,一直紧绷的神经也算是稍微的放下了一些。

     放下手中遥控的卢杰尔下意识的摸了摸手上的戒指,戒指上的一枚宝石散发着微不可见的黑色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