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挫败
    南萨尔喇斯城市废墟中心的神庙辉煌大气,殿高墙厚,壁垒森严,虽然已经废弃了不知多少年,但仍旧如战争堡垒般,残留着当年的铁血气息。而里面供奉着的神祗,正是蛮横好战的萨尔喇(la,四声)斯人信奉的唯一真神,战争之神“忽必安”。

     与战争之神忽必安的铁血风格相一致,神庙主殿完全就是一个独|立的小型战争堡垒。在这座高达二十多米,长宽各数百米的主殿中,一共设置了大大小小数十处战争建筑,可谓是武装到了牙齿。唯一能够到达忽必安大殿的,只有一条仅供两人并行而过的狭长通道。任何想要攻打这座主殿的,没有十倍于防守兵力,且承受大半伤亡损失的代价,是绝然不可能将其攻下的。

     在这座森严壁垒的宏伟主殿前,则是一个铺满青石的小型广场。广场上此时已经密密麻麻、横七竖八的铺满了魔鼠的尸体,鲜血横流,腥气扑鼻。而阿尔偍尼斯就骑着魔驹静立在其间。他枪尖指地,刚毅粗犷的面庞隐隐有了一丝疲惫显现,血红的竖眼看向主殿那挤满魔鼠的狭长通道,不过一个呼吸之间,他刀削般的浓眉就皱了起来。

     但仅仅只是过了片刻,他手中长枪便凭空消失不见,随即一柄锋利钢剑出现在他的手中。他翻身从高大雄健的魔驹上跃下,持剑踏着满地的魔鼠尸体,缓缓向主殿那挤满红眼魔鼠的狭长通道走去。

     这些狭长通道中的红眼魔鼠,明显比阿尔偍尼斯之前遇到的要高大凶猛不少,但他依旧怡然不惧。

     仅仅两个呼吸之后,狭长通道中就爆发出了魔鼠疯狂猛扑的叫声,以及利剑切割骨肉的凌厉声响。一声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向狭长通道的深处蔓延开去。

     而在小型广场的边缘,一道透明而颀长的曼妙身影若隐若现。单从身影来看,应该是一名身材高挑的女性。此时这名女性正手持一柄与她身形同样透明的长弓,对准了那狭长通道中的目标就是一箭激射而出。诡秘的是,箭矢无形无影,无声无息地就没入了空气中。

     紧接着,狭长通道深处便传出了一声中箭般的闷哼,以及闷哼之后被魔鼠偷袭的怒吼。但这声怒吼很快就被更加高亢的魔鼠叫声所淹没!转眼之间,通道深处的打斗似乎变得更加激烈险恶起来。

     那道透明身影侧耳聆听着通道深处传来的动静,似乎还因此掩嘴无声偷笑了几下,但片刻过后便彻底隐去了形迹,再也看不到半点端倪。

     ※※※※※※

     距离南萨尔喇斯城市废墟西边二十公里,这里有着高原盆地十分常见的丘陵地形。一座座小山拔地而起,连绵起伏,就像一座座巨大的坟墓般阴森静谧。

     在这群山之间,有着一个流淌着红褐溪流的小山谷。山谷中古木参天,枝叶繁茂墨绿,使得白晃晃的阳光很难照射进这里。放眼望去,林间一片阴森昏暗,仿佛暮色昏林。

     “就……就在这儿吧。”

     葛恩将背上重伤昏迷的少女放了下来,使其靠在一株古木的巨大树干上,这才一屁股瘫坐在边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

     一口气奔出二十公里,而且还背着一个少女,纵使是五级骑士,已经习惯于长途跋涉的葛恩,也显得有些吃力。

     一旁的魔狼公爵则是一脸的鄙夷。就是让它驮着百十公斤的重物,在群山间跑上三天三夜,它也不会像眼前这个人类少年这么狼狈。

     在魔狼公爵的眼中,葛恩的身体实在是太弱了些。若是以它的性子,一口气先跑出上百公里,它才会感到些微的安全。不过为了蝾蜥肉排,暂且也只得迁就和忍耐一二了。

     经过略微的休息,葛恩便开始查看起夏姬的伤势来。背靠古木的少女此时双眼紧闭,倾国倾城的容颜上呈现病态的苍白,鲜嫩反光的嘴唇也没有丝毫的血色,身上除了一些擦伤,再也看不出任何其他的伤痕。他知道外伤无碍,就开始释放感知向少女体内查探。

     “她伤得怎么样?”魔狼公爵以精神波动问道。事关自家的蝾蜥肉排,它对这个重伤昏迷的少女还是比较关心的。天知道那个人类少年能不能做出同样美味的蝾蜥肉排。

     “还好,只是震伤了内脏,服下一瓶中级治疗药剂,休息几天就没事了。”葛恩一面头也不回地说着,一面从储物戒指里取出药剂给少女喂了下去。

     “这样就好。”魔狼公爵人性化地点点狼头,随即又问:“不过我的蝾蜥肉排怎么办?”

     葛恩转过身来,看着魔狼公爵那双绿油油的狼眼,笑着说道:“我们事先的协议可是这么说的,你帮助我们杀了那个强敌,我们才会提供给你四十天蝾蜥肉排。而事实却是,我们不但没有在你的帮助下,将那个魔化人击杀,反而统统成了魔化人的阶下囚!要不是那突如其来的一支紫箭,我想我们现在都已经被那个魔化人虐杀了吧。”

     “人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魔狼公爵绿色的眼睛里凶光闪烁。

     葛恩却怡然不惧,说:“意思是你没有完成协议,所以我也没有义务完成协议中我该付出的那部分内容,为你提供四十天的蝾蜥肉排。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公爵你也是付出了努力、并且起到了一定作用的,四十天的蝾蜥肉排虽然没有了,但我可以酌情给你提供十天的蝾蜥肉排。公爵,你看这个结果可还令你满意?”

     魔狼公爵沉默半晌,绿油油的眼睛里凶光时隐时现,最终又恢复了正常。“好,十天就十天!不过我要吃的,可是夏姬做出的蝾蜥肉排那样美味的!”

     “当然!”

     葛恩露出了爽朗的笑容,说:“事实上,我的厨艺并不比夏姬差。我想我烤出来蝾蜥肉排,也一定会让你垂涎三尺,吃了还想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