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要求
    公爵在美滋滋的将“十公斤的蝾蜥肉排”吃完后,便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偌大的大厅里,此刻只剩下葛恩独自一人坐在餐桌旁沉吟。他右手拿着尚未喝完的红酒酒杯缓缓摇晃着,墨眉微皱,黑色眼眸沉凝似水,不知在想些什么。

     “少爷,明天我们去废墟,真的要跟那头魔狼一起行动吗?”刚刚在厨房完成清洗餐具的夏姬走了过来。她对那头狡诈如狐的魔狼,始终心存疑虑,难以真正信任。特别是这有可能关系到少爷的生死,少女由不得不小心。

     “夏姬,你觉得单凭我们两人,能够从南萨尔喇斯城市废墟中,将纳里斯的尸骸抢回来吗?”葛恩从思绪中脱离出来,转而看着手中被他缓缓摇晃的红酒杯道。殷红如血的红酒在高脚酒杯里打着旋儿,激起的红色涟漪把透明酒杯的内壁染红,还未等这红色涟漪完全退却,却又被下一波覆盖淹没。

     “这……”少女低下臻首沉默了。

     葛恩黑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无奈,叹了口气道:“从我们上次探索的结果看,在南萨尔喇斯城市废墟里,起码有上千只魔鼠。而在城市废墟那交错纵横的地下水道,这个数字恐怕还得再往上翻十倍。或许单一个体的魔鼠只有五六级,实力并不是很强,连我这个辅修骑士职业达到五级的血脉术士,都能用剑轻易对付。但一旦魔鼠成百上千的一起涌来,对我们而言,可就是一场灾难。现在我们除了找帮手,已经没有其他任何可选择的选项了。”

     “你可能觉得公爵并不可信,但我们要利用的,也只不过是公爵的魔狼嗅觉而已。你也知道,公爵是真正的魔狼,能够至少嗅到五公里外的气味,比我这个觉醒魔狼嗅觉的半吊子,可是强太多了。我们只要利用它超级敏锐的嗅觉,找到纳里斯的骨骸,悄无声息的潜入,再悄无声息的带回就可以了。这样既能够避免与大量魔鼠发生战斗,使我们陷入险境,也大大降低了对公爵信任度的要求。不过我仍想说的是,骄傲如公爵,它既然答应了的事,就一定会办到的。如果有可能,我想把它吸纳进来当同伴,不过这得等到以后再说了。”

     “明天还要去南萨尔喇斯城市废墟,你也早点休息吧。”

     葛恩将酒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嗖地站起身来,把高脚酒杯交给显然惊讶于“要把公爵吸纳进来当同伴”话语的夏姬,便转身向楼上走去。

     第二天一早,当夏姬出门晨练的时候,公爵就早已等待在废弃庄园的大厅门外了。

     根据它近三个月的观察,这两个人类可是有着一日三餐的饮食规律的。而早上起来不多久,就会吃第一餐。已经彻底被蝾蜥肉排的美妙滋味征服,并且狡猾如狐的公爵,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大饱口福的机会。

     约莫一个小时后,两人一狼吃过美味的蝾蜥肉排,便向着距离废弃庄园不算太远的南萨尔喇斯城市废墟走去。在吃早餐的当儿,葛恩便已将此次行动计划告知给公爵,公爵见自己的“工作”只是负责寻尸带路,乐得轻松的它自然满口答应。

     走了大约三十分钟左右,南萨尔喇斯城市废墟就出现在了两人一狼面前。目之所及,到处都是残垣断壁,荒草遍地,就连坚固高大的城墙,也早已垮塌。废墟中偶尔有“吱吱”声传出,那正是魔鼠的叫声。

     夏姬拿着一件纳里斯生前常穿的衣物,凑到公爵的鼻子前,没好气道:“记住了,这就是纳里斯的气味。哼,可别出什么差错!”

     公爵绿油油的眼睛看了夏姬一眼,带着的不怀好意的莫名笑意,看得少女不寒而栗,雪白的脖子明显往后缩了缩。它这才阖动狼鼻,对着纳里斯的衣物嗅了嗅,便来到一块坍塌成碎石堆的城墙上抬起狼头,阖动鼻头搜寻起来。

     “公爵,找到了吗?”时间约莫过去半分钟,站在后方的葛恩问道。随即,公爵的话语就在他的脑海里响了起来:“找到了。你的那名同伴的气味一共有十六处,都散落在这座城市废墟的中心位置附近。不过麻烦的是,那里正好是魔鼠最密集的区域。”

     “城市废墟中心位置应该是神庙,前天纳里斯正是在那里战死的。公爵,你能嗅出有多少只魔鼠在那里吗?”

     “很多,大概有两百多只吧。”

     “两百多只魔鼠,这下可有点麻烦了。”葛恩浓浓的墨眉微微皱了起来。

     神庙虽然是神祗在世间宏伟浩大的象征之一,面积比寻常建筑广阔得多,但聚集着两百多只魔鼠,就显得很密集了。他们想要悄无声息的潜入,显然是不可能的。但如果硬闯,他们也没有对付两百多只魔鼠的把握。

     就在这时,公爵的话语又在葛恩的脑海里响起:“人类,现在情况你也清楚了,如果还是按照你之前的计划行动,我们根本不可能取得成功。如果你没有其他办法的话,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葛恩心中一动,抬头向站在碎石堆上的公爵看去。而这时,公爵也回过头来,正如昨晚他看着公爵的表情一样,公爵此时绿油油的眼睛里满是笑意,但它并没有急于通过精神力将办法告诉他。很显然,想要公爵将办法说出来,是要付出代价的。

     葛恩低头沉吟一会儿,才抬起头看向公爵:“说吧,你想要从我这里获得什么?”说完这话,他明显看到公爵那双绿油油的眼睛里,露出的笑意更加浓烈了起来。他不由在心底暗骂:“该死的!昨晚我才对它使用的手段,今天它就立刻还了回来。这头魔狼学得可真快!”

     随后,公爵略带得意的声音在葛恩的脑海里响起:“我想要的,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把昨天为我提供三十天蝾蜥肉排的约定,变成为我提供三百天的蝾蜥肉排!怎么样?相较起你那同伴的遗体来,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