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殃及池鱼
     单单是这威压,就让陈岚有些透不过气,这是直接作用在身体上的,陈岚那强大的神识也不起作用。

     “遭,身体不受控制。”陈岚的神识完全不受威压的影响,但是身体却恍若瘫痪一般,这下原先逃命的打算破灭,“得想想办法。”

     “是又如何,老夫受了族长的命令,自然要护她周全,废话少说,老夫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不过拖住你已经够了,颖儿快走。”黑袍老者最后冲着身后的天狐公主喝道。

     天狐公主也不怠慢,看了一眼黑袍老者,挥手祭起一片金光灿灿的羽毛,曼妙的身形化作一道金色流光,如惊鸿一般消逝在夜幕中。

     “金乌羽!”看到消失的流光,白墨冰冷的脸色露出一丝焦急,手上天雷鞭一挥,电光爆裂声中一道比先前粗大几倍的天雷凭空出现在黑袍老者头顶,眼看老者就要被天雷淹没,一粒幽兰的火焰出现在老者头顶,瞬息之间蓝色火焰冲天而起,竟然将天雷活活烧灭。

     不过白墨自始至终就没想过一道普通的天雷就能打中他,趁着老者祭出自己的本命真火之时将一古朴的青铜圆盘祭起,这青铜圆盘化成一片青莹莹的光芒,一下就消融了黑袍老者的护体玄功,此时老者见机不妙,那本命真火回身护体,却不成那幽兰的火焰一碰到青光就被消融熄灭,老者大骇:“镇族之宝琅琊盘?没想到你居然炼化了它,也罢,也许这就是你的天命。”

     一见到这件法宝,黑袍老者竟放弃了抵抗,任凭那青光近身,那消融一切的青光瞬息之间便将老者的身躯消毁,只余下一颗幽兰的内丹。

     从青光近身到老者肉身被毁,只在一息之间,白墨甚至来不及收回青光,实在是这青光太过厉害,这也是白墨炼化不久,对它的能力估计不足导致的。

     现在后悔也没用,抓到妹妹才是关键,白墨见得黑袍老者肉身消失之后也不做停留,架起遁光向天狐公主消失的方向追去。

     陈岚躲在巨石之后,看着刚刚那瞬息之间的交手,一个仅仅用威压就把他压得动弹不得的强者,就这样被那青莹莹的光芒给消融了。“死了吗?”

     此时白墨一去,外面只剩下一颗幽兰的内丹悬浮在半空,而一直立在肩头的小狐狸如离弦之箭般飞跃出去,楞了一下回过神来发现身体已经能动了连忙追出去。

     只见小狐狸围着那颗内丹依依不舍的转圈,眼中流露出哀伤。“小狐狸,他已经死了,你节哀吧。”

     转身要走,停了一下回头道:“你快走吧,那白小子也不知道会不会回来打扫战场,你别被抓住了,我先走了。”

     陈岚倒没有什么伤感的,碰上这一场纯粹是走了霉运,还好老天保佑,总算是有惊无险,当然是第一时间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就在陈岚走没几步,小狐狸呜呜的跟了上来,利索的顺着陈岚的脚爬上了肩膀,嘴里叼着那颗内丹,大眼睛还泛着泪光,就像一个被抛弃的小孩。

     陈岚大感头疼,心里并不想带着这个不稳定因素上路,天知道会不会引来刚刚那个恐怖的妖族,可是一看到那算眼睛,刚到嘴边的话瞬间就换了。

     “好吧,带上你也可以,这颗珠子可不能要,它蕴含的灵力太大了,带着它就像个大灯泡,随时会被那个白小子找到,还是把它扔在这吧。”接过小狐狸嘴里的内丹,一用力把它扔回身后,却不料那小狐狸跳出去,又将它叼回来,巴巴的看着他。

     “你是狐狸,不是狗,又把它叼回来干嘛。”看着小狐狸的眼睛,陈岚不确定道:“你想我拿着它?不对,你不会想我把它吃了吧?”

     小狐狸做出点头的样子,陈岚一阵苦笑,这来历不明的东西怎么能随便吃,虽然他的记忆丢失了,凭直觉也觉得这东西不能直接吃下。

     “怕你了,我还是先拿着。”陈岚随手将珠子塞进腰带,那小狐狸见状又跑回去,叼回来一个巴掌大的小袋子,上面布满金色纹路。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小袋子,你是想用它来放那颗珠子吧?咦,怎么打不开扣子。”陈岚折腾了半天发现那系着丝带的口子完全打不开,神识感觉到这袋子的灵气波动,索性将神识覆盖其上,瞬间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幽暗的小空间,里面悬浮着各种东西,从各种不知名的杂草到各种矿石,还发现了一把制作精美的横刀。

     尝试用神识裹起那把横刀,退出袋子的空间,发现那把横刀就放在手里,神识一动,又裹着它进入了袋子的空间。

     “这玩意好啊,可以这样放东西。”陈岚二话不说的将那颗内丹放进袋子的空间里,然后把袋子贴身藏好。

     “咱快走吧,这里太危险了。”逗弄了一下小狐狸,陈岚脚底生风一般的向着北关方向而去。

     随着地图上标示的北关边塞越来越近,肃杀的氛围越来越重,一路上陈岚都没有开口,小狐狸也安静的伏在陈岚的肩膀,林中静悄悄的,仿佛只有陈岚与小狐狸两个活物。

     摊开了地图,拿出指北针,陈岚能看懂个大概,计算一下路程应该是快到北关边塞了,用指北针辨别了方向,一人一兽继续穿越这片树林。

     行了半日,树木逐渐稀少,陈岚知道已经快出这片树林了,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小狐狸则几个弹跳,在树木的枝桠划过几道优美的白色弧线,落在最前方的一棵树上,摇摆了几下尾巴,转头冲着陈岚发出清灵的叫声。

     “发现什么了?”陈岚几个疾步,赶上了小狐狸,走出了树林后就是悬崖边,这里地势颇高,可以望见远处北关边塞。

     北关边塞东依盘山余脉,西接玉象山,横亘在两山之间,高大的城墙复杂的城防工事构成了一道天险,几百年来无论幽州战场如何糜烂,北关从来没有陷落过,这造就天下第一关的威名,永不陷落的边塞也成了整个北方边军的精神支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