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镇北关下(二)
     这颗火灵石还是那天狐族的黑袍老者一次冒险得到的,一直想凑齐对应的天材地宝祭炼一件切合自身的法宝。

     熟练的将獐子肉切片,一一铺在火灵石的表面,没一刻钟就飘出了阵阵肉香,虽然没有调料,也让陈岚跟小狐狸美美的口水直流,小狐狸自从陈岚吃上熟肉也跟着一起吃上了熟肉。

     饱餐了一顿,用树叶擦了擦火灵石表面的油渍,重新收回空间袋里,退回神识的时候看到那颗蓝色的内丹,脑海里想了半响,潜意识里记得自己应该知道怎么吸收这颗珠子的灵力的,可是那记忆完全缺失了,怎么想也无果,叹了一声只能先不管它。

     小狐狸舔舔了他的手背,跳上他的怀里,拱了拱找到个舒服的姿势打起盹来。“你倒逍遥,吃饱睡睡饱吃。”

     隐隐约约远处北关那修罗场的战斗声还在继续,小心翼翼的放出神识查探了一下周围,确认了没有危险之后,陈岚也闭眼休息,静待夜晚的来临,自从上次用神识查探白墨被发现之后,他就再也不敢贸然的使用神识。

     北关边塞战场,随着夕阳的西下,妖族的攻势越来越疲软,城墙上缠斗的妖族精锐跟人族修士打的难分难解。

     这时,一声响彻战场的号角声响起,前方的妖族士兵们如释重负,戒备着后撤脱离了战场,城墙上的妖族精锐也趁机脱离战斗,返回妖族本营,人族修士与士兵并不阻拦,就静静的目送妖族后撤,并不是不想反击,而是无能为力。

     一天又过去了,没受伤的士兵在尸体堆中寻找着活着的战友,那些受伤轻的被抬随军大夫们简单包扎治疗一下,再让他们到城下的军营待命,在那里会统一接受道院修士的集体治疗。而那些伤重的直接被抬到搭建在安全区域的医馆中,在那里会逐一接受道院修士的治疗。那些只剩下一口气的,则被含着泪的同袍送他们一场,解脱他们的痛苦。

     除了救治伤员,还有修复受损的城防,补充守城器械等等,城墙之上成了忙碌的工地,一切都有条不絮的进行着。北关被围已经半年了,无论是士兵还是协助守城的普通民夫,都已经十分疲累,士气低迷。

     趁着日落的最后一点余晖,人族一方从城墙上放下许多吊篮,载着民夫或士兵到城下,收拾跌落城外的死亡士兵尸体,而妖族一方也派出了一批苦力士兵收拾战场,双方以干枯的护城河为界限,只要收拾尸体的民夫与士兵不要越过护城河太远太远,安全是有保障的。

     老张头坐上晃悠悠的吊篮,从城墙上慢慢垂下,抬眼望向前方,妖族的营地连绵不绝,远处的大地仿佛被他们简陋的营帐填满。

     “哎~援兵什么时候来啊!”心里默念着,这个问题也是很多人的想知道的,半年的围困虽然还没让北关到山穷水尽,但是民心士气的低迷是不可避免的。

     “也不知道且末的家人怎么样了,希望那边的军队能守住,哎~”心里端着想法,随着吊篮一顿,才发现已到地面,切确的说不是地面,而是堆积的尸体堆上。

     他所在的东面城墙是白天战况最激烈的,死亡的妖族尸体堆了两三米高,从吊篮下来,老张头便没时间想事情,在一堆堆的妖族尸体中寻找人族的尸体或者伤兵,不过一般都是尸体居多,从二十来米的城墙上坠下,不死也半条命。

     在旁边也有几个修士打扫战场,以防有没死透的妖族对民夫士兵造成危害。老张头等修士搜查过这片尸体之后,才动手开工。

     很快他就便找到几具血肉模糊的人族尸体,看样子是在城墙上被轰天炮炸死的,尸体落在城下。早已对各种死尸麻木的老张头手脚麻利的将这些残骸放上专门调运尸体的木板,而周围跟他做着同样工作的民夫很快就将木板叠满了尸体残骸,老张头摇了摇绳索上的铃铛,城墙上听到声音就摇起滑轮,将木板吊上来,将尸体残骸运完城中的军烈营,进行火化。

     等着木板下来的时间,老张头看向护城河外面的,那些妖族苦力在战场上搜寻者,见到还没死透的就上去给他一刀,那些轻伤的则被抬回去,不过这些轻伤的妖族也不会得到好待遇,而会从士兵变成苦力,近似于奴隶的地位。

     更多的妖族苦力则在尸体上扒拉着完好的武器跟盔甲,这些东西都是要回收再利用的,战争打的就是资源。

     嘎吱嘎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是城墙上摇动滑轮的声音,此时老张头看到一个苦力走到一个尸体堆边,打算将一个人族士兵的尸体落下来,结果这个尸体一脚将妖族苦力踹倒在地,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就往这边跑,在尸体堆中挪移跳跃,身形矫健恍若狸猫。

     那被踹倒在地的妖族苦力反应过来,眼看着一个敌人从眼前跑走,大吼着追上来,而旁边的妖族苦力听到吼叫声也愤怒的追上来。

     “快,跑快点,小心后面!”老张头将心提到嗓子,眼看着一个妖族苦力的利爪就要抓到那人的后背,想象中的血肉模糊没有发生,那名士兵堪堪将身子一个前冲翻滚,落在一片空地上,脚下力道一爆发,整个人冲着护城河飞跃而来。

     就在那人眼看就要越过护城河时,一道白色匹练从后方后发先至,冲着那人的脑袋而去,眼看那恍如刀光的白色丝带就要缠上脑袋,一盏莲花状的青色琉璃古灯跨越空间而来,化作朵朵莲花将那人周身包裹,那白色丝带撞在朵朵莲花之上,仿佛金铁相击般冒出点点火星,一触即分,白色丝带无功而返,那人也被莲花包裹着急速飞过护城河。

     “张涛,你打算破坏规矩吗?”一白衣女子落在护城河边,只见得这女子一袭白衣委地,盘起半头秀发用流苏挽着,其上斜插着碧玉瓒凤钗怒,几缕青丝顺过耳前垂落在半露的凝脂胸脯前,美艳的玉颜上勾描着淡淡的梅花妆,一双剪水秋眸透露着迷人的媚色,虽然是冲着从城墙上缓缓落下的青袍男子发怒,也是不减一份妩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