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毛骨悚然
    害怕吓到王勋,夏尽没等视频传开就先给他打了个电话。

     却没想到王勋接起电话来反而先安慰起了他:“小竟,你别慌,现在那视频还没扩散,我正找人撤,等会儿就能撤下来,其他的事我们再想办法,你放心,哥一定帮你告死他!”

     他们做经纪人的消息总比常人要来得快一些,会这么快知道并不意外。

     可是消息已经散发出去,就算是还没来得及扩散太广,又哪里是说撤就能撤回来的。

     他们是能找关系删除视频,但见到视频的人里总有一些心眼活络的,早已经下载好了存档,他们总不能找黑客直接入侵这些人的电脑去删?

     事情到了现在,已经不可能用这样硬性遮掩的方法去解决,明显的做贼心虚。

     可是夏尽明白王勋也是没有办法。

     眼下这种情况,如果他手里没有录音,除了托托关系找人把视频删掉,又有什么其他方法能改变情况。

     “勋哥,别担心,视频先不用管,我这里录了薛扬的录音。”夏尽说着,把手里的录音笔打开,之前录好的话清清楚楚地从里面传了出来。

     原本心急如焚的王勋听见这声音,顿时有些难以置信:“这……这真是薛扬说的?”

     “难道还能有假,我刚从片场出来,本来是想用录音把视频换回来的,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心急,我连讲条件的机会都没有。”夏尽说着,又不由得叹了口气。

     王勋却没半点内疚:“还跟他讲个p的条件,送上门来的炒作机会,咱们干嘛推出去。小竟,在这个圈子里也不能太善良,遇强则强,他这种人根本没必要同情。现在他什么名气都没有,就懂得用这种手段害人,你如果对他心慈手软,等到他根基深厚,枝繁叶茂的时候,再想害你,你别说反抗,连逃避的机会可能都找不到。”

     夏尽明白,王勋说的话一点都没错。

     薛扬这种人,就算他心软放他一马,肯定也不会得到什么感激。

     而他现在要做的也不过只是对薛扬的加害予以反击,根本没有什么好愧疚的。

     夏尽正好走到一个公交站牌,一扭头就看见玻璃窗里的一整面海报。

     是一款知名的男士洗发水,上面的男人发丝轻扬笑眼微眯,一身白衣看上去既清爽又和善。

     海报的最下端还写着他龙飞凤舞的签名:白千屿。

     夏尽的心好像突然变得坚硬起来。

     “勋哥,我明白。”

     “这才乖,你回去发我一份录音,然后就好好在家里等着我,其他的不用你管。”王勋等到他确认的答复之后,就匆匆地挂了电话,不过挂之前还是忍不住低声感叹了一句,“就他这脑子还想害人,怎么长这么大的?”

     明明是句玩笑话,可夏尽却也笑不出来。

     虽然手里已经有了能够扭转颓势的录音,他们也势必要好好计划一番,才能确保这次的事情带来的利益能够最大化。

     一场危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转变成了绝佳的炒作材料,唯一无法挽回的是,薛扬这一次真的是把自己逼到了绝路上。

     娱乐圈里不缺艺人,哪怕是到了夏尽那个高度都能一朝跌落,何况是薛扬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

     只要录音一爆出来,他就再也没有了出头之日。

     但是夏尽却没有心思再对他报以同情。

     做了这么久的演员,夏尽从来没生出过害人之心,他一路走得顺畅,也向来不用踩着谁上位,圈子里明明暗暗的事情虽然也见了不少,但所幸没有落在过自己身上,所以夏尽对这个圈子的黑暗程度体味的还不是那么深刻。如果是从前的他,说不定真的会给薛扬留一线生机。

     可最后白千屿一把暗刀就把他捅得永远长了记性。

     夏尽回去之后,就把录音往薛扬q上发了一份,这才找到空闲搜索那段以自己为主角的视频。

     王勋没有撤掉信息,网络的传播速度如此快捷,距离视频曝光也就只有个把小时的时间,“夏尽包yang视频”的关键字就已经上了各大网站的热搜榜。

     夏尽习惯性地打开微博,不出意外,他的粉丝量掉了不少,评论里也多了好些不堪入目的话。

     “卖p/股出名的感觉爽吗?还敢演那么善良的楚玄,恶心死了!”

     “还说什么遇见了变态,这么白莲花是闹哪样!”

     “看来不只是跟夏尽长的像,还一样都是死gay!”

     “有些人要黑别带我家夏尽好吗?这么不尊重逝者,就不怕遭报应吗?”

     “竟然还想借我暖橙上位,恶,暖橙魏成以后一定要离他远远的!”

     “谁知道魏成是不是跟他一起卖的,别趁机洗白了。”

     “……”

     各种骂法简直五花八门。

     不过夏尽却没有太在意,他点进专属的话题里,第一条就看见了那个视频。

     视频明显是经过剪辑的,时长只有两分多钟,多余的画面一点都没有,上来就直奔主题,里面的话并不是特别清晰,但凡是带有“祁竟”、“钱”这种关键字眼的地方却都让人听得一清二楚。

     那三个人的脸都被车挡住了,只有祁竟的模样大喇喇的在镜头下露着,虽然因为距离的原因不至于把他的每一丝表情都看得清清楚楚,但却也能让人轻易地认出这个人就是他。

     如果没有那段录音,这视频肯定能就此给他宣判死刑。

     怪不得薛扬如此志在必得。

     不过视频就在那群人按住他之后戛然而止,并没有出现方耀的身影。

     可能是薛扬不想再把无关的人牵涉其中,但这也让夏尽悄悄地松了口气。

     王勋还没有把解决方案拿出来,他现在哪里也去不了,只能窝在家里睡起了大觉。

     最近这两周因为拍戏,他每天都是早出晚归,昨晚更是一直绷着神经,几乎没合眼,这会儿一松懈下来,很快就陷入了沉睡。

     夏尽以为自己已经累到不会有梦,可是这一觉却乱七八糟地梦见了许多,都是与方耀有关。

     梦里像是把他们的回忆又经历了一遍,从不经意间的初遇到不知疲累的追逐,再到后来的缠绵缱绻,那些相处的片段错综地穿插在一起,分不清哪个在前哪个在后,可是在梦里,他却是一直清楚地知道方耀是喜欢白千屿的。

     从前的迷恋欣喜远远没有苦涩来得多。

     梦境的最后就只剩下方耀一张难过的脸,垂着眼对他低哑地开口:“对不起,我也没想过骗你的,只是也从来没有解释的机会。”

     夏尽只觉得心脏像被谁狠狠地拧了一把,一阵剧痛倏地从胸腔里一直传送到四肢百骸,就这么生生地疼醒了。

     醒来之后,他捂着胸口,愣愣地躺在床上出神。

     重生以来,他没敢细想过从前,可没想到从前还是毫无预警地跑进了他的梦里。

     梦中那最后一幕,其实是夏尽内心深处最真切的想法。

     当初他追着方耀不放的时候,方耀每每都说得明明白白绝情无比,可却也从没有拒不见面。也正是因为这样,夏尽才屡屡觉得他或许是在口是心非,自己应该还有机会。

     现在想来,方耀真正想见的人应该是白千屿,而他没有告诉过夏尽自己真正喜欢的是白千屿又有什么错呢?

     方耀不像他,喜欢上一个人就非得搞得人尽皆知,更何况白千屿在他们面前一直都表现得像个地地道道的直男,他就断然不会再把这份感情说出口。

     而到了后来,也是夏尽主动灌的酒,两个人已经稀里糊涂的演变成了情侣,方耀就更不可能再说明自己对白千屿的心意。

     如果不是那晚不巧听到白千屿的话,说不定夏尽这辈子都不会知道。

     这会儿夏尽都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谢这场变故,如果不是一夕之间风云骤变,他拥有的一切都化为乌有,说不定他真的一路跟方耀走到了白头都还不知道方耀放在心里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他。

     想想还真是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