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替你走下去
    那声音虽然听得一清二楚,但明显不是响在耳边,而像是来自脑海深处。

     连重生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都经历过了,这声音反而显得没那么离奇。

     何况现在夏尽胸腔里的酸涩正翻涌着,好像已经没有心思再惊异什么,或者可以说那一刻他都没意识到那两句话所代表的具体意思,就下意识地做出了选择。

     可没想到这个选择却瞬间把他的注意力全都拉了回来。

     “叮——恭喜宿主,卖腐上位系统认主程序绑定成功!”

     这次不只脑海中出现了声音,夏尽的面前还突然出现了一块透明的面板,闪烁着悬浮在他的眼前,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如果只是幻听也就罢了,难道现在连幻视都出现了?

     夏尽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窗口,不得不重视起来。

     做了这么久的艺人,对卖腐这个词他并不陌生。

     近些年,随着网络上宅腐文化的发展壮大,许多影视剧在宣传时似乎都在有意无意地利用男演员之间的基情制造卖点,更是有许多男明星特意在粉丝面前暧昧互动,玩笑也好刻意也罢,总之都博得了许多关注。

     对于这种现象,夏尽倒没什么特别的看法。

     本来艺人就是要博眼球,找热度,只要不做什么有悖三观的事情,怎样操作都不过是一种宣传的手段。

     只不过他却从来没有主动用过这种炒作方法,一个是他出道早,那时候卖腐之风还未盛行他就已经在圈子里崭露头角。第二点,就是他本来就喜欢男人。

     在这个圈子里,开开同性之间的玩笑或许能带来不小的搜索量,但如果真的爆出来是gay的新闻,却等同于断送了自己的演艺道路。

     真喜欢同性的,反而会更加注意在这方面的形象。

     夏尽虽然一路春风得意,却也不敢放肆。卖腐流行了这么几年,他从来没有主动往那个方向靠拢过。

     即使洁身自爱至此,他还是因为拍过的影视作品被人yy出了好几对cp,其中流传最多的就是他和白千屿。

     两人大大小小合作过许多次,相爱相杀不一而足,几乎都成了为数不多的几对国民cp之一。

     无聊的时候,他还跟白千屿一起偷偷进过他们所谓的cp支持网站。

     “千帆过尽,屿夏一生”。

     网站最上面的这八个字每次都让白千屿乐不可支:“我的总攻地位不可动摇,你还不承认。”

     夏尽那个时候,万万没有想到有天这些记忆会让他觉得可笑。

     “请选择是否现在接受任务。”

     看夏尽一直没有反应,面板上的字也发生了改变。

     夏尽心想,不知道会是什么任务。谁知道这个念头刚刚一露头,系统就再次详尽地做出了解释:“卖腐上位系统,任务内容均与同性互动有关,收到粉丝反馈方为完成任务。任务完成可获得魅力点数,魅力点数可用来兑换系统奖励。注:宿主可自行收集亲密度,亲密度高低影响魅力点数加成,扣除亲密度同样会导致魅力值下降。”

     听着上面密密麻麻越来越离谱的字,夏尽不由得捶了捶自己的脑袋。

     他该不是受的刺激太深出现幻觉了吧?

     现在的演艺环境不比从前,每天抱着幻想扎进这个圈子里的年轻人不知凡几,能熬出头的又有几个。

     虽然他现在这张脸是长的挺好看的,但这个圈子里最不缺的就是漂亮脸孔。

     就连趴在地上装尸体的群演,都能随随便便拎出来几个帅气逼人的科班出身专业人士。

     他还真无法想象,就这么莫名其妙听见的几句话,能给他什么出演机会。

     但是脑海中那隐约的奇异感觉还是促使他不由自主地应了下来:“是。”

     “叮——第一次任务接收成功,进入新手任务阶段,新手任务第一阶,搭肩。”

     这句话响完,那系统似乎是终于消停了,脑子里那种微妙的奇异感也消失殆尽,就连那个透明的窗口也一并收了回去。

     搭肩,就这么简单的两个字,看上去任务内容还真是不算为难。

     不过却让夏尽更加确定了这所谓的系统是出自自己的幻觉,不然这样一个系统的存在到底有什么意义?他完全找不到解释。

     用一句在网上颇为出名的话来说,他现在真是想红想疯了,才会硬生生逼出这样的幻觉来。

     是的,他想红,想要再红一次,想再一次盖过白千屿的风头,成为那个屹立在镁光灯下的夏尽。

     这种yu望隐隐地在心底鼓动着,让他久久不能平静。

     可是这种愿望对于他这个星路刚刚被斩断的小角色来说,实现起来谈何容易。

     病房的门又被推开,王勋再一次从门外走了进来,从兜里掏出个手机来扔给他:“你手机,刚才忘了给你,都四天没发过微博了,先发条自拍,就说急性肠炎住院了,吞安眠药的事情谁都不许说,知道吗?”

     夏尽愣了下,点开手机。

     看得出来祁竟对于自己的长相挺有自信,屏保和壁纸全都是用的他自己的硬照,不可否认,十分养眼。

     幸亏屏幕上没有设置密码锁,夏尽顺利地点进微博客户端,名字就是用的本名后面加了俩字母,简单好记。几天没上,竟然也收了几十条艾特跟评论,大都是追问他怎么消失这么久的。

     夏尽自己的微博平时都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在管,他自己统共没发过几条,可祁竟却是个发博狂魔,在出事之前,几乎每天都没有缺席过。

     拍拍风景,拍拍自己,却每次都说不了两句话,看得出来他并不是多懂得表现自己,说不定连发微博都是王勋督促的。看得出来,他的性格应该不太开朗,这一点跟以往的夏尽倒是没半点相似。

     他的微博粉丝刚够五万,跟夏尽远远不能比,但对于一个还没有铺开宣传的新人来说,却已经算是一个很好的基础。

     夏尽听话地对着穿着病号服的自己自拍了一张,看着照片上那个明显已经不同的自己,又不禁有些酸楚。

     不过他却没有再放任自己沉浸在这样的情绪里。

     把照片发出去,配上两句装可怜的话:“急性肠炎,病床上躺了四天。”

     果然不一会儿就收到了上百条安慰。

     众多的安慰声中,却独独一条吸引了他的注意:“亲爱的,咱们的偶像走了。”

     虽然自领偶像称号实在是太不知耻,但一看到“走了”这两个字,夏尽首先想到的却还是自己。

     他心里颤了颤,翻开祁竟的关注,名单上一共二十来个人,他的名字还被加了备注:偶像。

     夏尽出道十年,单单是“全民偶像”这个名号就已经被人叫了超过半数的时间。但他却还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触动。

     如果不是机缘巧合穿越到了这具身体里,他永远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个叫祁竟的小伙子跟自己长的这么相像,更不知道他曾经有机会凭借自己的那点名气出道。

     而且他还把自己奉为偶像。

     可是他却间接成了杀死祁竟的刽子手。

     想到这些,夏尽的心底不由得涌起浓浓的愧疚,而这种愧疚同时也像是一记强心针,让他顿时多了几分动力。

     哪怕是为了祁竟,他也应该好好努力下去。

     他的手指在偶像那两个字上徘徊许久,终于下决心点了进去,进了自己的主页。

     最后一条微博是他亲手发的。

     那天好容易跟方耀一起休息,夏尽厚着脸皮缠了对方一整天,耳鬓厮磨,幸福得让他忍不住想要跟人分享。

     可是却又不能明明白白地说出来,于是他趴在窗台对着星空拍了一张发在了微博上。

     配文是“我爱这闪耀。”

     这隐晦的表白还让他暗自兴奋了许久,可是现在看上去却像是一记耳光,火辣辣地扇在了他的脸上。

     平时夏尽微博下的评论转发虽然多,但也就是在十万上下浮动,可这条微博下的评论跟转发,却硬生生地过了百万。

     想来也是自然,这两天他又是爆出视频,又是突然车祸致死,不管怎样也算得上是娱乐圈里数年不见的大事件,关注度自然是高到了极点。

     夏尽深呼吸一口,点开那条微博下的评论,却出乎意料地没看见几条叫骂。

     人们总是对死人宽容的多。

     下面的评论,后面缀着一水的红色蜡烛,大多都是在哀悼祈福,里面不乏一些原本并不关注他的路人,说些“惋惜”“唏嘘”之类无关痛痒的话,骂声似乎都在他死亡之后一夜之间销声匿迹了。

     热门里点赞最多的那一条是他的后援团发的:“真爱无罪,无关性别,愿你在天堂安好,下辈子希望早些遇见你,让我能从懂事开始,再做你一生的粉。夏尽之后,我心中再无偶像。”

     不管其他人的态度如何,对这群始终支持他的粉丝,夏尽却是满怀感激。一群跟他毫无关系的人,会为了他的开心而开心,为了他的难过而难过,这种感情他自己从来都没有体味过,反而更加明白其中珍贵。

     只是现在的他已经改头换面,甚至没办法再正大光明地跟他们说一次感谢。

     夏尽的眼眶热了热,从自己的主页里出来,翻了翻祁竟一众粉丝的评论,终于还是又发出去一条新的微博。

     “一路走好,未完的路我会替你走下去。”

     这句话明着像是祁竟在祭奠夏尽,却只有他明白自己是想要说给祁竟听。

     这个世界上,除了他,没有人知道夏尽还活着,却也同样没有人知道祁竟已经死去。

     他抬起头,看向床边的王勋,开口道:“勋哥,帮我办下出院吧。”

     王勋愣了下:“出院?你今天才刚醒过来,何况,你的记忆……”

     夏尽对他笑了笑:“我现在感觉没什么不舒服的,医生也说了,记忆这东西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好的。我现在想早点恢复工作,争取能早一天把债还完。勋哥,以后……就拜托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