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逝者为尊
    现在遭遇的这一切对于以前的那个夏尽来说,根本就是完全无法想象的。

     不管是白千屿对他的陷害,还是方耀对白千屿的爱。

     这两件事已经完全超出了夏尽的承受范围,所以他才会失魂落魄地连车都忘了躲。

     可是经历过一次死而复生,他的心态好像也随之涅槃重生,原本看似无法承受的重量,现在也就这么坦然地接受了。

     左右不过是一句话就能概括的一段人生:一片真心喂了狗。

     反正短时间内不可能再和他们相见,眼下最重要的,是替祁竟也替自己过好接下来的人生。

     祁竟的打造计划虽然就此搁浅,但公司却也不好做的太绝,并没有不讲情面地立刻把分给他的宿舍收回去。

     一个人住着两室一厅,出门还不用怕被人跟踪偷拍,夏尽的日子也难得过的如此惬意。

     而王勋也没有食言,不过两天,就给他找了个小角色的试镜。

     王勋也是真心为他,卖了一圈面子,这角色基本已经确定是他的了,试镜不过是走个过场。

     不过夏尽准备得还是十分用心。

     说是小角色,戏份确实不多,剧本是一部古装言情剧,他演的是男1号年少时的好友,却早早地就死了,只活在男主角的回忆里。

     男1号叫魏成,是近两年才起来的一个当红小生,以往夏尽还给他的电视剧客串过,算是有过几面之缘,如今再次相见,夏尽却已经换了个身份。

     魏成的长相自是不必说,性格也是八面玲珑,亲切和善。

     夏尽过去试镜的时候,他也正在跟导演讨论剧本,看见他这么一个纯新人,竟然也安静地笑着打了个招呼。

     这样的人在圈子里的存活时间一般都会久一些,谁都不得罪,如果没有利益冲突,自然也就没人故意给他下绊子。

     只是这种为人处世的方式跟白千屿太过相像,夏尽心底也控制不住地有些排斥。

     不过他也明白是自己太过小心眼,魏成跟白千屿毕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就算这圈子里的人大多不甚单纯,魏成却也不会把黑暗的那一面用在他这个毫不相干的人身上。

     总导演见王勋带着他过去,已经了然,只是他向来不太喜欢走关系进组的演员,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正好魏成也在场,总导演都没叫选角导演过去,就直接开了口,让他带着夏尽走一段剧情。

     魏成怎么说也已经红了两三年,演技在新一代小生当中更是可圈可点,与其说导演是让他带夏尽走一圈剧情,倒不如说是想特意给夏尽个难看。

     王勋知道祁竟的水平,脸色也不由得沉了下来,可他终究是有求于人,不好多说什么,夏尽倒是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背,应承了下来。

     这总导演叫陈达,夏尽与他也有过几次小合作,虽然两人算不上交情多深厚,可夏尽却也一直很欣赏他的为人。

     毕竟一个算不上太大腕的导演在这个圈子里能一直坚持着自己的秉性,也实属难能可贵。

     而时常被观众称为“国剧良心”的作品也大多数出自这种导演之手。

     导演选的戏是两人分别前的一小段,男主角傅天重一家残遭诬陷,满门抄斩,夏尽扮演的楚玄冒死救他出逃,深夜在江边道别。

     童年好友,相处十余年,两人一直都是无忧无虑,不解世事,可遭遇的突变却让两个少年瞬间成长,离别时两人知道再相见不知何日,却又有着年少时特有的倔强,都不想让对方看见自己的脆弱。

     这种情节,要是能让人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反而好演。

     偏偏是这种哭不能自在哭,隐忍不发的情绪最难把握。

     别说是从没有经过镜头的纯新人,就算是真拍过几年戏的,演不出这种神韵的也大有人在。

     好多人都看出了导演是有意要刁难夏尽,放下了手头的工作过来围观,美其名曰参观学习,但大都是特意围过来看笑话的。

     王勋沉着脸,却也不能直接带着夏尽走人。

     毕竟人家导演要求试镜无可厚非,如果还没演就直接投降走人,夏尽以后干脆就别走这条路好了。

     看着剧本,魏成看向他的眼神里都带了几分同情,不过表现得却不怎么明显,只是笑着安慰了句:“别紧张,先酝酿下情绪。”

     夏尽感激地对他笑了笑,低头仔细背了一会儿那一段的台词,没多久就把剧本还了回去:“可以开始了。”

     那一段的台词确实不多,考验的主要还是情绪的转换。

     魏成的演技不愧被人称赞了这么久,刚一开始,他已经进入状态,刚刚那个温婉亲切的邻家男孩形象顿时不见,周身散发着让人退避三舍的狠戾。

     刚遭逢巨变,痛失双亲,满心的恨意自然是遮都遮不住的。

     楚玄可以说是他此刻仅剩的亲近之人。

     “跟我一起走!”傅天重紧握着楚玄的手臂,几乎用上了全身的力道。

     楚玄双眼晶亮地看着他,可以看出眸中的蠢动,却终究还是垂下了眼睑:“不行,我如果一起消失,你还活着的事情就败露了,我们逃不过追杀的!”

     “我不怕死!”

     “那我不是白白冒了这么大的险救你!”楚玄猛地抬头,恶狠狠地忘进他的眼里,“你必须活下去,傅家的大仇你不想报了?”

     傅天重紧抿着唇不说话,眼神里却满含着痛苦与挣扎,握着他的力道也不由得更加重了许多。

     但是楚玄却无心顾及胳膊上的痛楚,他回头看了看远处漫天的火光,那是整个傅家宅子被烧的景象,那一把火,是他亲手放的,也唯有这样才能遮掩傅天重逃出生天的事实。

     “伯父一生清白,最后却成了通敌叛国的罪人,难道你真的不想为他洗清冤屈?”楚玄闭了闭眼,把隐忍的泪水逼回去,伸过手去,一根一根掰开他钳箍着自己的手指,“走!走得越远越好!”

     傅天重双目赤红,紧紧地盯着他,手却终究在他的动作下无力地垂了下去。

     “傅天重,你的命是我救的,一定要给我好好活下去!”楚玄伸出一掌,把他推上江边的那一叶扁舟。

     傅天重猝不及防,一个踉跄跌坐在船板上。楚玄把早已经准备好的盘缠也扔过去,在这漫天的黑暗中,认真地看着他的身影:“保重。”

     傅天重重重地在船板上捶了一拳,却终究还是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拿起船桨,转身想要划船离开。

     楚玄看着他萧索的背影,嘴唇颤抖了下,不由得开口叫道:“天重。”

     这一声叫喊是原剧本里没有的,魏成转过头来,茫然地看向他,只是这茫然却似乎恰恰诠释出了他对于前路的恐惧与迷茫。

     夏尽这才察觉是自己太过入戏了,竟然多出了这么额外的一句,他握了握拳,低哑着声音开口:“我等你回来。”

     剧情到这里戛然而止,夏尽收敛起情绪,魏成也红着眼眶就笑了出来:“演的很好,希望以后合作多一点。”

     陈达手里的烟都已经存了一大截灰,听见魏成开口才反应过来,看这反应,就知道夏尽的演技势必是在他这儿过关了,只不过他却拉不下来面子,只冷着脸对着一个拿着手机拍下全场的妹子低声斥道:“拍什么拍,不许发网上知不知道?”

     妹子吐吐舌头,把手机收起来,却忍不住对着夏尽比了个“耶”的手势,用口型夸赞:“太棒啦。”

     王勋也没料到祁竟的演技突然进步了这么多,震惊过后,立刻得意了起来,对着导演笑道:“怎么样?陈导,我推荐的人不错吧?”

     陈达没好气地白他一眼,懒得理他,倒是对夏尽开了口:“你怎么想到加最后那一句?”

     夏尽斟酌了下,还是选择老实回答:“情到深处吧,自然而然就说出来了。我觉得楚玄那一刻应该是十分期盼傅天重重新归来的那一天的。”

     陈导是有些脾气,却也不会单纯为了刁难而刁难,他点点头,吩咐身后的助理:“剧本跟拍摄时间表给他一份。”

     说着又把视线转向夏尽:“回去准备准备,你的戏都集中在前面几天,下周一开机仪式,必须准备好进组。”

     “谢谢导演。”谢过陈达,夏尽就借口去了洗手间。

     刚刚太过入戏,虽然眼泪没怎么流出来,但这双眼却也是有些酸涩。

     夏尽趴在洗手台前,闭眼冲了几把脸,可还没洗几下,脑海中就哔地拉了声警报:“哔——侵略者正在接近,请做好准备。”

     夏尽诧异地在脸上抹了两下,抬起头,果然在镜子里看见一个小伙子正倚着门嘲讽地看着他。

     刚刚说话的应该是之前那个绑定的系统,没想到它还能对接近他的人进行身份甄别?

     侵略者——看这男人的架势,这个称呼也确实合适。

     而系统也显然是吸收了他的想法,竟然来了一波强行解释:“侵略者:对宿主怀有敌意的同性艺人,会刷低与宿主之间的亲密度,从而降低宿主魅力值。”

     这么说他现在还没见过魅力值是什么玩意……就得先降低一把?

     夏尽关上水龙头,扭头看向那个男人:“有事吗?”

     薛扬冷哼一声,不屑地道:“祁大明星不是要去做‘小夏尽’走高端路线吗?怎么到头来还是跟我这种小角色一起跑龙套,你没想到夏尽竟然会死吧?哈哈——”

     最后那两声笑明显地带着幸灾乐祸的成分。

     不过夏尽却瞬间明白了,不用说这人一直都嫉妒着祁竟原本的际遇。

     他的长相也不差,朗眉星目,可祁竟却仅仅因为跟夏尽长的像,就获得了一飞冲天的机会,嫉妒的人又何尝只有他一个。

     现在看祁竟的打造计划取消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暗爽呢。

     只是,还没等夏尽反驳,他的背后就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逝者为尊,你用这种口气讨论离世的前辈,恐怕是不太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