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 我来解决
    刚开始还对圆圆敷衍几句,到最后估计也是看他一个小姑娘没什么好怕的,干脆连面都不见了。

     而夏尽一整天又忙着拍摄,根本和圆圆碰不了头,对于外界的消息更是半点都不知道。

     圆圆也不能一直在这儿眼巴巴的等着,跟王勋汇报过情况之后,便在他的指使下坐船回去了。

     夏尽一直到夜里睡下也没能跟她再见一面。

     尽管如此,他还是在导演躲他的频率中看出了端倪。

     他原本说的那个方法八成是被就此搁浅了下来。

     他能看得出来,方耀当然也能看出来。

     想到现在夏尽不知道被黑成了什么样,他却只能继续被困在这荒岛上,方耀的脸色就沉得能滴出水来。

     就算是对着镜头,也完全无法收敛起情绪。

     其他几个人虽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却也察觉出了气氛不对,江隐好几回犹犹豫豫地想问夏尽到底出了什么乱子,可是一看见周围林立的摄像头,便又不得不硬生生地把话都吞了回去。

     接下来的拍摄尽管崇双和林娇娇都尽力调节着气氛,可是还是不得不在一种若有似无的压抑中进行。

     这一期的节目还真是不顺利到了极点,只能靠剪辑和后期尽力挽救。

     而且最后的拍摄也并没有真的满72小时,第三天上午就被导演安排着拍了几组情景,一行人便统统准备打道回府。

     王勋和圆圆早已经带着保镖在岸边等着,刚下了船,夏尽就在保镖的簇拥下钻进了早已经备好的车。

     岸边围着的记者足足有一大片,只不过他原本也早已经想到了这副景象,所以并没有觉得吃惊。

     让他没想到的是,都这个节骨眼了,方耀竟然也扎在保镖堆里同他一起挤上了车。

     到了车上,夏尽才注意到他已经坐在了自己身边,虽然无奈,却也没空再搭理他,直接对着王勋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王勋看上去脸色很差,一看就是没怎么休息的样子。

     夏尽在问出口的同时就没巴望着自己能听到什么好消息,只不过就算情况再差,他也总得了解。

     王勋叹了口气,无力地倚在椅背上:“白千屿铁了心要收拾你,我托了一圈的关系,也没什么用。节目组那导演估计也是被打点过了,公开视频的事也早就没了音讯。”

     说着说着,王勋又忍不住往前座的椅子背上捶了一记,吐出一声国骂。

     圆圆在一边也哭丧着脸,整个车厢里一片愁云惨雾。

     方耀握住夏尽的手,开口安慰:“放心,事情会解决的。”

     夏尽第一时间便把手抽了回来,如果不是开车跟着的记者实在太多,他肯定推开车门就把这人给赶下去。

     王勋看向方耀,都到了这时候,他要是再什么都看不出,恐怕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傻子:“这事是因为你?”

     方耀沉默不语。

     但这种行为分明也就是默认。

     王勋用力拍了拍额头,估计现在“联合炒作”那个决定已经把他的肠子都快悔青了。

     夏尽这时候也不知道该同情王勋还是同情自己,只能试着安慰:“勋哥,事情也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总会解决的。”

     王勋依旧是愁眉不展。

     夏尽咬咬牙,接着开口:“实在不行,还有那两张照片。”

     当初余韵的事情曝光时,他们发出去的合影全都打了码,知道照片里的男人是谁的,除了他们也没别人。

     只不过余韵那件事早已经落幕,这两天事发突然,他们竟然把照片完全忽略了。

     王勋猛拍了下大腿:“我怎么忘了这回事!这脑子!”

     看他那表情,真像是恨不得拍自己两巴掌。

     不过欣喜还没传到脸上,他就又重重叹了口气。

     夏尽当然知道他为什么谈起,因为就算是有照片,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也不能就这么直接发出去。

     不然两次照片曝光,都是在祁竟出事的时候,那发照片的人究竟是谁岂不是直接就昭告了天下。

     更何况,白千屿不是余韵,两张照片撼动不了他这棵大树,顶多不过就是一段时间的焦头烂额,绯闻缠身。

     所以这两张照片,也不过只能拿过去吓吓白千屿,让他赶紧把对付夏尽的手段都收敛起来。

     要是真发出去,场面不过就只是一个鱼死网破。

     只不过现在的办法也不过是个下策。

     试想有谁会让握着自己把柄的人成长起来。

     如果他们真的亮了底牌,白千屿就算这次放过他们,以后明里暗里的打压也不会少。

     夏尽要想再在娱乐圈立足,恐怕要比现在艰难上几倍。

     他们显然都明白这个道理,就连圆圆的嘴都瘪着,看着都快哭了出来。

     “你们不要发。”方耀表情认真地看向王勋,“这件事我来解决,你们什么都不要做,相信我。”

     王勋皱着眉头,怀疑地在他跟夏尽之间来回扫视几回,才头疼地道:“方少爷,你现在只要离我们小竟远远的,我就当谢谢您了!”

     现在不过是“联合炒作”一下,白千屿就因为方耀对他们下了这么大的狠手,要是方耀再明目张胆地帮祁竟,白千屿还不得把祁竟拆了吞下去。

     方耀死死地盯着他,语气不容置喙:“这件事交给我,我会解决。”

     明明就一点解决的方法都没透露,简简单单的两句话,愣是让王勋不由得顿了好大一会儿,才干巴巴地开口:“你跟白千屿……不是好兄弟吗?”

     方耀握了握拳头,看向身边的夏尽:“总之我会解决。”

     夏尽淡然地迎视他:“谢谢你,但是我不需要。”

     说话间,保姆车已经开到了王勋他们提前换好的宾馆。

     好在他们特意选了家规格差一些的,没有人知道他们要在这里落脚,门口并没有围着什么记者。

     不过下车的时候,夏尽和方耀还都是严严实实地带好了帽子跟口罩。

     几个人下了车,行色匆匆地走向宾馆的大门。

     可是还没进去,便听见一声叫喊:“祁竟,敢伤害我千屿,你去死吧!”

     随着这声叫喊,一群人影也突然窜出来,都拿着臭气熏天的垃圾朝着夏尽的方向泼了过去。

     “小心——”王勋跟圆圆一齐大喊。

     夏尽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紧接着便被方耀紧紧地护在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