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单行动
    砰——

     浴室门瞬间已被关起。

     方耀澡都还没洗完,自然是浑身赤-裸。

     夏尽毫无防备,低呼一声,赶忙别开眼。

     没了镜头的桎梏,他的反应跟在门外也全然不同:“方耀,你干什么?”

     方耀识相地没有真的让他搓背,直接拿起浴巾在身上胡乱地擦拭起来:“解救你。”

     夏尽:“……”

     方耀扭过头,沉声道:“你不是不想跟他们应酬吗?”

     夏尽:“……”他还挺善解人意。

     不过他也确实不太想继续跟他们虚与委蛇下去。

     而且方耀把他拉进浴室的举动恐怕又给了白千屿会心一击,夏尽再想想,竟然有些暗爽。

     当然在方耀面前他也不肯轻易表现出来,甚至为了掩饰,还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方少爷也是real无辜。

     从浴室出去,叶猛跟白千屿已经离开,不过工作人员却又来房间里催了一次。

     方耀还没收拾停当,夏尽一个人便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出了门。

     到了餐厅才发现他们果然是最慢的,餐桌旁已经坐满了人,就余下远远相对的两个位置。

     一个被叶猛和江隐夹着,一个在白千屿身边。

     “小竟,你好慢!”开口的人是崇双。

     在座的熟人里,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还没见面了。

     叶猛勾了勾唇角,不动声色地瞟了白千屿一眼:“他忙着跟方耀鸳鸯浴来着。”

     夏尽被他说得一瞬间脸上有些火辣,只能狠狠地瞪他一眼,才转眼对崇双笑着:“来的有些晚,耽搁了一些。”

     说话间,他已经在叶猛跟江隐中间落座,还不忘跟其他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打招呼:“你们好!”

     两个人也赶忙应着。

     那个叫林娇娇的小姑娘还禁不住双眼发亮:“祁竟你跟方耀的感情真的这么好吗?”

     面对这么直白的问题,夏尽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只能失笑地看着她:“反正要在一起呆很久呢,你可以自己判断下。”

     说话间,姗姗来迟的方小少爷也终于出现。

     他的头发还*的,一看就是刚从浴室里出来,连头发都没吹。

     林娇娇看看他,再看看头发也有些湿润的夏尽,恍然大悟一般地点点头:“看来鸳鸯浴是真的。”

     夏尽:“……”

     那个叫冯占林的教练直接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餐桌上的气氛还算是融洽,不过方耀过来看见白千屿身边仅剩的那一个座位,眉头却又紧紧地皱了起来。

     白千屿却像是没察觉一般,还热情地出口招呼他:“方耀,过来坐这边。”

     方耀的脚步顿了顿,空位另一侧的林娇娇红着脸兴奋地开口:“耀总攻你好,我是你的粉丝!”

     这句话也成功地缓和了气氛。

     方耀对她点点头,也算是打过了招呼,最后还是坐在了他们之间。

     一桌人总算聚齐,服务人员开始上菜。

     菜品自然也是十分丰富。

     崇双毕竟是个女孩子,跟身旁的林娇娇小声讨论:“早知道应该参加美食节目的,每天去全国各地试吃。”

     “深有同感!”

     可惜对于这个节目来说,美好只能是短暂的。

     “祁竟,你尝尝这个,看上去满好吃。”江隐帮他夹了只炸得金黄鲜亮的大虾。

     一旁的叶猛也凑起了热闹:“这个牛腩看着也不错。”

     一筷子又夹了过来。

     “这个肋排。”

     “这个酥肉。”

     夏尽只有不停地点头:“谢谢谢谢!够了!我自己来!”

     崇双无奈地看着他面前堆积成山的吃的,跟林娇娇埋怨:“我觉得小竟比咱们更受欢迎,好嫉妒。”

     林娇娇继续附议:“简直小公举。”

     夏尽满脸黑线:“当着镜头,不要乱取外号!”

     林娇娇嘻嘻笑着遮住嘴巴,但夏尽仿佛已经看见后期在他脸上打上了三个大字:“小公举!”

     “你们两个……好了!我自己来!”夏尽心力交瘁地抗拒。

     看看方耀那已经铁青的脸,就知道他身边这俩人在打的什么主意。

     一个两个都幼稚得可以。

     这边几个人看上去其乐融融,那边两个人却冷得可以掉渣。

     还好有两个妹子时不时地跟他们说上几句,不然这气氛可真是有些说不过去。

     一顿饭吃得真叫一个暗潮汹涌。

     可是没想到,才刚刚撂下筷子,导演就已经在镜头外念起了接下来的节目安排。

     “《野外72小时》主要考验的是嘉宾们在陌生环境中的生存能力,接下来的分组也按照刚刚饭桌上的互动来分,熟悉的人不能分在同一组,所以,每个人跟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一位是同一组。”

     “诶?”一群人看向导演的方向。

     导演还确定地对他们点了点头。

     “对面,那我就是……冯教练!”崇双指向对面的冯占林,“还不错还不错,冯教练一看就是野外生存能力很强的人,请多多指教!”

     冯占林看上去虽然肌肉发达,块头挺大,但口才跟这些艺人比起来却明显差了几个等级,一被镜头对准脸色都有些发红,只讷讷地回答:“应该的应该的。”

     林娇娇作为仅剩的一个非艺人,却没有关心自己的配对是谁,反而顺着方耀的方向,一点一点地指向夏尽:“耀总攻的cp是——小镜子!”

     双眼果然又开始闪闪发光起来。

     夏尽哭笑不得:“林冠军,你这样的表情跟动作完全不配你冠军的气质!”

     林娇娇笑得一双眼眯得跟月牙似的:“哎呀来玩的嘛,大家就放轻松一点。”

     夏尽无奈地摇摇头,抬眼看向对面。

     方耀也正看着他,脸上的神色平缓了许多。

     可是他旁边的白千屿却是连笑意都浅了好几分。

     按这么配对的话,跟他一组的人恰恰是叶猛。

     两个人在众人面前是好友,骨子里却是妥妥的不合,能开心才奇了怪了。

     果然,叶猛直接不顾场合地开始抱怨了起来:“不是要不熟的人配对吗?我跟他也太熟了吧?这样算作弊!”

     导演却依然不为所动:“每一期的组队方式都是提前设定好的,不能改。”

     听上去说得有理有据,让人不得不服,实际上栏目组的如意算盘却打得噼里啪啦响。

     “妖精”cp现在正火得一塌糊涂,他们两个组队恐怕也正是导演想要的结果。

     而叶猛跟白千屿也有一定量的cp粉,导演自然也是乐见其成。

     可惜了两个妹子,粉红的戏份一开篇就让几个男人抢去了,简直没有道理可讲。

     组队的结果就此确定,方耀x夏尽、叶猛x白千屿、江隐x林娇娇,最后一组自然就是崇双跟冯占林。

     刚刚放下筷子,一行人就在导演的催促下出了餐厅,走向甲班。

     不知不觉间,游轮已经驶出了很远,海岸已经遥不可及。

     不过与此同时,一座郁郁葱葱的绿色小岛却越来越近地出现在大家眼前。

     “看来……还真是要把我们放在荒岛上自生自灭。”江隐低语。

     “72小时……是从午餐之前开始算吗?”崇双的眼里还含着几分希冀。

     像是为了回答他的问题似的,船上砰地放下去四张救生筏,在水中随波摇曳,跟这艘挺拔的游轮比起来,真给人一种凄凉的美感。

     “两人一组,登上救生筏之后开始计时。”

     林娇娇长大了嘴巴:“你是让我们……自己划过去?”

     导演在镜头外笑得高深莫测:“最先到达的一组,栏目组会提供给一升的饮用水以及两根火柴,只有第一组。”

     这个条件似乎让现场的气氛顿时凝重下来,原本还其乐融融的一群人立刻成了竞争对手,互相对看一眼,都是满目的蓄势待发。

     “下船下船!”林娇娇第一个反应过来,率先朝着救生筏的方向冲了过去。

     几个男人也颇具绅士风度地让两个妹子先上了筏子,可惜这样也并不占什么优势,一直等所有人都在筏子上坐定了,栏目组才统一帮他们解开了绳索。

     两个带妹子的队伍看上去似乎不占优势,但划船却多少也算是个技术活,林娇娇和江隐那一组算是难得动作协调的一对,跟后面几个人拉开了好长一段距离。

     不过他们的体力却是真的欠缺一些,动作同样默契的夏尽跟方耀也远远地把他们拉在了后面。

     结局几乎毫无悬念,他们俩人早早地上了岸,不过身上却也湿了半截。

     好在这会儿正是晌午,初秋的中午还带着些未退的暑气,并不会让人觉得寒冷。

     坐在岸边的石头上晒了许久,最后一队才终于上了岸。

     至于这最后一组队伍的名额——当然是落在了最懒得配合的叶白那俩人身上。

     奖励不出意外地给了方耀和夏尽。

     但他们两个大男人在妹子面前把奖励全数卷走多少有些不自在,干脆直接把水跟火柴分给了崇双跟林娇娇两个。

     反正也不可能饿死,这种举动却能博得观众不少好感。

     好吧,就连这点小善心他竟然也是经过了算计的,心思果真是不同以往!

     小岛并不小,上面铺满了绿色的植物,往里走甚至还有一座小小的山丘,绿树掩映。

     这种茂然的生机比夏尽以为的荒脊起码要好了许多,要度过这72小时似乎也不知不觉间变得简单了起来。

     虽然才刚刚在游轮上用过丰盛的午餐,他们还是在上岛的第一时间便未雨绸缪地为晚上开始了准备。

     “方耀,我们上山去看看吧,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吃的,”白千屿四下看了看,便朝着方耀开了口,“让他们俩找找有没有什么适合睡觉的地方。”

     想必他也是觉得方耀不可能在这么多人面前真的让他下不来台,才会先声夺人地替他们做了决定。

     叶猛倒是意外地对他的决定表示了大力赞赏:“这主意不错。”

     夏尽心里一动,下意识地朝着他们看去。

     白千屿已经走到了方耀身边,甚至伸手捉住了他的手腕。

     但方耀却似乎是反射性地一把把他甩开了。

     这动作实在太生硬,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尴尬。

     方耀明显也察觉到了,微眯了下眼,才顺势揽住夏尽的肩膀:“分组不就是为了让大家单独行动吗?对吧,导演?”

     导演赶忙应和:“对,每一组除了住处可以离得近一些,其他行动必须单独进行。”

     夏尽笑了笑,边随着方耀离开,边惋惜地看向白千屿:“这就没办法了,千屿哥,如果我们找到什么吃的,回来告诉你们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