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这样的关系
    夏尽的烫伤虽然好了个差不多,但是要收拾鱼还是有困难,这个任务当然也只能交给叶猛。

     只是他没想到,平日里看着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叶猛大大竟然手法还挺娴熟。

     而且还是在没有刀子的情况下,找了快尖利的石片就风风火火地对那两条鱼下了手。

     两个人直接把东西都带到了溪水旁边,夏尽自觉地在一旁把面条菜都洗好择好,不过心里头不平静,就算只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夏尽做得也慢吞吞的。

     两个人忙活了没多久,方耀就带着跟拍的摄像和编导追了过来。

     看样子他跟白千屿也没聊太久,夏尽回过头去看见他,心上顿时一梗,有些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

     总之不管怎么样都好像有些怪怪的。

     夏尽全然不知,这种感觉完全是出自他的心虚。

     方耀却没有他这么弯弯绕绕的心思。

     他的双眼还有些赤红,脸上虽然向来都不太有表情,但这一会儿却看上去像是更严苛一些。

     刚刚过来,他就直接蹲在了夏尽身边,伸手握住他还浸泡在溪水里的双手。

     夏尽的烫伤还有些印记,被冷水泡得又红了几分。

     方耀轻轻在上面揉了下,夏尽一愣,赶忙挣脱出来。

     方耀也没阻止他的动作,只是开口道:“你在一旁等着吃吧。”

     叶猛在溪水的另一边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只不过其他两人却都没有注意到。

     看着不动声色的方耀,夏尽的心里却更是好奇。

     他原以为他们谈完这一场,说不定就要冰释前嫌皆大欢喜,可是看方耀现在的表现,却又完全不像是那回事。

     原本导演还让他们随时做好回去的准备,说是要拍一些与白千屿送别的情形,可是眼前却也没了动静。

     夏尽终于还是开口问道:“千屿哥已经回去了?”

     方耀听见他的名字,又冷笑一声,才对着夏尽点了点头。

     叶猛把一条收拾好的鱼放在旁边的石头,开口问:“你们刚刚都谈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还得躲那么严实。”

     方耀淡淡地瞥他一眼,不过却难得搭了腔:“方便打架。”

     叶猛跟夏尽两个人都是一愣,不过却也有志一同地以为他不过是随便说说。

     可是方耀却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对,把盛菜的袋子也洗了洗,径自把干净的面条菜放在里面码好,就起身拽着夏尽离开了溪边。

     夏尽像是早已经习惯了他这种突如其来的举动,这回竟然没有被吓到。

     只不过才跟着他走了几步,便开口问道:“这是要去干嘛?”

     一边问一边还想不着痕迹地挣开他的手。

     但是方耀却又握得更紧了一些,顺便回答:“找能熬汤的容器。”

     ……这倒真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但夏尽看着他紧紧握着自己的手,还是不免有些头疼。

     别管怎样,整档节目两个人要是都这么手牵着手,怎么说都有些不妥。

     他又暗示性地晃了晃手腕,但是方耀这回却不知道为什么,倔强的出奇,依然牢牢地握着他,丝毫不肯放松。

     虽然觉得两个大男人这样着实有些丢人,但奇异的是,夏尽因为白千屿所生出的不安竟然奇异地消退了一些。

     接下来,夏尽找得及其认真,可是想要在这种完全没有人居住过的地方找口锅,那还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而夏尽总觉得方耀的注意力似乎是不在这上头。

     两个人继续往山上走了一阵,山路已经变得有些狭窄陡峭。

     他们徒步还算可以,但扛着机器的摄像却已经有些吃力。

     方耀直接扭过头去,对着两个摄像开口:“我们俩去前面看一下,你们在这儿等着吧。”

     编导跟摄像们对视一眼,语气里颇有些迟疑:“这样恐怕——”不太妥当吧——

     只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方耀不怒自威的注视给噎了回去。

     “那你们……快点回来,有什么事就叫我们。”另一个编导无力地道,“千万别走远。”

     “很快就回来。”可能是明白他们怕真的出事,担不了那么大的责任,方耀竟然难得给他们许了保证。

     四个人于是面面相觑地留在了原地。

     方耀牵着夏尽,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绿树的掩映之中。

     夏尽有些摸不着头脑,一边矮身躲着身边的枝叶,一边问道:“你干嘛要甩开他们?”

     方耀没有回答,脚步却又加快了一些。

     牵着夏尽走到一块竖起的巨石后头,紧接着便一把把他抱在了怀中。

     夏尽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推开他:“方耀!”

     方耀却不顾他的挣扎,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狠狠地把他禁锢在自己的怀中。

     “别动,让我抱一会儿,就一会儿。”他的语气里竟然带着几分乞求。

     夏尽的挣扎一刹那便停住了,梗着的脊背也在他的抚触下一点点的软下去。

     对于这样的方耀,他真的不知道应该怎样抵抗。

     山林中一片寂静,在这一刻,天地之间好像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可是这种超脱也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不过只在他怀里安静了两秒钟,夏尽的心里就又忍不住升起一阵别扭。

     现在毕竟不必从前,这种沉溺对他来说真的有些可耻。

     “方耀,你放开!”他低声喊。

     可谁知道方耀不仅没有放开,反而突然伸手握住他的下巴,重重地朝着他亲了过来。

     夏尽完全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大胆,毫无防备地便被他长驱直入。

     等反应过来时,方耀早已经辗转吻得他气喘吁吁。

     “唔——方——”夏尽重重一拳捶在方耀的胸口。

     这一下,可真是半点力气都没留。

     方耀被他捶得闷哼一声,终于捂着胸口推开。

     “方耀,你是不是疯了?我们这是在录节目!”夏尽喘着粗气低吼。

     方耀却是一点都没有反省的样子:“我已经把他们支开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个。”

     夏尽气结。

     正好,没有了摄像头,他也终于能松一口气,把心里的真实想法表现了出来:“那方小少爷这又算是在做什么?我以为我们原本的意思已经达成了一致,凭我们的关系,应该没到动不动就能接吻的地步吧?”

     方耀伸手抚了抚嘴唇。

     看见他这个动作,夏尽心里一窒,竟然有些窘迫,忍不住别开了头。

     方耀慢吞吞地对着他道:“我们……就应该是这样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