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义不容辞
    夏尽知道他跟白千屿早晚还会有见面的一天。

     只要他坚持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只要他混出些名堂来,就早晚会有跟白千屿再正面遇到的时候。

     然而现在他还仍然只是一个新人的姿态,却已经要再一次看到那个把他害得身败名裂的人。

     猛地听见他的名字,夏尽真不知道自己心底是什么感觉。

     即使到了现在,他似乎仍然能想起学生时代白千屿拿着包泡面从上铺探下身来递给他的样子。

     永远简单的发型,永远像是睡不醒的模样,那时候的他们跟后来考究精致的造型简直无法相提并论,可却也像这世上所有的哥们一样,有着最赤诚的真心。

     后来夏尽也想过,如果当初他们最终没能走上演艺这条路,没能成为大家眼里的明星,白千屿是不是也能保持最初的真诚以待。

     可是有些事却永远都不可能有答案。

     最艰难的时候,两人曾挤在同一张单人床上睡觉,一个人在剧组里扮死人得来的盒饭两个人分着吃,那时候夏尽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不可能有别人比他的兄弟更重要,即使后来有了方耀,他仍然觉得白千屿在自己心底的地位是不同的,方耀永远都不可能明白两个人相濡以沫是什么滋味。

     可是有些人就是只能共患难,却不能共富贵。他们在一无所有的时候相识,却在最意气风发的时候渐行渐远。

     最可悲的是夏尽还处在那个同甘共苦的假象里,白千屿却已经独自离开了许久。

     再见面,那个曾经倾尽所有真诚以待的兄弟已经成了他的仇人。

     夏尽一直以为见到他的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可是等真的看到他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他竟然还能如常地笑出来。

     可是系统却已经泄露了他最真实的想法:“哔哔哔——系统检测到有侵略者正在接近,宿主情绪产生波动,请做好准备。”

     “你一定是祁竟吧,见到你真的很开心,你……跟他真的很像。”白千屿身后还跟着一堆来影视城旅游的粉丝。

     原本这些粉丝也都很自觉地不敢靠近拍摄的地点,估计这会儿也是看着拍摄停了下来,才大着胆子跟他过来。

     这会儿听见白千屿这么伤感的提起夏尽,几个小姑娘甚至都快哭了出来。

     夏尽敢打赌,她们肯定是由此脑补了一大段两人相爱至深却天人永隔的悲惨剧情,如果现在他真的只是祁竟,说不定也会因为白千屿一脸的难过而感到动容。

     更说不定还会安慰他几句。

     可是这会儿看着白千屿虚伪的模样,他才真的发现原来的自己有多蠢。

     认识这么久,就算别人看不出来白千屿是在演戏,他也应该能识破,可竟然也硬生生地被骗了这么久。

     或许这就是大家所说的当局者迷,关心则乱。

     夏尽心底的情绪汹涌地翻腾着,几乎要认不出堵在胸口的恶心。

     不过他自认演技并不比白千屿差,几乎没有任何停顿,他就听到自己温柔地开口安慰:“逝者已矣,千屿哥还是不要太伤心了,人总是要往前看的。”

     白千屿苦笑了一声:“你不明白,有些人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放下的。”

     言语里这番深情简直可以被当成痴情届的演绎范本。

     红眼眶的小姑娘果然又多了好几个。

     如果说在见面之前夏尽还对白千屿心存着一点希冀,到了现在也已经被他亲手撕碎。

     “夏尽”都已经死了,他还能继续消费着他的死亡,继续在粉丝面前摆出这副深情厚谊的模样来塑造对自己有利的形象。

     夏尽原本还以为,他至少会因为他的死稍稍感到些愧疚。

     没想到还是想多了。

     这次没用夏尽费心应对,叶猛就在一旁似笑非笑地开了口:“是啊,有些人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放下的,尤其是被自己愧对的人。”

     白千屿的表情微微一僵,不过却很快掩饰了过去:“你说的没错,我对不起他,如果说当时我能多陪陪他,他也不至于落得这个下场。”

     这反应的速度还真是一流。

     已经有粉丝忍不住开口安慰:“千屿别这么说,夏尽肯定也不想看你埋怨自己的。”

     “是啊,为了夏尽你也要好好的,开心一点。”

     “……”

     夏尽真的不想看这闹剧一般的情形再接着上演,他深吸一口气,装作一副特意要把沉重的气氛驱散的样子:“千屿哥过来是探猛哥的班吗?我记得你们是好朋友来着。”

     叶猛默默地瞪了他一眼。

     白千屿愣了下,也把脸上的伤感收起了些,开玩笑地道:“他都太熟了,私下见面就已经烦了,今天是来见见别的朋友,他还是个新人,还请你们多多包容。”

     说得好像他真的跟叶猛私交甚笃似的。

     而他口中所说的新人是谁,夏尽自然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演足了对自己有利的戏份,白千屿终于转过身去,柔声细语地让那群粉丝离开了片场,接着才朝着方耀的方向看了过去。

     夏尽压下心底的不适,随着白千屿的目光一齐转了过去。方耀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躺椅上站了起来,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方耀的脸上却一点都没有见到心上人的喜悦。

     他的脸色甚至比刚刚还阴沉了许多。

     怪不得白千屿特意把粉丝都打发走了,想必他也知道方耀的反应不会在他的预料之中。

     白千屿却还是笑吟吟的模样,率先朝他走过去:“怎么样?能适应吗?跟你说拍戏很有趣,我没说错吧?”

     夏尽心里一颤,忍不住掐了掐手心。

     果然还是他让他来的。

     方耀没有回答他,反而想要转身离开,一旁的邢凯赶忙笑着搭上他的肩,阻止了他的动作,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是对着白千屿的:“你明明知道方耀不想借着你的名气出位的,还特意来探班,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臭脾气!”

     看来邢凯早已经料到了他的动作。

     白千屿唇角的弧度又加大了一些:“反正我也习惯了,怎么会跟他计较。”

     说着,他的视线又朝着方耀转过去,其中含的深情,在夏尽的角度恰好能看得一清二楚:“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好兄弟,对他会更加珍惜,只要能对他好的,我什么都愿意做。”

     嘴里说的是好兄弟,但在场的几个知情人应该都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

     夏尽觉得自己像是生吞了一只苍蝇,胸口不自觉地泛起一阵恶心。

     以前白千屿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流露过一丝对于方耀的企图。

     甚至在知道他看上方耀之后,白千屿还常常兴致勃勃地帮他出谋划策,一副置身事外又乐见其成的样子。

     这长长的十年间,他甚至还有过几段不长不短的恋情,虽然全都无疾而终,可对方也全都是女孩子。

     在夏尽面前,别说是对方耀的感情,他甚至从来没有表现出过对男人感兴趣的样子。

     而夏尽尸骨未寒,他的企图却已经如此的明目张胆。

     纵然是再想掩饰,夏尽的唇角也不由得扬起一抹嘲讽的笑。

     难道以往的种种还是怪他太不识相,如果他能早些知道白千屿跟方耀是两情相悦,早点退一步成全,说不定他这位好兄弟还能看在以往的情分上,不至于对他赶尽杀绝。

     夏尽垂下眼睑,刻意遮住眸底的闪烁,在这个时候,他并不想被任何人看出自己的情绪。

     毕竟他只是一个跟白千屿毫无关系的陌生人,更不可能知道他做下的那些事情。

     可没想到方耀却一点面子都没给白千屿留,虽然被邢凯尽力安抚着,他还是隐含着怒气,低声开口:“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任何事。”

     他的话似乎还没说完,邢凯就忙不迭地又拽了他一把,紧接着趴在他的耳边,不知道嘀嘀咕咕地说了句什么。

     方耀的眼神一黯,唇紧紧地抿了起来,果然没有再说什么过分的话,不过他却还是把目光转到一旁,生硬地对着白千屿开口:“你走吧,我不需要你来探班。”

     白千屿似乎早已经料到了他这种态度,并没有在意,还是那副情深意长的模样,转脸对着夏尽开口:“听说你们俩住在一起,他脾气不好,请你多多包涵。”

     他的语气顿了下,看上去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不过却还是一字一句地对着夏尽说了出来:“他跟夏尽也是好朋友,一直在他离开的阴影里出不来,如果对你做出什么越矩的事情,也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体谅一下,毕竟你跟他真的太像了,看着你,我们都忍不住想要接近,可是……”

     他的眼神若有似无地朝着方耀的方向扫了一眼。

     夏尽也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方耀的拳头紧紧攥着,浑身的肌肉似乎都紧绷了起来。

     夏尽看着眼前的景象,只觉得好笑。

     原来白千屿过来只是单纯为了对他示威。

     看来夏尽这两个字对他的威胁并没有随着死亡而立即消除,白千屿大概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方耀不像他那么狼心狗肺。

     夏尽被他害死了,方耀就算只是出于良心不安,也断然不可能立即投入他的怀抱。

     而此刻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跟夏尽这么相似的人,白千屿又怎么可能不担心。

     这个结果还真是讽刺。

     夏尽一心一意对待的人,喜欢的竟然是白千屿,可白千屿费尽心机把夏尽拉下云端,那个人却因为跟夏尽的那点情分迟迟不肯与他相守。

     夏尽这十年总算也没有全都白费。

     能把这两个人搅和得不能安心在一起,就算他真的死在车轮下,应该也不至于完全死不瞑目。

     他不是圣人,怎么可能在被白千屿害成这样之后,再眼睁睁地看着他幸福。

     再见面之前,夏尽似乎一直有意识地逃避着这两人之间的关系,然而看着现在的白千屿,他心底的执念仿佛瞬间就疯狂了起来。

     他的尸骨都已经化为灰烬,又怎么能放任白千屿就这么如愿以偿地得到他所谓的幸福。

     夏尽心底有些庆幸自己身上还穿着厚重的古装,在繁琐衣袖的遮掩下,起码不会有人看到他紧握的拳头上暴突的青筋。

     时至如今,他反而有些理解白千屿当初的心情。

     嫉妒真的是种很可怕的情绪,想到以后方耀终究会忘记对他的那点情分,跟白千屿走到一起,他的心脏就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同时噬咬着,酸疼得几乎让他整个人都禁不住战栗起来。

     原本夏尽只是笼统地觉得自己是被背叛了,可是却始终不敢往深处想,现在看着这两个人原原本本地站在自己面前,他心底的嫉妒才一点点地具体起来。

     方耀是不是也会不知餍足地抱着他需索个不停,是不是也会任他把冰凉的手伸进他的大衣口袋,十指相扣地取暖……

     不,如果那个人是白千屿,或许都不需要对方死皮赖脸地主动。

     既然是他爱的人,他自然是不会让白千屿的手冻得冰凉才想起来替他暖。

     脑海中的幻想越来越深刻,痛楚也如山洪海啸一般呼啸而来。

     几乎是反射性地,夏尽对着白千屿似笑非笑地开口:“我了解,刚过来拍戏的时候方耀还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我还以为是拍戏压力太大,原来竟然是因为他……怪不得跟我一起睡在床上之后就再也没有失眠了,如果能让他心里好受一点,我不介意他做什么越矩的事情。毕竟我们也是同床共枕过的关系,既然能安慰到他,我当然是义不容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