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公主抱
    长长的一天,已经足够“天成”跟方沉反应过来。

     《夺君》是天成下了大本钱拍的,当然不可能还没上映就先把一个准备力捧的演员毁了,而方沉更不用说,虽然他弟弟很不省心地跑去了旗鼓相当的对手公司,却终究是他弟弟。

     他怎么可能看着方耀丑闻缠身还无动于衷。

     到了晚上,关于方耀的话题已经隐隐换了风向,再加上采访时叶猛说的话以及有些记者拍下的三个人在车里“谈笑风生”的照片,原本就只是无风起浪的谣言就更是有些站不稳脚跟。

     方耀的微博一直都是邢凯在登,一回到住的地方他就把在大巴车上拍的三个人的同框发了上去,上面还加了一句:“谁在偷拍?”

     后面理所当然地艾特了叶猛和祁竟。

     夏尽转发:“我知道(doge脸)”

     叶猛把夏尽的话一并转发了过去,而且竟然难得开起了玩笑:“把我拍得那么胖,其心可诛!”

     他当时趴在椅背上,这个姿势想要拍出来不胖……还真是有些难度。

     自家的爱豆都已经互相伸出了橄榄枝,这些粉丝也不好继续再吵,虽然还有些人在申辩:“猛哥只是迫于公司压力不得不转。”却也已经无济于事。

     方沉迅速找了个有分量的圈内大v,发了一条有关方耀的长微博。

     这条微博当然是以818的形式出来的。

     先是说了方耀的学历,从小到大品学兼优,篮球网球滑冰骑马射击无一不通,十几岁就去了国外名校留学,回来之后还创办了自己的公司,经营得有声有色。其中还配了不少他当时的照片,当然全都是参加各种活动时被别人拍下来的,可即使是随手的抓拍,方耀都是一样的俊逸非凡。

     而他的身份竟然是“方正”集团方董事长家的小公子。

     那这个仿佛言情小说男主角一般的人怎么会突然放下事业进了娱乐圈?

     原来他曾经答应过一个朋友,要跟他演一次对手戏。

     原本大概只是一个玩笑般的许诺,可那个好朋友却突然出意外往生了极乐。

     这个许诺理所当然地成了方小少爷的一个心结,于是他签进了那个朋友的公司,虽然没办法跟他演对手戏,但起码可以让他的在天之灵看见自己在镜头下是什么样子。

     至于那个朋友是谁,长微博里并没有说,可是却放了一张远距离偷拍的照片,照片上……是方耀和白千屿夏尽并肩的情形。

     这哪里还用真的说出来。

     长微博的最后还良心地给了一个总结,如果方小少爷真的把戏份角色都看得那么重,为什么不签在自家的公司,甚至自己花钱拍一部电影都不是问题,而这么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却被有些人污蔑成了为私利与前辈争执的“戏霸”,这罪名实在是太冤枉了些。

     一旦牵扯上这么重情的事情,就难免惹人眼泪。

     夜晚还没过去,这条长微博几乎已经刷过了所有人的主页。

     先不说无形中把方耀冷漠高贵的公子范儿给完全树立了出来,甚至又引起了一轮缅怀夏尽的热潮。

     而伏向宇也在微博上发了微博澄清:“那天的小争执只是因为方耀有事想请个假,而我怕耽误拍摄没准,方耀很敬业,曾经接近40°高烧一声不吭拍了一整天的戏。他性格是不够圆滑,但说他是‘戏霸’完全是无中生有。”

     经过伏向宇的提醒,突然有细心的粉丝发现。

     “方耀死活要请假的那天不是夏尽的生日吗?难道他请假是为了夏尽?”

     这个可能性一被猜出来,方耀的形象顿时发生了180度的大逆转。

     “面冷心热”,“宇宙第一大暖男”这些词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他的微博下。

     “每个酷炫狂霸拽的冰山总裁都有一颗暖男的心,就看他想暖的人是不是你。”

     甚至已经有人在猜夏尽那个始终没有露面的另一位视频男主角有没有可能是方耀,不过这种猜测却被“天成”和方沉请的水军有心地刷到了最下方,没引起什么风浪。

     而“耀竟”的cp粉却都有些伤心。

     “难道我家小镜子又成了替身梗的牺牲品?嘤嘤嘤我们不要!”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他们很不幸地猜对了一半真相。

     夏尽独自躺在床上,看着那条描写得动人心弦的长微博,又忍不住一阵苦笑。

     他夏尽到底招谁惹谁了,死都死不安生。

     白千屿反复拿着他炒话题也就算了,现在连方沉都来凑热闹。

     这位方家的大少爷真是典型的商人头脑,上次见面还说佩服他的为人,转眼又让他替自己弟弟站在了风口浪尖上。

     真是没处说理去。

     白千屿也在这时候凑起了热闹,大半夜的发了一条微博:“我们的好兄弟,看见了吧,他没有让你失望。”

     他用的配图,是夏尽硬拉着方耀和他们俩人一起拍的自拍。

     方耀在照片上也是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可却也是听话地搂住了夏尽的肩膀。

     就算他紧紧皱着眉头,却也给人一种三人感情深厚的感觉。

     这条微博自然是把长微博里的内容坐实了,而且还成功地把夏尽跟方耀之间的关系定位在了“好兄弟”上,还真是一举两得。

     夏尽克制不住的冷笑。

     一场危机就这么在一夜之间被扭转了颓势,成了方耀的一次宣传,相信这条长微博刷到现在,不只原来流失的粉丝要回来,恐怕又给他涨了几倍的关注量。

     夏尽只能强迫自己忽略了有关自己的部分。

     反正也没人知道他还活着。

     然而第二天,他看到的方耀却是脸色铁青。

     邢凯的脸色也不咋地,一看就是整晚都没有睡觉,两只黑眼圈大的惊人。

     方耀浑身的寒气简直逼人,给他化妆的妹子在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出,就怕一个不小心惹到这位少爷,让他把气出在自己身上。

     刚刚扭转了形象就以这副面孔示人,方耀还真是一点在娱乐圈中生存的技能都不具备。

     夏尽一向都是坐在方耀身边化妆,自然是深刻地感受到了他的气场。

     不过他连自己的情绪都没整理好,又哪里有闲心理会他,所以干脆假装补眠,一边化妆一边闭上了眼睛。

     说来也巧,两个人竟然差不多一个时间化完了妆。

     一起从化妆间里出来,夏尽慢吞吞地走在后面,有意跟方耀拉开距离,不过却看见叶猛迎面走了过来。

     看着叶猛的表情,他心头突然升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叶猛一直瞪着方耀,而方耀也正满身的脾气没处发,理所当然地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夏尽赶忙三两步追上去,恰巧听见叶猛冷笑着开口:“两个人一起拿着夏尽炒话题,还真是有意思,在天有灵,没有让他失望,呵——他要是在天有灵,也肯定能气得活过来。”

     方耀的表情变了变,拳头紧紧地攥起来。

     虽然才一大早,但通往化妆间的路上却随时都可能有人经过。

     如果这俩人真的打起来,恐怕被猜测的版本肯定会更加精彩。

     夏尽赶忙上去,一把抓住了方耀的拳头:“这里人多,有话好好说,被人看见不好。”

     叶猛目光闪烁地看向他,话中有话:“难道你都不生气吗?”

     他这话说得实在是莫名其妙,可方耀的心思是何等或活络,就算是不清楚具体的意思,也猛然朝着夏尽看了过来,似乎是想看他的脸上能够流露出什么破绽。

     夏尽心里一紧,干笑着道:“这……我有什么好生气的,本来也不关我什么事。”

     叶猛浅笑了下,没再纠缠这个问题,不过却重新看向方耀:“放心吧,就算打起来也不会影响方小少爷的形象,大不了再爆出个我曾经打压夏尽的消息,就当方少爷是在帮好兄弟报仇。”

     如果说他刚才的嘲讽还有些隐晦,那这一句已经如此的明目张胆,根本没准备给方耀留一点脸面。

     夏尽头皮一阵发麻,下意识地挺身挡在了他们之间,可没想到方耀却根本没有动手的意思。

     他盯着夏尽的双眼,低哑着声音开口:“我不知道……”

     夏尽顿了顿。

     他的声音也越来越低:“那条长微博的事……我不知道他们要发。”

     他说的话夏尽完全相信。

     甚至从一开始,他就没觉得这件事方耀也有份。

     可有句话叫,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就算方耀丝毫没有凭借夏尽摆脱眼前这种困境的企图,但其他人却已经把他推到了最前方。

     夏尽说不上怪他,可是心里却真有些不舒服。

     叶猛却更是干脆直接,他冷哼一声,对着方耀道:“既然你没这个意思,就去媒体面前说明,说你演不演戏跟夏尽失不失望没有半点关系,说那个白千屿跟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好兄弟,你去说啊!就凭你们,竟然也有脸拿夏尽当挡箭牌?”

     叶猛这些话就像是一记耳光,重重地甩在了方耀的脸上。

     方耀的眸中闪过一丝狂怒,伸手拽住了叶猛的衣领。

     叶猛却是一点惊恐的意思都没有,冷冷地直视着他的双眼。

     夏尽在一旁简直是无语问苍天。

     明明他才是事情的主角,为什么争吵的却总是面前的这两个人?

     “方耀!你冷静点!”夏尽禁不住低喊,一把按住他的手掌。

     方耀的手背上青筋暴突,任谁都能轻易看出此刻的他忍得有多痛苦。

     “我们都知道这不是你的意思!”夏尽说着,试图掰开他拽住叶猛的长指。

     听见他的话,方耀的肩膀却一点点的垮了下来。

     他任夏尽一根根地掰开自己的手指,声音里不自觉地带上了浓浓的低落:“现在还不行。”

     夏尽真没想到,这场仿佛一触即发的危机竟然就这样解除了。

     按照方耀真实的性格,他的拳头恐怕早就该朝着叶猛脸上挥了过去。

     可这次他却就这样放开了对叶猛的钳制。

     “不是现在……现在还不行。”方耀还在咕哝着,夏尽却不知道这句话背后到底有什么深意。

     短短的几个月,他们好像都已经变得跟以前截然不同。

     最开始,夏尽只觉得白千屿的变化太大,大到让他根本无法接受。

     再到后来,他慢慢感觉到自己也跟以前全然不同,无论是性格还是处事方式,他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夏尽的样子。

     尽管他也是迫于无奈,但却真的在一点一点的失去从前那个自己。

     而到了现在他才深刻地感觉到,当初那个杀伐决断的方耀原来也已经不见了踪影,眼前这个患得患失屈服于现实的人,几乎快让他认不出来。

     当初还在一起的时候,夏尽也埋怨过方耀太过自我,可现在他终于学会了审时度势,却让夏尽感到一种沁到骨子里的悲哀。

     如果可以,其实他曾经想过一辈子都忍受方耀的自我,可是现实却总会教会人们什么叫做一夜沧桑。

     转角处传来一阵脚步声,有人接近了。

     夏尽扯过方耀的手腕,对着叶猛扬起笑脸:“我们刚刚化完,估计圆圆已经准备好早餐了,我们先去吃点,你慢慢化。”

     叶猛静静地看着他,眸光幽然。

     不过在转角那个人出现的那一刻,他还是如夏尽所愿,对着他们浅笑着点了下头:“第一场是方耀的戏,等会儿咱们俩可以先对对台词。”

     那人越走越近,是余韵。

     余韵演的是叶猛身边的一个贴身侍女,戏份不多不少,算是最重要的背景女性角色之一。

     不管怎么说,对白千屿身边的人,他多少有些忌惮,而自从白千屿来探班过后,夏尽总觉得这个余韵的态度有些微妙的转变,但究竟是哪里不对,他却也说不出来。

     所幸叶猛跟方耀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早已经一去不复返,让人看不出分毫。

     看见是他们三个在一起聊天,余韵的脸上露出几分笑意,大大方方地打了个招呼:“真应该把那些传播八卦的人都叫来看一看你们到底是怎么相处的。”

     叶猛跟方耀遇人都是一张冷脸,也只有夏尽能陪着笑脸跟她聊下去:“估计就算给他们看了,他们也会怀疑是在造假,并没有什么用。”

     明明就是在造假,他还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叶猛都不禁默默地瞥了他一眼。

     在同一个剧组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余韵又怎么会不知道方耀跟叶猛到底是什么德行。

     他们要真能勾肩搭背相谈甚欢,那才真是奇了怪了。

     不过凡是相熟的人也都知道,他们之间肯定也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关系紧张。

     余韵捂着嘴笑了笑:“我还是去化妆了,今天的戏那么精彩,我可得把自己打扮漂亮点。”

     说着,她朝着夏尽深深地看了一眼,才转身离去。

     不知道为什么,夏尽总觉得她那一眼颇有深意,可就像以前的每一次一样,他却不知道到底是深在哪里。

     就像余韵说的,今天要拍摄的戏十分精彩,正是电影最后,宫中起火的那一段。

     历史中这把火到底是燕王派人所放,还是建文帝引火*,一直都是众说纷纭,而电影里为了使冲突更明显,采取了前面一种说法。

     而且,他派去引燃宫殿的人,正是朱高炽。

     这一段剧情,编剧组并没有多费笔墨描写朱棣的情绪,对于自己的儿子,他也不过只是冷静地下了一道命令。

     因为当时他是为了彻底让朱高炽断绝与朱允炆之间的情谊,还是特意给了他偷梁换柱的机会,就连编剧组的几个人对于设定都是争论不一。

     到最后还是伏向宇拍板决定,就让叶猛随着自己的情绪演,到最后再看看到底是什么效果。

     也就是叶猛这种有过这么多年戏龄的人才敢接这种剧情。

     这一段早已经拍过去,叶猛的表现令导演组跟编剧组双双满意,而今天要拍的这一场,就是夏尽与方耀在火场中的对手戏。

     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同框,再一次演就是在轰轰烈烈的火场之中,这场戏可不就是精彩异常。

     而余韵是朱棣特意派到朱高炽身边监视他执行命令的人。

     火场需要道具组精心准备,为了避免火势太大伤害到工作人员跟演员,其实大多数效果都要靠后期加特效,场中也只是一些可以随时控制的小火。

     甚至为了拍摄画面质量,连浓烟都不能有太多。

     火场准备了一上午,一直到午饭吃完整个剧组才转战过来。

     “!”

     开机的一瞬间,夏尽和方耀都瞬间进入了状态。

     方耀一个人坐在龙椅之上,身旁的侍卫太监早已经被他屏退。

     夏尽孤身闯入,一抬眼,恍若隔世。

     身边的大火依旧在熊熊燃烧,深宫之中哀嚎不断,不过正殿中的两个人却相对无言。

     方耀高高地坐在龙椅上,俯视着下面的那个人,黑亮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直视着他,即使在如此狼狈的时候,依然带着仿若君临天下的威严:“见到朕,为何不参拜?”

     夏尽的脸色在熊熊火光的映照下显得如此莫测。

     他眼神闪了闪,握紧了手上的剑:“陛下,我……我来带你出去。”

     方耀冷笑一声:“哦?你是要带我去游山玩水,还是行侠仗义?”

     他的话让夏尽的脸上闪过几分窘迫。

     “我只是身不由己。”

     “所以我并没有怪你,你有你的立场,我有我的身份,既然决定了恩断义绝,就没必要再多费口舌。”

     方耀站起来,一步一步地走下台阶:“你走吧。”

     在夏尽的面前,他甚至没有再自称为朕。

     夏尽握剑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余韵从宫门外进来,满脸焦急:“世子,火太大了,我们快走!”

     方耀静静地看着他。

     夏尽上前来想要拉住他,却被方耀轻易躲开了。

     他们之间的功力一直都是旗鼓相当,他既然不想走,凭夏尽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强行带他离开。

     夏尽还想逼近,却被余韵出手格开:“世子,你想干嘛?王爷是想让你——”

     最后几个字余韵没有说出来,毕竟弑君这么大的罪名,即使真的做了也不能轻易说出口。

     这一段要拍夏尽和余韵的场景,多数当然还是要用替身,不过刚开始这几个动作因为全程要拍摄表情,所以都是真身上阵。

     好在两个人已经在武术指导的教导下把招式都记了个差不多,你来我往之间也算是有模有样。

     正在打着,余韵的视线突然朝着右下方瞟了过去,哪里有道具放的一处火点,看见她的眼神,夏尽心里一动,还没想到到底是哪里不对,余韵手上的动作突然一变,跟原本设定好的完全打向了相反的方向。

     夏尽毫无防备,竟然被她这猛力的一推,直直地朝着那一丛火堆跌落而去。

     如果倒下去,他的脸恰恰要碰到燃烧的木棍。

     没有人料到眼前的突变,一时之间都愣在原地,就连夏尽都只能紧紧地闭上了双眼。

     可是在下一刻,他却被一股力量猛地拉向一旁。

     砰——

     他还是摔在了地上,不过却有幸躲过了那一丛火堆。

     “着火了,快拿水!”

     “方耀!方耀烧到了!”

     现场顿时乱成了一团。

     夏尽睁开眼,果然看见方耀摔倒在了刚才的火堆上,只不过是碰到火堆的是身子。

     他身上的龙袍迅速着了起来,方耀沉着地在地上打了个滚,火熄灭了一些,但还有许多火苗迅速地蔓延开来。

     “方耀!”夏尽完全来不及多想,整个人就扑在了他的身上,妄图用自己身上的袍子帮他把火扑灭。

     但这样做却让他自己的袍子也跟着点燃了起来。

     “你起来!”方耀一声怒吼,伸手把他推开。

     “着火了!”夏尽也同样吼回去,这一回甚至用上了手,不要命似的在方耀的身上扑腾。

     哗啦——

     一盆水浇上来,两个人身上的火一瞬间都熄了个干净。

     两个已经扭作一团的人也在刹那之间愣在原地,脑袋就离着几公分远,尴尬的大眼瞪小眼。

     一旁的工作人员脸上的神色也都有些精彩。

     刚刚方耀身上的火势是有些吓人,所以夏尽直接扑到他身上以手灭火的行为就更显得奋不顾身。

     呃……如果这一段被记者拍过去,肯定没人再怀疑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合。

     简直太合了好吗!

     “双方奋不顾身,亲密度50,魅力点数500,整体魅力值剩余3370,与系统匹配最佳任务对象亲密度超过300,建议发展为恋人。”

     这突如其来的提示让夏尽瞬间清醒了过来。

     他猛地把身子往后撤,可双手刚碰到地面,一阵钻心的痛就倏地从手上传来,沁入心扉。

     “嘶——”

     他倒抽了一口凉气,忙把手收回来,人也因此重新倒在了方耀的身上。

     众目睽睽下,这种姿势更让人难以自处。

     夏尽干脆翻个身,直接从他身上滚下来,可这个动作却又让他的脚腕剧烈疼痛了起来。

     方耀坐起来把他扶住,皱眉问道:“受伤了?”

     夏尽疼得脸色都有些发白,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再避讳什么,只匆匆地点了点头:“右脚——好像崴了。”

     方耀扶着他坐好,也顾不得两人身上的水,直接探下身去,掀开他的长袍。

     这会儿正是夏末秋初,天气还不算十分凉爽,身上的古装已经有些繁琐,他们在长袍之下并没有穿裤子,脚上也只是登了双凉鞋——反正一般都拍不到脚上。

     果然,夏尽右脚的整个脚踝都肿了起来,甚至已经有些隐隐发紫。

     方耀脸色一变,又捉住他的两只手腕,每只手一只火燎的大泡,夏尽扑火的时候倒是一点都不偏心,两只手同进退。

     可是看见这种战果,夏尽却只想拿只板砖拍死自己。

     刚刚方耀身上的火虽然不算小,可为了避免出现意外,火场里早已经准备好了水桶跟灭火器,只要他刚刚稍稍冷静一点就能想到,一桶水泼上来肯定比他直接肉身扑火的效果好得多,而且方耀也不至于受多大的伤。

     可是刚刚看见火苗在方耀的身上点燃,他的脑海里确实已经没有任何冷静可言。

     如果他是个女的,相信明天各大报纸的头条都已经能确认他对方耀情根深种。

     夏尽真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他的郁卒还没完全发散出来,方耀已经飞快地从地上站起来,伸手把他抱在了怀里。

     公主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