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变坏
    眼看问题越来越露骨,夏尽赶忙抬手阻止:“大家安静一下,给我一点时间回答好吗?”

     簇拥在保镖身前的记者们终于安静了一点,话筒却举得一个比一个靠前。

     夏尽脸上带着笑:“受伤只是意外,希望大家不要听信谣言,我回来是因为戏份基本已经拍完,导演准假让我先休息一段时间。”

     记者们还想再开口追问,王勋已经推着人群向前走去:“不好意思,祁竟现在身体状况不太好,需要休息,请大家下次再问好吗,麻烦配合一下,谢谢谢谢!”

     夏尽坐在轮椅上,他们也不好挤得太勇猛,一行人很快就穿越人群,坐上了车。

     王勋直接把原本的司机先生打发去了保镖身边自己顶上,夏尽看着窗外拥挤的人群,不由得重重地松了口气。

     “勋哥,你这动作也太快了吧?人都还没回来消息就放出去了。”

     王勋脸上却也是一片犹疑:“不是我。”

     夏尽神色一凛:“什么?”

     “这消息不是我放的,一晚上都在你病房里守着,我根本都还没找人。”

     夏尽愣了愣,迟疑地道:“那会是谁?”

     如果不是他们,谁会把话题的风向引到余韵身上?

     知道这件事的,除了他们,也无非只剩下余韵跟白千屿两个人。

     那两个人怎么也不可能自动暴露。

     难道真是只是有余韵的黑子造谣,却误打误撞地猜到了事实?

     这样似乎是最合理的解释,可是夏尽却总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无疑是帮他们省了很大的功夫。

     回到住的地方,圆圆自动自发地在他的背包里掏出来钥匙把门打开。

     家里有人一直住着就是不一样,即使离开了这么久,也还是一派温馨整洁的景象。

     两个人把夏尽的轮椅抬过门槛,这么大的动作,自然是弄出了些声响。

     可能是听到了动静,江隐的房门咔嚓一声拧开,可是走出来的人却大大地出乎了他们三个人的意料。

     夏尽愣愣地坐在轮椅上,一脸震惊:“方……方总?”

     他差点直接就把“方沉”两个字说出了口。

     方沉看见他们似乎也有些吃惊,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似的,开口问道:“江隐的室友是你?”

     他竟然认识江隐?

     夏尽努力地回想着以往的情形,却始终找不到任何江隐和方沉之间的交集。

     “是啊,我一直住在这儿。”

     让人倍感惊异的是,方沉听见他的话,那张一向温和有礼的脸似乎浮现了几分不悦,不过却只是昙花一现,快到让夏尽觉得自己刚刚看到的不过只是错觉。

     他们三个人面面相觑,显然都因为方沉的出现有些吃惊。

     夏尽清了清嗓子,决定找回自己的主场:“方总跟江隐也认识吗?”

     方沉点点头:“大概比你还要早了许多。”

     方沉的态度依然和蔼,但不知道为什么,夏尽愣是在这无比寻常的回应中嗅出几分不寻常的味道来。

     那句“比你还要早了许多”难道是为了跟他攀比?

     一定是他理解错了吧!

     为了打破这种尴尬,他往江隐的卧室里瞄了几眼,才开口问道:“江隐人呢?”

     方沉也回头看了看,才低声道:“在发烧,躺着呢。”

     可江隐却拖沓拖沓地出现在门口,看他通红的脸跟无精打采的模样,看来也确实是在发烧。

     他看见坐在轮椅上的夏尽,顿时有些担心地想要冲过来:“昨天看到新闻说你受伤了,电话还打不通,没事吧?”

     不过还没冲出门,就被方沉拦了回去:“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江隐这才想起身边还站着方沉,赶忙遮掩什么似的解释:“那个……方沉,你们应该都认识,我们是……大学同学。”

     夏尽更是吃惊得不行。

     现在的各种传媒娱乐公司数不胜数,甚至许多明星也直接开起了工作室,简直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可真要说起在内地根基深厚,能配得上这个形容词的却也只有“天成娱乐”“方正传媒”“金硕影视”三家。

     江隐刚刚出道的时候,跟夏尽一样,签的就是天成,在天成浑浑噩噩地混了十年,也没混出什么名堂来,而现在,他又是跟夏尽一样,转签了金硕。

     这么多年,他跟“方正”之间似乎并没有半点联系。

     夏尽怎么也想不到,江隐跟方沉之间竟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大概是他们脸上的惊愕太过明显,江隐又低声加了一句:“我们……很多年都没怎么联系了。”

     夏尽看出他的尴尬,赶忙体贴地把脸上的表情收了起来:“可以理解,看你现在身体也很虚弱,还是回去躺着吧,等你好一些我们再聊。昨天一片混乱,手机也没顾上看,抱歉让你担心这么久。”

     昨天一直处在混乱当中,他也确实忘了要跟自己的室友报平安。

     看见他们之间的互动,方沉紧紧地抿了下唇,伸手揽着江隐的肩膀。

     虽然知道他大概只是为了搀扶病人,可是在这个角度看过去,江隐却真的像是依偎在他的怀里。

     难道他们之间也是……夏尽觉得自己的三观又有些崩塌。

     方沉在他心里分明应该是个无性恋。

     “他也受伤了,这里没人照顾你,跟我回去吧。”

     方沉的语气听上去似乎是在征询江隐的意见,可是动作里却已经想带着江隐往外走。

     江隐愣了愣,礼貌地拒绝:“我没关系,睡一觉就好了,你如果忙就先回去吧。”

     大概方沉长这么大以来就没怎么被人拒绝过,然而在这个房子里就已经站了俩,方沉的脸色还真是有些挂不住。

     “好吧,就依你,如果还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他说着,又朝夏尽他们点点头,才放开江隐大步朝外走去。

     夏尽扭过头看着他的背影,几乎都快把脖子扭断了。

     砰——

     门被方沉砰地一声摔上。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方总这种表现应该像是在……发火。

     虽然发得很是隐忍。

     等他回过头,却发现江隐的脸色又有些发白。

     虽然他全程都没说什么让人难堪的话,但关门的那一声巨响却还是让气氛里多了几分微妙的尴尬。

     圆圆是第一次见他们两个人,方沉什么性格她当然是不了解,不过看着江隐的表情,她却是机灵地直接转移了话题:“江隐大大!你竟然跟小镜子住在一起,呜呜呜我真是太幸福了!来来来我扶你回去,要不要喝水?我帮你倒好不好?等你好了一定要帮我签名,啊不,我们还得合影!我可喜欢你演的颜乔了!”

     都已经进了卧室许久,她还在嘚吧嘚吧地继续说着,刚刚尴尬的气氛也被她的喋喋不休渐渐遮掩了过去。

     夏尽笑着跟王勋对看了一眼,摇着头开口:“这丫头,真是机灵。”

     如果不是她,江隐的不自在不知道要维持到什么时候。

     不过,对于江隐和方沉之间的关系他真的忍不住有些好奇。

     毕竟他怎么都想不通,就江隐这么一个三脚踹不出个声来的人,怎么会跟方沉这种唯利是图的商人扯上关系。

     当然,这个关系肯定不会只有大学同学那么简单。

     其中道理似乎十分值得推敲。

     抱着如此八卦的心态,两个伤病员再次开始了同ju生活,不过好在这回还有圆圆照顾着,他们也不至于太过凄凉。

     身体负伤,不能出门,夏尽反而有了大把的时间刷新闻。

     王勋还善解人意地给他搬了台笔记本过来,夏尽就眼睁睁地看着“余韵陷害祁竟”的话题越炒越烈。

     过了没两天,吵着要剧组公布视频的评论几乎已经充斥了网络。

     祁竟的粉丝不用说,当然是想要给自家软乎好说话的小镜子当家做主,而余韵的粉丝却也吵着要剧组公开,不过他们却是为了证明余韵的清白。

     其他还有很大一部分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在水军的有意鼓动下,这场风波并没能像余韵希望的那样悄悄过去,而是愈演愈烈。

     夏尽受着伤,倒也接了几个电话采访,不过在采访里他自然是绝口不提对余韵的怀疑,反而一直对她的演技跟性格赞不绝口。

     这个时候,他除非是傻,否则怎么可能真的在媒体面前说余韵什么。

     甚至就连伏向宇打过电话来的时候,他也是一味的装傻,表示不知道这些空穴来风的谣言到底是哪里传出来的。

     事实也正是如此,不知道是哪位无名英雄做的好事,让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照样还是理直气壮,底气十足。

     然而,等挂了伏向宇的电话,余韵竟然也给他打了过来。

     这几天余韵的工作团队一直忙着帮她澄清,甚至也真的反咬一口,有意无意地指责祁竟作为一个新人,是想攀着余韵炒作。

     而在这个节骨眼上,余韵竟然还会亲自给他打电话。

     夏尽不禁有些好笑。

     他接过电话,余韵可怜兮兮的声音顿时从那头传了过来:“祁竟,你的伤好些了吧?”

     “没什么事,害你担心了。”

     “那就好,外面的传言越来越过分,我最怕的就是连你也误会我。”

     夏尽低笑了笑:“怎么可能呢,我们又没什么过节,放心吧,谣言成不了事实,如果余韵姐有需要的话,等我伤好一些,可以开记者会澄清。”

     如果她还有机会等到澄清的那一天。

     夏尽唇角的弧度又加大了一些。

     听着电话那头余韵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回话,夏尽觉得,现在的他似乎真的变得有些太坏了。

     他肩膀上夹着手机,在电脑上打开扣扣界面,然后用一指禅,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敲了一行扣扣号上去。

     是夏尽原本的扣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