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曝光
    王勋原本还懒懒散散的坐着,听见她这话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夏尽心底的怀疑得到了证实。

     他暗叹一声,开口问:“只有你自己听到的?”

     圆圆点点头:“你们走了之后现场很混乱,我本来也很慌,一直想找辆车追过来,不过却看见余韵一个人偷偷地走开了。”

     圆圆虽然看上去性格大大咧咧,实际却机灵得很,不然王勋也不会偏偏选中她代替自己跟着祁竟。

     虽然当时的她也不过感觉有些许微妙,甚至这种微妙远远没有祁竟受得伤重要得多,可是她还是下意识地悄悄跟在了余韵的身后。

     “我真的乖乖听话了,如果那一下把他推倒,他的脸肯定会歪在着火点上,可没想到被方耀推开了。”

     “亲爱的,我真的尽力了嘛。”

     “是啊,我也看他不顺眼很久了,他哪里比得上夏尽,可惜这次没能毁了他的脸。”

     “以后怕也是没机会了。”

     “……”

     一字一句,简直触目惊心。

     没说出来的时候,圆圆在外人面前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这会儿复述着圆圆的电话内容,一张脸都气得通红:“可惜我听不到那边的人是谁,等想起来要录音她就已经挂了电话,最郁闷的就是明明是她做了坏事,我当时竟然一害怕就跑开了,想想就后悔,我真应该冲上去问问她怎么回事!”

     其实就算圆圆没听出来,夏尽也知道电话那头的人究竟是谁。

     那天白千屿来探班,他们之间确实起了些小冲突,不过却被白千屿看似云淡风气地揭了过去。

     夏尽还以为他跟“祁竟”之间的过节也真的到此为止,没想到最终还是高估了他的度量。

     不过是几句言语不和,他竟然教唆余韵毁了他对于一个演员来说最重要的脸。

     看来他最开始意识到的白千屿的可怕还真的是冰山一角。

     也或许正是因为他这张脸太像夏尽,才让白千屿觉得更加难以容忍。

     “你又没抓到什么证据,就算冲上去了,余韵死不承认你能怎么办?如果闹大了,说不定还被她反咬一口,说小竟借着诬蔑她来炒作。”王勋多少比圆圆冷静了一些,三两句就点出了其中的要害。

     圆圆气闷地道:“难道就这么算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就这么忍气吞声?”

     “当然不会。”安静了许久的夏尽陡然开口,他眼睑低垂,遮去了眸中的黯然,可是圆圆和王勋看着眼前的他,总觉得有些不适应。

     他们印象中的祁竟一直温暖又安静,时时刻刻带着笑意,所以圆圆才敢老是这么没大没小的叫他“小镜子”。

     可是现在的他却似乎带着几分让人说不出的感觉。

     如果是以往那个一路春风得意的夏尽,既然他没出什么事,这种事抓不到现行,或许也可以选择息事宁人,毕竟事情闹大了对他的名气也有所影响,说不定会被说成是仗势欺人。

     大不了以后都离余韵远远的。

     可是现在他却不想再做以前那个遇事先退一步的老好人。

     夏尽再抬起眼时,却又是一派的春暖花放,让人不由得觉得刚才那一瞬间的变化只不过是出于他们自己的错觉。

     圆圆跟王勋对看一眼,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夏尽眯眼想了想,声音像是在自言自语:“当时正在拍戏,她做了什么,摄像应该都拍了下来。”

     圆圆的双眼一亮:“是啊!只要大家看到录像,肯定就能真相大白了!”

     王勋却在一旁摇了摇头:“哪里有这么简单,余韵也是天成的艺人,就算她是故意的,剧组肯定也会有意包庇,不会轻易公开视频,更何况,就算摄像把当时的情形录了下来,她就咬死了自己是不小心咱们又能怎么办?”

     余韵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明星,不然伏向宇也不会选她演戏份这么重的女性角色。

     这么一大顶帽子扣过去,如果对方躲掉了,不好受的就成了他们自己。

     夏尽的唇角往上扬了扬,虽然还是笑容满面,可此刻的笑容却让人觉得有些脊背发凉:“大家的思想都是可以引导的,勋哥,这一点你不是比我更清楚吗?”

     王勋愣了愣:“你是说?”

     “我们只是说出事实,又不是污蔑,只要舆论激烈,剧组是不是公开视频已经不是他们自己说了算的。”

     圆圆这次倒是一点就透:“至于视频里的内容,只要我们也稍加引导,觉得她是故意陷害的人自然也是越来越多。”

     王勋的眉头却还是紧紧皱着:“他们的工作团队也不是吃干饭的,到时候就怕舆论也会摇摆不定,两败俱伤也就算了,万一屎盆子全都被扣到我们头上,那才是得不偿失。”

     夏尽微微笑了笑:“放心吧,不会的,既然我决定要做,就肯定有把握。”

     王勋看着眼前这个人,似乎是一瞬间惊觉,他已经不是自己眼里那个只需要照顾的小孩。

     而夏尽脸上的笑容似乎也让他无端地生出了之前所不具备的信心。

     他握了握拳,声音低沉却坚定:“好,那这件事就交给我。”

     圆圆看着笑吟吟的夏尽,脑中倏地灵光一闪——

     她终于想到眼前的他到底应该怎么形容,这分明就是漫画主角要黑化之前露出的诡异笑容!

     嘤嘤嘤怎么办虽然这笑容明明该让人觉得不寒而栗,她却忍不住更爱他了呢!

     她就说,他们家的祁竟怎么能做任人欺凌的小可怜!

     圆圆不知不觉地陷入冥想,唇边还带着几分花痴的笑。

     王勋一指头点在她的脑袋上:“又神游去哪儿了,好好看着小竟,再出什么问题我就开了你!”

     圆圆赶忙回过神来,严肃地点点头:“知道知道,我知道!以后我一定好好保护竟哥,上天入地在所不辞!”

     “你这是当助理还是修仙?”

     “我要当一个无所不能的助理!”

     “……”

     夏尽哭笑不得地摇摇头,看着眼前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心底因为方耀而起的压抑并没能减轻一点。

     叶猛从前跟他的距离太远,即使露些破绽,他也不觉得太害怕。

     可是方耀却了解他至深。

     以往的夏尽几乎把自己整个人剖开了摊在方耀的面前,如果方耀对他起了怀疑,他大概真的只有脱胎换骨,完全抛弃从前那个自己,才能打消他的怀疑。

     可是这一点却没几个人能做到。

     夏尽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

     不过以后他却得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注意。

     而此刻,远离病房的方耀掏出手机,第一次,在搜索引擎里输入了“祁竟”这两个字。

     他心底有种强烈的预感,这个祁竟肯定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桃子过敏吗?”他的眼神黯了黯,那个完全不可能的念头似乎又情难自禁地在他的心底疯狂滋长了起来。

     “这种事……怎么可能……”

     夏尽平时人缘不错,从演员到剧务几乎都能他相处的不错,接下来的时间,病房里几乎就没断过人,来了几波的人探望。

     不过伏向宇却带来一个令他们颇为意外的决定。

     “反正主要的戏份基本都已经拍完了,后面你的镜头不多,可以用替身上,非你不可的镜头,咱们回去再在摄影棚里补拍,等在医院里养一养,就先回去好好休息吧。”

     听到可以直接放大假,夏尽身体的痛楚似乎瞬间消弭了大半。

     明明已经开心得想扑过去亲伏向宇一口,可他还是只得体地对着他点了点头:“谢导演体谅。”

     他会这么开心,当然不是真的因为可以偷懒,这么多年来他几乎每天都在连轴转,对这种紧张的工作状态早已经适应。

     只是离开这个剧组,同样也代表他能离得方耀远远的。

     这个不得不算是意外之喜。

     他脚上不过只是扭伤,手上的烫伤也不是特别严重,根本无需在病房里一直躺着,得了伏向宇的口谕,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跟着王勋带着圆圆一起飞了回去。

     剧组还贴心地给他买了一只轮椅,圆圆从后面推着他刚下飞机,就看见一群粉丝举着灯牌对着他欢呼。

     这种场面夏尽早已经见怪不怪,可是作为“祁竟”来说,却还是第一次有粉丝过来接机。

     王勋十分有先见之明地提前让公司派了保镖过来,不然他想从机场出去估计也有些小困难。

     夏尽手脚都包得跟粽子似的,却也不忘抬手跟粉丝们打招呼互动,不过粉丝们却也很体贴地没再要签名——当然了,这个时候就算他们要,夏尽也签不了。

     夏尽拍戏受伤的事还算是新闻,机场除了粉丝之外,也有好多记者候着,不过在保镖跟王勋的阻挡下,他们也不好在众目睽睽下对一个伤员下手太狠,只能远远地问了几个问题。

     “请问受伤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以说一下吗?”

     “受伤严不严重?有传言说手上的疤痕消不掉了,是真的吗?”

     “看到爆料说你会受伤是因为被y姓女星故意出手陷害,请问是真的吗?”

     最后这一句一问出来,四周的人顿时一片哗然,这些记者再也做不了遵守秩序的好公民,一窝蜂地涌过来:“y姓女星是指谁?余韵吗?”

     “请问你跟余韵有什么过节?”

     “戏没拍完就提前回来,是因为跟余韵之间的矛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