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帮我搓背
    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姓氏,白千屿一直最喜欢白色,不管是戏里的扮相还是戏外的穿着,常常都是一身白衣。

     这会儿他也是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西装,领口微微透着些浅粉,恰到好处的剪裁把他的身材衬托得淋漓尽致,那点粉色又让他看上去儒雅至极。

     这一身精致的造型一看就是用心打扮过,相比之下,夏尽这一路的风尘仆仆还真是有些不上档次。

     也许是听见了他们的脚步声,白千屿很快扭过身来,看见他们的第一时间便露出几分笑,露出浅浅的酒窝:“你们来啦。”

     嘴里说得是你们,可是他的目光在这一时刻却是紧紧地攀附在方耀身上。

     可能是知道方耀不会给他什么回应,下一秒钟,他便又笑着奔向了江隐,上前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早就听节目组说你也要来,我一直很期待来着。”

     江隐对他的热情有些无所适从,可是当着摄像机的面,也只能反手抱回去:“托你的福,还能过来玩几天。”

     白千屿这才把目光转向夏尽,浅笑着对他伸出了手:“好久不见。”

     这一回他终于没有在镜头前面上演对老友的怀念,夏尽不知道该不该感谢他放过了自己。

     他伸过手去,与他匆匆地握了握:“好久不见。”

     白千屿责怪地看了方耀一眼:“原本跟方耀说让他昨天跟我一起过来的,结果他也有工作,没想到最后竟然是你们一起。”

     面对他的刻意拉拢,方耀并没有因为镜头显露出半分的妥协。

     他跟白千屿连半秒的对视都没有,便冷冷地移开了视线。

     不管这种表现是出于什么心态,夏尽看得都有些微妙的爽快感。

     他真怀疑自己现在已经有些变态。

     不过白千屿何其聪明,怎么会放任自己一直处在这种尴尬之中。

     方耀移开视线的同时,他已经一把抓住了江隐的手腕,对着他们三人热情地道:“看你们这一路折腾的,这游艇条件还不错的,你们先进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

     夏尽也着实懒得与他再虚与委蛇下去,听见可以洗澡,眼前顿时一亮。

     方耀的反应更是直接,转身托着两只行李箱便朝着客舱的方向走了过去。

     白千屿好像一点都感受不到他的疏离,在后头对着夏尽无奈地埋怨:“这小子到哪儿都这么臭美,来参加这种节目还要带两个箱子。”

     夏尽的唇角扬了扬,诚挚地看着他的眼睛:“这次你可冤枉他了,那只银色行李箱是我的。”

     一向沉默寡言的江隐也不知道怎么,竟然偏偏这会儿话多了起来:“一路上都只帮你拎,真是偏心……不是拿你当女孩子疼了吧?”

     江隐一直对他跟方耀之间的接近颇有微词,可没想到在白千屿面前,他又特意显示着他们之间的亲近。

     夏尽对于他的小心思看得透彻,也不禁有些失笑。

     他原本只觉得江隐性格木讷,没想到心思却也通透。

     夏尽适时地往他胸口捶了一记:“瞎说什么呢!”

     他们之间这种随意的玩笑话反而显得更真实一些,夏尽明显感觉到白千屿的笑僵硬了许多。

     这种僵硬别人恐怕看不出来,但夏尽却了解得一清二楚。

     不过他却没显露出什么端倪,跟白千屿点头示意了下,便接过江隐手里的箱子,跟在方耀身后朝里走去:“我也拿你当女孩子疼一次。”

     江隐跳进了自己挖的坑里,简直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郁闷地与他一同进去。

     游艇虽然不大,但客舱却不少,工作人员已经贴心地给他们每人分了一间,在门上贴好了名牌。

     他们三人的房间挨得很近,但方耀却拖着箱子直接进了夏尽那扇门,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夏尽无奈地把江隐的行李塞回去,紧跟在他身后进去:“喂,行李放门口就行了,不用麻烦你帮我……”送进来……

     最后三个字被他成功吞在口中。

     因为方耀一进门就毫不客气地瘫在了床上。

     夏尽:“……”

     如果不是明显地看到了几个摄像头正在客舱的四处别着,夏尽肯定要翻一个大大的白眼。

     但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他也只能放任他大大方方地入侵自己的领地。

     “你昨晚干嘛去了,累成这样。”大概是想要最后给他们点私人空间收拾收拾,拍摄人员暂时没有跟着他们进来,夏尽一边在自己行李箱里扒拉着,一边开口问道。

     方耀翻了个身,面对着他,磁性的嗓音压低了许多,似乎只剩下撩人的气音:“睡不着。”

     得,等这段放出去了,肯定又撩得一大群粉丝双眼发亮。

     夏尽无奈地摇摇头,随口敷衍:“睡不着也得硬睡啊,这节目估计最耗的就是体力。”

     不过他这句话颇有种五十步笑百步的意味,夏尽说起来也是底气不足。

     他找出来套换洗的衣服,上前对着方耀露在床外的脚踢了一记:“别在这儿瘫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得集合,你起码回去洗个澡。”

     方耀懒洋洋地摇摇头:“在你这儿洗。”

     夏尽:“……”

     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熟的?

     不过看他不动,夏尽也懒得再管他,自顾自地进了浴室。

     浴室很小,但在这巴掌大的地方却终究没有了镜头的包围,夏尽也终于能放松一些。

     匆匆地把衣服褪下,打开花洒,温润的流水很快便把他整个人笼罩在其中。

     夏尽仰起脸,任温水冲刷着,脑海中却不禁闪现出无数个画面。

     重生前自以为幸福的种种,后来的痛苦纠结,以及刚才白千屿对着他微笑的那张脸。

     “好久不见。”

     他们真的是很久没见了。

     然而这次见面,夏尽觉得自己像是戴着满身的铠甲,怀里还暗搓搓地揣着一把武器。

     尽管这种单方面的宣战十分不够光明磊落,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走到了眼前这一步。

     这会儿,浴室外就是他们的战场,那个他心心念念想要一决胜负的敌人就在外头。

     不知道怎么的,夏尽的身体里像是突然间就充满了一股莫名的力量。

     匆匆地冲洗完,夏尽就换好衣服出了浴室。

     方耀果然还在他床上趴着。

     夏尽擦着头发出去,假装无奈地开口:“你怎么还没回去?不回去洗个澡?”

     方耀的回答是直接站起身来,擦着他的肩进了浴室。

     夏尽:“……喂,你起码带上衣服。”

     看来方耀根本就没这种意识。

     浴室门很快关上,里面哗啦啦的水声也瞬间响起,夏尽不禁懊恼地闭了闭眼。

     也没等他郁闷多久,门口就突然传来一阵敲击声。

     “来了。”夏尽猛力擦了两下头发,走过去把门打开。

     门外站的人竟然是叶猛。

     叶猛身后还跟着白千屿,看来在镜头面前他们依然演着相亲相爱的戏码。

     一开门,叶猛就凑近夏尽身边闻了闻:“好香,你这用的什么洗发露。”

     夏尽下意识的反应:“今晨……这样植入痕迹是不是太明显?”

     今晨的主攻方向虽然是护肤,但也确实有护发产品。

     叶猛无奈地白他一眼:“本来我是真心夸你的。”

     白千屿站在他身后插话:“方耀呢,他不是在你这儿吗?”

     叶猛听见他的话,眉心不着痕迹地皱了下:“方耀?”

     夏尽回身看了看浴室:“洗澡呢,简直神经病,自己有房间不回去,非在我这儿凑热闹。”

     这些话听上去像是埋怨,却明里暗里透露着他跟方耀之间的亲密。

     夏尽以往总觉得这种心计实在是幼稚得可以,没想到有天自己也用得得心应手。

     不过看白千屿瞬间幽黯下来的眸光,他就明白这番话已经多少达到了目的。

     “方耀他这人啊,就是看上去不好接近,其实跟谁都熟得快。”白千屿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他跟你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跟谁都这样。

     却没想到叶猛分分钟就拆了台:“是吗?一起拍了这么久的戏我都没发现他还有这特质。”

     夏尽弯了弯嘴角:“是因为你也很高冷好吗,我跟方耀确实很快就熟得能煎荷包蛋了。”

     说着,他侧了侧身:“在门口站着干嘛,先进来。”

     “还进什么啊,我们来叫你吃饭的,节目组给准备了午饭,”叶猛嘴里这么说着,却还是一步一步地踏进了房门,“但我感觉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白千屿也跟在他身后进来,目光四下打量了一周,最后又落在浴室门上。

     而浴室里的人像是能感应他的目光似的,把门打开,从里面探出了头。

     看见外面这突然多出来的两个人,他的脸色明显又拉了下来。

     “是不是要衣服?”夏尽开口埋怨,“洗澡连衣服都不知道拿。”

     虽然这么说着,他却还是自动自发地打开了方耀的行李箱,从里头挑了一套换洗的衣服出来。

     边挑还边对着跟进来的摄像展示了下他行李箱里的内容:“看吧,你们传说中耀总攻行李箱就是这么乱,永远这么乱。”

     方耀站在浴室门后任他说。

     夏尽吐槽完了,终于走到门口把衣服递上去。

     却没想到方耀却没接衣服,而是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

     夏尽一愣,方耀一个用力,一把便把他拽进了浴室:“帮我搓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