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初至上京城
     陈长宁一行人风尘仆仆的到了上京城外许锦沁却是根本没心思瞧那巍峨的城墙,对着骑着高头大马的黑甲铁骑直接傻了眼:“这阵仗是不是太大了一些?”

     “上京城这些人防着我们西宁,我们西宁要实施忍让的话岂不是早就被吃干抹净的毛都不剩了?”陈长宁则是毫不在意:“此番奉诏随行一千铁骑,父王也真是贴心,虽然人在西宁却知晓让咱们的靠山在这等着!”

     “世子这是把老朽当做了靠山?真是不胜荣幸。”

     陈长宁闻声欣喜的跳下了车狠狠的拥抱了站在车前的老者:“王先生!您老不是与二哥在衡阳吗?怎的也来了上京?”

     许锦沁迷茫的看着难得一脸正紧兼震惊的陈长宁问道:“陈三哥这是怎么了,那么高兴,那老先生是谁?”

     “真正的聪明人!王文山!”李天叹了口气:“居然连他也出山了!看来这次上京之行不太平了!”

     王文山任由陈长宁把自己的长衫蹂躏的皱巴巴的,笑眯眯道:“大公子派了人杀过来,长青也上了门,我怎能不来?”

     “二哥也来了?在哪?”陈长宁立马四下打量起来,半晌才叹着气道:“罢了,肯定又是在睡觉!”

     王文山抚着胡子点了点头又对着马车拱手行礼:“大公子~”身后的领骑也是打马上前对陈长宁与陈长风恭敬执礼:“世子,大公子,不若先进城,到了驿馆再叙话也不急。”

     陈长宁点了头将王文山扶上了后方的马车,又对领骑执礼:“劳烦秦将军。”

     “分内之事!”秦德利见几人坐妥当了便微微抬了抬手,一千铁骑便整齐划一的随着马车踢踏前行。马车内的许锦沁捂着胸口只觉着热血沸腾,这种军人身上特有的森然寒意刺激着他这具年轻的身体,不由谓叹出声:“这就是军人!”

     驾车的李天呵呵一笑:“咱们西宁五十万铁骑可不是靠着人头而名扬天下!”

     许锦沁狠狠按了下胸口,将那股躁动强摁下去,与许云娘对视一眼,下了决心:“陈大哥,我们能与你呆在一起吗?”

     陈长风侧了侧头,声音温和面上神情却是毫无意外的波动:“你们两不想去尚书府?”

     许锦沁尴尬的扯了扯嘴角,自己与许云娘来自于未来,对于这个世界本就毫无归属感,更别提那素未谋面的称作外祖父的一家人。相较之下,反而是一路护着两人的陈长风更为可靠:“尚书府也好,外祖父也罢,我与姐姐根本就毫无印象,去了那陌生的地方,先不提未来如何,就我们两个一别十多年的外甥上门,谁信?”

     陈长风微微叹了口气:“我此番恐怕要留人在上京为质,你们可与我同在上京,却不可随世子回西宁,因我当初只应下将你们送至尚书府,旁的我却是无法做主,一切需得等你兄长来京再说,可否?”

     许锦沁哪有不愿的道理,有缓冲的时间就好,自己趁着这时日还可打听下尚书府的事情,若是真可行,留下也未尝不可!

     永乐坊驿馆是专供西宁军往来下榻的地方,此番西宁王三位公子进京本是另外安排了地方,陈长宁却是耍了脾气不愿,礼部官员对这有着草包之名的纨绔之人实在无法,只得抹着冷汗目送一群人进了驿馆。

     “这草包真是蠢不可及,放着好地儿不住要住这!”小太监插着手嗔道,先前在驿馆门前说好话的小官都被西宁世子狠踹了几脚,他自然也不例外。

     没想话刚说完却被礼部官员狠狠拍了下脑门儿:“你不想活了可别拖上我,胆敢在这碎嘴,西宁王是什么人,哪怕他三个儿子再如何也轮不到旁的人去说,整个成阳谁不知他最是护犊子,真要闹出点什么,带兵杀到上京取了你脑袋都是轻的!这些年为了这世子西宁王也不知灭了多少人满门去了!”

     小太监唬了一跳,他年纪小没有经历过战事,自是不懂这些,此时听了这话却只觉两股战战,庆幸方才只是挨了两脚!

     驿馆不大,上下又俱是西宁的人,几人便也不避嫌坐下一同用膳,许锦沁二人对着那唤作陈长青的男子傻了眼,这张脸分明是陈长宁当初所用过的面孔之一,许云娘瞪大了眼:“世子你连自己亲哥的面孔都不放过?”

     陈长青却是充耳不闻,只顾用膳,陈长宁尴尬的红了耳尖:“外出行事总要备着,毕竟二哥武艺比我好上些,有时也能唬人用。”说到这瞧着看向自己的陈长青笑了笑:“二哥放心,此行我可没吃什么亏!”

     陈长青仍是看着陈长宁,陈长宁只得补充道:“呃~吃了点小亏,不过收益更大!”

     陈长青这才点点头,给陈长宁夹了筷子菜继续用膳。

     许云娘奇道:“你居然能明白什么意思?在我看来完全不能明白你二哥的眼神是个什么意思!”

     “那是~我们兄弟心意相通。”陈长宁得意的不行:“哪里是你这种小丫头能够理解的!”

     这话一出除了许云娘,在座的都是笑了起来,王文山更是乐的见眉不见眼:“这话若是大公子说来我定是信的,到了世子这我只能说这次猜的准!”

     陈长宁被拆穿了也不恼,只敛了神色问道:“王先生,此次入京,除了赐婚之外,质子之说……”

     王文山叹道“当今想要留质可不容易,莫说我们西宁,就连边城与长陵怕都不会如上头所愿,不过这些都得看这次四国武评!先不说哪国取胜,只看这最后能上武评的人是谁的人,先不说其他,就说咱们成阳,若是武评是当今的人拨了头筹,那不论是西宁还是长陵,只怕就连大漠与广厦都得留了质子下来。反之,若是他国取了优胜亦然,当然若是咱们西宁有人上了武评,旁人不去说,只约莫今上也不敢让你们留下!”

     陈长宁尚未想明白,许云娘却已是惊讶不已:“这武评与高手榜有何不同?难不成仅寥寥数人便能定下质子之事?”

     王文山呵呵一笑:“这便要说到万千军中取人首级的话了,四国武评可不是高手榜那些个人可以相比的~呃~这话有些绝对,至少大多数是如此。听王爷说过真正的高手就连闯那大内皇宫也如入无人之境,有这样的人坐镇谁还敢轻易犯境?”

     许锦沁不由迷茫~难不成自己这年岁要开始做武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