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四国武评1
     王锦沁放下笔瞧着案上的字终是露出几分满意的神情,云娘也是在一旁感叹:“索幸你还有些特长,不然还真是难了!毕竟文章诗词还能借鉴甚至搬运,一手好字却是要实打实的练出来的!”

     “也要多亏了你,不然这段时间我也只能死记硬背了,不过到底是时代偏差,先前想着慢慢从童子试熬起的打算算是没用了,还真是手中有权行事易啊,直接让我通过荫监挂名到国子监成了监生得以直接参加乡试,真是想不明白,若是过了岂不是直接成了举人老爷?突然觉得梦想太近!好生无趣!”

     云娘笑着抿抿嘴:“你就庆幸吧,文字至少与古时差不离,不然还不是两眼一抹黑!有王明奇在,功名却是不难,只是将来官途……”

     “外放吧!不管这便宜外祖父是个什么打算,我们都不用参与其中,我带你去任上,你若是想离开也无妨,若不离开咱们至少也能相互扶持,说起来,这个陌生的地方,若咱们都不能互相信任,还谈什么活下去,活的好?”

     云娘倒是有些感动:“是啊~咱们又不是什么废物草包,好歹来自科技大爆炸的年代,虽然不是什么化学物理人才,但至少见识与眼光还在,你虽然是个法医,至少也能瞧点小毛病吧?混个普通难不成很难?”

     “那是!”王锦沁笑着点头,贼兮兮的从袖中掏出个布卷摊开:“咱也是手艺人不是!”

     “嘶~”云娘倒抽一口气,这各种大小型号的小刀具:“啧啧,从保之堂里拿的?”

     “大哥~哎虽然现在不知道还算不算是大哥,那日离开匆忙,我便偷偷取了,哎~我先前还真信了他们的疡医手艺是从王程婉那学的,我偷偷瞧过府里的疡医,虽也有些刀具,可与

     这些全然不同,从细致到用法都是,咱们那大哥许真是圣手神医的门人!说起来在这府里还不如在柳州自在!遑论什么血缘,咱们终归不是这儿的人!”

     云娘哈哈一笑:“多愁善感些什么!虽然我被浇了狗血,但也是喜欢那儿~不过现在想来还是奇怪啊,圣手神医的门人会用狗血给我驱邪?简直是匪夷所思嘛!说他们是不开花的蛮人这事,我是怎么也不能够该信的!”

     两个现代穿越而来的人说到故人倒是相视而笑:“旁的也不管了!咱两一道!好好活下去!”

     四个武评在上京皇宫西苑校场进行,作为刑部一把手的王明奇自然给自家人倒腾了位置出来。王锦沁惊愕的发现除了观众席之间被竹帘纱幔互相隔断之外现场被装扮的颇有现代运动场的意味,四下细瞧之下对“四国”武评的四国二字理解的更为明确,的确是分为了四个方阵。自己这边除开不认识的大臣之外经王锦衡普及确实都是上京的勋贵子弟。

     只不过己方这边的女性现在都只顾着看着竖立着虎斗军军旗的校场对面了,王锦衡撇了撇嘴:“北荒的人真是高调啊!”瞬间引来一片愤怒的目光。

     王锦沁扶额,人家哪里高调啊,除了虎斗军之外只有零星的几个江湖人,唯一高调的只有端坐其中的青阳王了吧!

     “啊啊~啊~怎么能好看成这样~”现场惊叫连天,除了成阳这边,就连大漠与广厦席位上的女人也是呐喊不已。王锦沁不由也看过去,那青阳王倒是好脾气的很,面上一直挂着温和的笑容,撇开那俊秀到天怒人怨的如玉面容,王锦沁却觉得那人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怪异的很,侧过头低声问身后的云娘:“你有没有觉得那位青阳王,很面熟?也不对,就是总觉得很熟悉?”

     云娘也是一副疑惑的神情:“怎么说呢,是不是和陈大哥有些像,总是~面上总是挂着温和的神情,呃~两个都是没有情绪的人!”

     王锦沁对云娘的形容表现了不解,云娘撇了撇嘴:“女人的直觉,再说了,正常人的话,一直没有情绪不是很奇怪吗?如果说小说中那些死士与杀手什么的没有情绪波动的话那是看透生死或者根本无所谓生死,虽然不知道现实生活中是不是存在,但是他们那种叫冷酷吧,可像他们那种对任何人事都一直一副温和模样的人比死士杀手什么的更可怕吧,不说情绪波动,根本就是没有情绪!现在想来,你见过陈大哥生气吗?很开心?着急?”

     王锦沁无言以对,高兴吗?一直温和的他貌似都是心情好的模样吧,生气吗?在大漠被双生姐妹花背叛的时候好像也很平静。着急?陈长宁快被徐源打死的时候好像也没什么动静。想到这不由看向青阳王,还真是和那人很像啊:“世界上真的有这种人吗?女人的第六感啊~说不定还真有可能!”

     “那是谁?上京什么时候有这样俊俏的人了!大漠的?”

     “不对不对~是往咱们这来的~是咱们成阳的人~啊~真好看~和青阳王比也不差了~”

     “天~往最高处去了~是王侯子弟~”

     “不会吧,身边那个蒙着眼的~不会是西宁那一残二哑三草包吧~~”

     “天~天妒红颜~啊不~狼颜~不过长得那么好看,傻包也无妨啊!”

     “呸!人家就算是草包也不会入赘的!省省吧你!”

     “锦沁表弟!”王锦衡趁男人们转移注意力突破了包围圈凑到王锦沁身边:“那个穿的晃瞎眼的就是西宁世子吗?”

     王锦沁也是傻了眼,僵着脖子问云娘:“是他现在这张脸是假的还是我们当初看的全是假的?”正往上方走去的那人身着绣着金线的绯色蟎袍,与二公子陈长青一同搀扶着蒙着眼的纤瘦男子,有这两人在,纵使换了张脸,也只能是西宁世子陈长宁了。

     王锦衡瞧着呆滞的王锦沁也是有些纠结,只是眼下却也知晓不便多问,便安坐下来看向那三人,一残二哑三草包啊,不论事实如何,这般风采的人物瞧着倒是赏心悦目的,不然风头可都被北荒青阳王给抢光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