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面容之下辩真伪
     锦沁只觉着两位清官的曲儿都带了催情的功效,气息也不稳起来,连忙灌了口茶下去:“陈~陈大哥~我~我还是不要……”

     英英此时却是规规矩矩的在布菜,丝毫不敢逾矩。换做平日里客人不满姑娘早就呵斥了过去。陈长风笑着拍拍英英的手道:“我瞧着梦回姑娘很是漂亮,为何锦沁不喜?”

     锦沁摇摇头:“不是~我只是~我姐~”

     许是此时许云娘与陈长宁都不再,陈长风倒是细细的说了起来:“云娘行事颇放得开,是以在车上我也不好多说,省的惹她不喜,今夜他二人不在我也便与你直说,私下里你可劝劝云娘,若真将心放到了我三弟身上,那可不是好事!我三弟自幼便在女人堆里打滚,莫瞧他处处留情,实则却是个冷心之人,若要说他真喜爱哪个女人,却是决然没有的!对他来说,男欢女爱这玩意儿最是难得!!”

     许锦沁心头“咯噔”一下,说话随意的纨绔陈三哥居然被陈大哥说成是这般模样:“陈大哥~他们~真的是绝无可能?”

     陈长风点点头:“云娘只是对被他这种风流姿态给唬住了,待二人分开便能想明白了去!”见许锦沁仍旧没什么兴致便吩咐梦回将人带往别处:“你别多想,好好休息!”

     许锦沁还欲再说却被梦回揽住了腰,便也半推半就的出了去。

     屋子内便只余陈长风手支着脑袋听曲儿。英英只觉着后背湿透,恨不得那舌燥的小子别走才好。

     “这两位清官内息绵长,弹奏起来也比之常人要曲音浑厚上不少!”

     “是~回大公子~她们二人并梦回,梦生均随我来羯磨已是十年有余了!”英英立马起身恭敬的站好,楚楚与玉莹琴音也断了断,好半会儿才在英英眼神的示意下复又弹奏起来。

     “嗯~”陈长风面上依旧温和,手指随着乐曲在桌面上轻轻扣着,却如同魔音一般一下一下的轻叩在英英的心上,直到双腿发软快要支持不住,才听闻那低沉温和的声音响起:“说事儿吧!”

     英英如释重负的长舒一口气:“回大公子,衡竹公主所谓的嫁妆车架的途径之处均有探子回禀齿轮痕迹过深,如不是每一驾都是万两黄金,便只余一种可能——铁器!是以后又有探子潜入,确定了为长门重弩!共计一百二十七架。”

     “折了多少人?”

     “折了二十七人。”

     “两国联姻,一百二十七架攻城利器,也算是大手笔了!”陈长风扯了扯嘴角:“看来却不一定是从广厦那边直取上京了!既然带来了长门重弩,必然得用在西宁!只不知是南线西线并攻还是调虎离山了!”

     英英的腰弯的幅度更大了些:“还有一事,昨日有上京的消息传来,新帝下了旨意将和硕公主赐婚于大公子。”

     “嗯!”陈长风却是丝毫情绪也未见:“想来是太后的主意,又怕开战我们西宁坐山观虎斗,又怕我们带兵南下,真真无趣,想来奉诏进京谢恩迎亲的旨意也一并下来了吧?”

     “是,王爷会让替身接旨,大公子直接到上京便是,自然会有人将旨意送到。”

     “呵~倒是与预想的一般无二,本就打算了来大漠一遭便往上京去,只没想到赐婚之人从世子便到了我头上。”

     英英不由哆嗦了一下,却还是开口道:“二公子与世子殿下也一并赐了婚,现下上京都说西宁王府是满门的荣耀,连皇帝都得看其脸色,一下便下嫁一位公主两位郡主,与和亲无二!文官更是骂声不断,御史那边更是……”

     陈长风摆手阻了英英的话问道:“坐下罢,说说三位公主。”

     “是。”英英却只将将在墩子上靠了半个臀瓣儿:“赐婚给大公子的和硕公主诸葛青与当今是同胞兄妹,又有太后的依仗,地位超然,赐婚给二公子的是容妃的幺女荣华郡主诸葛荣华,最是得当今宠爱将封号用作了名讳,而赐婚给世子的却是福南王诸葛锐的嫡长女多罗郡主诸葛敏敏。”

     陈长风眉梢一挑笑道:“这是要将我们西宁王火坑上架,两边不讨好,还得帮着打仗,真真有趣。也不知是上京哪位大人走的这招棋。真是妙!想来是巴不得我们兄弟相残了!可惜~”

     英英不知可惜什么也不知妙在哪里,只做低头不语。

     陈长风右手一张楚楚的琵琶便猛地脱手而出到了这边,陈长风轻轻拨了拨道:“传信回去,让王爷安排人一路慢行,先往衡阳接个故人再往上京去,我随后便道!”

     英英应下,招了楚楚与玉莹便躬身退下。屋中的琵琶声也断断续续的渐渐响起。

     “呼~”楚楚吐了口气摸了摸额间的冷汗道:“吓死我了,大公子一手隔空取物,内力好生浑厚,外头都说咱们西宁王府一残二哑三草包,旁的不说,大公子这一残就错的离谱了!哪里是个瞎子啊,分明是个俊俏的高手!”

     玉莹也是谓叹不已:“大公子只是有眼疾畏光罢了,却不知这身高明功夫从何而来,相貌也是一等一的俊俏,只不知……”

     “住口!”英英瞪了两人一眼:“王府的事情哪里容得你俩在这碎嘴!别莫名其妙丢了性命去!好生办事便是!”

     楚楚与玉莹对视一眼吐了吐舌头跟着收敛了惊恐神色的英英往楼下去,心思却是随着琵琶声飞到了屋中……

     不提三人的小心思,早先搂着梦生到屋中的陈长宁却是泡在浴桶中神色不明,梦生在身后揉捏着其肩膀低声道:“世子莫要担忧,春风楼安全的很,英英姐会将大公子安排好的!”

     陈长宁回过头去,面上的神色已经变为调笑,一把将梦生攥紧了浴桶,不多时便除了湿漉漉的衣裳两相交缠起来:“本世子才不担忧,美人在怀哪儿还能有心思想旁的事情!”

     梦生娇喘着搂住陈长宁的脖子已是说不出话来,直到一阵翻云覆雨后才在软榻上沉沉昏睡过去。陈长宁却是披了衣裳来到陈长风屋中,又从俊朗的面上撕下一张面皮,面皮之下的面容却是较之先前更为夺目:“大哥,那唤作梦生的居然对着二哥的面容将我唤作世子,想来咱们的行迹早已暴露。好在有雨水则化的迷香,不然我都出不来门!”

     陈长风轻笑一声:“都怪长青从不出府,没几个人见过,探子只道你是我弟弟便喊了世子,若是喊声二公子的话咱们说不得就得阴沟里翻船了!早知如此你便不用特地易容成长青了!”

     “大哥不生气?”

     “气什么?”陈长风又拨了拨琵琶,笑说:“谍者难不成就得衷心无二?明日再说罢,急什么!”

     陈长宁将脸凑到陈长风面前,露出懊恼的神色来:“若是每个谍者都如此,那些传来的消息都不知敢不敢信了!”

     陈长风笑着捏了下陈长宁的脸:“不说别的,就你本身的这张漂亮的脸蛋能露出了让我瞧上一瞧,就什么也不气了!”

     陈长宁看着兄长漂亮的眸子盯着自己,不由心跳加快,忙揉着脸躲到一旁:“又不是小时候,老捏我脸!”

     陈长风不由笑的更开怀了些,心下却是一片冰凉:明明还是少年心性的人却要扛起那样重的责任,也真是难为了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