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青阳王与承平世子
     随着四国武评的临近,上京城也是愈发的热闹,酒楼上铺俱都换上艳丽的欢楼遍迎八方江湖客。其中以天街上的永安楼尤最,三层的精美楼院在望亭湖边竖立起高达七丈的灯笼串子,一到夜间湖上画舫接踵,便均是以这灯笼为引灯。且天街北通皇宫永和门,南接观星台,本身就是最为热闹,更遑论这位于天街正中的永安楼了!

     近日日各国来使,江湖隐士子弟入京,京中的勋贵哥儿小姐们便早早在天街边的酒楼安排下包厢,只为一睹那北荒皇子的风采!王锦沁也经不住王锦衡的唠叨,硬生生被磨到了永安楼中!

     “沁表弟,我这好不容易找了个临街的雅间,你别扫兴啊,你瞧云娘都恨不得跳到窗外了!”王锦衡对着老夫子模样的表弟也着实无奈,哪有这年纪不爱往外跑的?

     “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似儿的,就一静不下来的泼猴儿!”王尚书的二子王程举今日被老爷子任命来盯着两孩子,叫苦不迭,自己又不是十来岁的少年郎,哪有这闲情逸致凑这热闹:“不然你们在这儿好好呆着,我出去晃晃?”

     王锦衡巴不得二叔赶紧走,结果还没有应承下来雅间的门便被推开了,王尚书绷着老脸走了进来:“你要去哪儿晃晃?”

     王程举忙偷偷抹了把脸:“儿子就那么一说。今日爹不用忙着?”照理说来使进京皇宫设宴,以自家老爹的官位怎么着也够得上“座上宾”吧?

     王明奇哼了一声,也不与他计较:“现下自有礼部操持,没出息的东西!就不许你爹我歇会儿?”

     王程阳能说什么,只能默默的喝茶,反而是王锦衡在一旁作怪,许是王家男儿俱都早慧,也没个爱闹的。就独独王锦衡一个古灵精怪王明奇便也随了他去,从不拘着:“祖父,届时四国武评我去表弟也能去瞧瞧不?”

     “锦沁还会打套拳,可就你这身子骨,过去了能瞧出躲花儿来?”王明奇丝毫不在意的嘲讽,待其露出懊恼的神情才哈哈一笑:“不过去瞧瞧也好,长个见识!”

     “哈!”王锦衡立马跳到王明奇身边拍了一通马屁,正待再接再厉窗外霎时想起一片噪声,王锦衡便又跳了过去,声音兴奋的不知起到了哪个调:“是北荒虎斗军的军旗!”

     “噢?”这下王明奇也来了兴致,北荒的虎斗军就如同成阳的西宁军一般,最最精良。只见下方一乘鎏金黄梨木车架四周俱都围着特有的北荒高马,步伐整齐划一,踏在青石路面下声响也是一声多余也无。马上的军士均身披黑色重甲,腰胯荒地长刀,腰背笔直,随着领骑一抬手便齐齐停下,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四周瞧热闹的人也噤若寒蝉。

     车架上覆盖着窗棱的金丝龙纹缎被如玉纤长的手指微微撩起,一张年轻漂亮的脸孔往楼宇上方瞥了一眼,便笑着垂下帘子,车架再次缓缓前行,许久四周才是响起一阵哄然尖叫,俱是女子忘乎所以的惊叹,就连云娘也不顾王尚书在场感叹道:“天底下居然有这等相貌的男子。”

     王锦沁哈哈一笑凑到云娘边上:“比之娱乐圈的小鲜肉们如何?”

     “咦?你这老古董也知道这个!”云娘感叹不已:“我以为这等风华只存在于小说中,天呐~”说着又指了指街面:“你瞧瞧,人都走了,这瓜果罗帕还直往下扔,这成阳倒是不拘着女子,总比穿到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强!”

     王锦沁也是颇为认同,正还要说些什么王明奇已是开了口:“用的是金丝龙纹,派的是北荒虎斗军,只能是北荒青阳王了!不想竟然是亲自来了!”

     王程举唬了一跳,北荒青阳王可是镇守与成阳边城接壤的虎斗军统帅,这等人物竟然亲赴上京,更奇的是:“青阳王这般年轻?这一来也不怕边城那……”说到这王程举也觉不妥,连忙闭嘴。

     王明奇却是没有呵斥,倒是感慨不已:“北边自有老青阳王坐镇,这位想来便是两年前刚袭爵的青阳王世子金知了!只这位新青阳王以往向来少在人前走动,不想竟有如此风貌,只不知此次亲赴上京是来坐镇的还是来压阵的!若是压阵的~那老青阳王真可谓是后继有人了!”

     “老爷。”王明奇的长随德安进了雅间拱手道:“这一层靠窗的雅间,去除些女眷外,便只有咱们隔间这间不知来路。”

     王锦沁不由与云娘对视一眼,方才那青阳王一台头确实是向这永安楼上方看了一眼,没想到自己这外祖父的老奴如此有眼色,竟是立马去打探了。

     王明奇沉吟方才开口:“罢了,仔细盯着便是!”说着看向王锦沁与王锦衡:“这段时日出门定要多带护卫,满大街的江湖人,乱的很!”

     两小子便都应下,只尚且来不及欢呼王明奇那意味着可以经常出门意味的话语便从窗外传来更热烈的喧嚣声。王锦衡与王锦沁对视一眼立马也趴到了窗前,瞬时明白了喧嚣何来!王锦衡发誓,他就连上辈子的都没有见过这样骚包的家伙!相较之下,青阳王那些重骑简直是太过低调了!

     先不提那纱幔飘飘的麒麟銮驾,就冲那纱幔下斜倚着的搂着赤足小娘的白袍男子以及四周环侍的二十八名露着香肩玉腿的美艳婢女就足够让满街的男人发狂了!若说青阳王小露玉面让一众上京千金大饱了眼福,那这人就是大喇喇的用美婢排场让男人们羡慕嫉妒!

     王锦衡捶胸顿足,一边嚷着世风日下一边却明目张胆的恨不得跳下窗去!王锦沁简直瞠目结舌,有对下方那銮驾男子的,也有对这表兄的!这还当着王尚书的面~合适吗?

     貌似确实不太合适,王明奇亲自上前扭了王锦衡的耳朵将人攥回来,王锦衡却是皮厚的很,跳着脚问:“这又是谁?这四国武评真真是让我开眼,还没开评呢就什么样的人都冒出来了,祖父放心!孙儿定不学他!”

     “就你学的了吗?这是承平世子!你以为那数十美婢是摆着看的?”王明奇毫不客气的赏了孙儿一个脑镚儿:“都安稳些,新帝登基朝居不稳!万万莫要惹事!”

     王锦沁是不由心底发虚:这些个皇亲国戚真真都是大排场,这样想来,自己进京时不觉,许是在外人看来,西宁那1000铁骑也是够震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