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兵器谱上话高人
     许锦沁吃饭的时候一直神不守舍,许锦知叹了口气喂了锦瑞小半碗面糊糊便将小胖子交给云娘:“锦沁,想什么呢?大半天也没吃下半碗饭!”

     “啊?噢~”锦沁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我在想那个高手榜的人呢,是不是厉害到能万千军马中从容而过呢!”

     许锦知弹了下锦沁的额头:“高手榜除了莫少天与常凤君,别的也就一般!看高手榜不如看兵器谱,哪怕不是真的十大名器,但能使用的人自然不像高手榜那样多的水分!”

     “我知道的不多,你们知道我记性不错,就知道的这些还是听私塾同窗们说的。说到兵器谱,我只知道排名第一的霸王枪在西宁军的镇远将军李远明手上,那按照大哥的说法岂不是他强于高手榜第一的摘花飞叶莫少天?但是为何会说是摘叶飞花莫少天和大漠刀客常凤君?那莫少天在高手榜排名第一就算了,那常凤君才将将排在第十呢。”

     “咦,我觉得你很有走江湖的天赋啊!”接话的是许锦江,比起许锦知的淡然性子,许锦沁反而与二哥平日里经常插科打诨,关系还要更加亲密几分:“霸王枪与李远明都厉害是没错,第一也称不上,单打独斗的话莫少天加上李远明都不是常凤君的对手,李远明长于兵法,莫少天心系家族,两人都心有旁骛,不像大漠刀客常凤君,一生只为修刀,境界不是二人能比,只是近二三十年来因着常在大漠行走,少有人与之较量,是以排名靠后,若是再过些年头没有消息,别人估计就得当他死了!”

     许锦沁兴致很高,全然被江湖这些奇闻给吸引:“二哥怎么知道常凤君果真在大漠?”

     许锦江摸摸鼻子:“这不是猜的嘛,倒是你别学着那些个老夫子抱着四书五经不撒手,偶尔看看那些个野记杂史或者听听江湖传闻也是好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在眼下的成阳那可是傻子了!先有命在,才能谈将来!”

     许锦沁闻言郑重的点了点头,这些话确实也是有理,如今新帝方才登基,朝野不稳,说不定哪天还真打起来了:“对了,那兵器谱上别的兵器呢?除了金大小姐的玉蛇剑!”

     “别的倒是不知,只听说排名第二的千叶金针在圣手神医手中!”

     “哎?神医会武功?”许锦沁也不是没有听说过圣手神医的名号,人人都说他能生死人肉白骨,不过他却是不信的,不说别的,在这个世界,他见过最高明的功夫也无非是镖师们一跃上墙的“轻身功夫”罢了。

     许锦江点头:“千叶金针共计一千零八十,表十界烦恼一千零八十。传自古僧千名子,圣手神医聂孤云师承北荒大菩提寺,想来千叶金针便是得那而来。”

     许锦沁听得头晕:“二哥知道的还真不少,那给我细细说说告诉与兵器谱的事情呗!”

     许锦江与许锦知对视一眼,微微眯了眯眼:“这一轮排出的高手榜便是那摘花飞叶莫少天,一枪冲云徐青,万蛊毒娘刘长倏,儒林书圣孙维。踏雪无痕风娘子卢风,缚仙手张泽山,妙手琵琶林可欣,青剑郎君邓力,六指道人明扬子以及大漠刀客常凤君了。兵器谱则是霸王枪,千叶金针,穿云箭,见血刀,龙蛇剑,捆仙绳,青云锦,流光天枢剑,万魔阴阳爪与金砂。虽说兵器谱上的玩意儿大多数不知在谁人手上,可都说十有八九落在西宁王府呢!”

     许锦沁听是听的仔细,却也一时半会也记不清,可饶是如此对最后一句也是表现出了极大的惊诧:“为何会大多都落在了一个异姓王手中?”

     许锦江笑说:“那西宁王本就身怀一身实打实的横练功夫,麾下又有五十万铁骑,战争之中被铁骑倾轧的江湖世家何其之多,想来就收缴不少吧!不过这都是听江湖人所说,也不知真假!”

     许锦沁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他可真有些憧憬江湖了~这是纯粹的膜拜!餐风饮露的大侠风范他可是学不来!

     许锦知摸了摸少年的脑袋:“若是换了别的时候,我可是真希望你能走仕途之路,可眼下的太平是因着西宁王陈莽镇守西宁,可陈莽愈见年迈,这可就不好说了……偏偏西宁王的儿子没一个争气的!一残二哑三草包……可惜了……”

     “大漠会打过来?”许锦沁惊呆了:“咱们不能离开柳州吗?”

     许锦知好笑的摇摇头:“你能去哪儿呢?莫急,大漠憋是憋不住了,我估摸着会与广厦同攻长陵直上上京城!咱们柳州暂且应是无恙!”

     许锦沁心下计较一番已是思绪渐宽:“广厦衡竹公主将成为大漠皇帝的继后!众所周知大漠皇后七年前难产而亡,大漠皇帝至今未曾立后,便是在等一个时机,如今!时机到了!当然,若是朝廷让西宁王带军前往长陵,那也得等到长陵却是吃不住的时候……毕竟长陵与上京太近,朝廷担心西宁军一去就不走了!当然,等那时大漠,广夏气候已成,那岂不是……啊……”

     许锦沁脑袋又挨了一下,只觉着自己的长兄神色不明起来:“小小年纪,莫要思虑过甚!”说完便抱着锦瑞出门去了,想来便是往西市瞧那热闹了。许锦江嘿嘿笑了两声:“咱们娘当初可也是江湖上少有的美人,不过咱几个根骨都差了些,若不是娘走的早,咱们现下说不准也能尝一尝做高手的滋味!”

     许锦沁愣了愣,自己记忆中并没有娘亲的印象,自记事起便是两位兄长并父亲带大的,连锦瑞都是舅舅带回来的,不过等这舅舅离世之后,自己再问起旧事兄长便只是不理,今夜这是要揭秘吗,难不成自己的身世如同小说主角一般大有来历?“二哥二哥~锦瑞与我们是亲兄弟吗?咱们的娘是谁?爹又是谁?”

     “呸!进了这家门当然是兄弟!”许锦江没好气道:“娘嘛你小了些没见过,那可是当时在柳州首屈一指的美人啊,爹嘛~以后再说,反正不是什么好人!啊~吃成了,我出去晃晃!”说着便溜得飞快!

     许锦沁与许云娘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中瞧见浓浓的无奈,秘密啊~自己一家貌似还真有些江湖路子!

     这一晚,许锦沁睡得很不安稳,梦里不是喋血江湖的执刀客,便是意气风发的御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