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金钱药汤会故人
     今日又起了沙暴,许锦沁便没有去私塾,而是托着脑袋坐在保之堂的案台后练字。

     “好字!”

     突然起来的男声吓了许锦沁一跳,抬起头却见是那叫做陈三的,边上还立着个双眼覆盖着布帛着了棉布窄袖道袍的男子,便笑了笑:“客官可是来取金钱花?想来是好了,我去后头寻我兄长,还请稍作片刻。”

     陈三笑着应了,举起手中的纸包:“可能帮着煎药?客栈中不太方便!”

     “能的!”却是许锦知掀了帘子进来接过纸包拆了看了看,却是皱起眉来:“三两金钱花,两碗水烈火成半碗?”

     陈三点头,许锦知便带着纸包往后头去了,没有多问一句,倒是许锦沁疑惑起来,他这还是头一次见人自己带药上门的,而且平日根本没有听说过两碗水烈火煎药的说法呀。念及此不由细细打量起来人来。唤作陈三的男子一袭黑色劲装,腰间佩着细长的刀,刀鞘鎏金,与一身老旧的衣着相较倒是华丽的紧。而布帛覆面的道袍男人则是气质内敛,腰间的短刀也是古朴的很,许锦沁只觉着这两人正常的很,却又浑身都透露着不正常,尤其是目光聚焦在陈三面上时候,越发瞧着怪异了。

     陈三摸了摸自己的脸:“小哥儿瞧什么?我面上哪里不对吗?”

     许锦沁下意识的点点头,却又猛然反应过来摇摇头:“没有!”当然有!此时的许锦沁心中狂跳,因着前世职业相关,对于人的面相,骨骼构CD是多有研究,他出声后就知道哪儿不对了!自己对于江湖虽说没有接触过,但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啊!难道这就是小说中的易容术?

     陈三扯了扯嘴角,露出个说不出是温和还是诡异的笑容来:“看来徐娘子这面皮做的不怎么样啊,连个孩子都能够瞧出来了!”

     许锦沁唬的后退一步,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人,陈三没好气的哼了声:“哥又不是江湖中人,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你个孩子这是什么眼神!”

     许锦沁讷讷的笑了笑:“江湖中人才不会随随便便喊打喊杀!”

     “噢?”陈三整个人靠到了案台上:“江湖啊~话本上的江湖都是喊打喊杀的!”

     许锦沁撇了撇嘴:“原来你也没见识过江湖啊!”

     “咳咳!三儿,莫要逗弄人家!”陈青不由的闷笑两声。

     “是是~知晓了~真是好生无趣,这鬼天气今日怕是出不了城了吧!”

     “要出城吗?”许锦沁看着浑身软骨头靠着的男人咧嘴一笑:“这沙暴一般来说午后便能过去,不过出了城不论是往常州还是往大漠里去路上可都得走好些时候,这天气可不是上路的好时日!”

     陈三顺手在许锦沁头上挠了一把,见少年恼怒的嘟起脸来不由大笑出声:“果然还是孩子们最为有趣。”

     “真……”锦沁正要出声却见门口一道身影“飞”了进来,眼看着就要砸在陈青的身上,却只见黑影一闪来人又“飞”了出去。许锦沁不由傻愣愣的看着搀着陈青回到了案台前的椅子边坐下:“轻?轻功?”许锦沁只觉着满面僵硬,他是幻想过江湖,前世也读过不少武侠小说,可自从来了这个世界,哪里见过这种前一秒还在自己面前,后一秒就晃到了别处的身手,不由惊喜非常!

     “咦?轻功?也可以这么说吧!啧啧,这孩子一看就是话本儿看多了!”陈三撇撇嘴,脑袋上却挨了陈青一个弹指。不由抱怨了一句:“大哥~”

     许锦沁不禁笑了,做哥哥的看来都喜欢这样对弟弟!

     门边小心翼翼的探进来一个小脑袋:“沁哥儿~刚刚从你们店里被打出去的人死在路边啦~”

     “豆豆!”来人是隔壁王大娘家的小孙子,此时却是说完就跑了,看来是来报信的,许锦沁忙跃到了门边,一看之下却是大惊失色,因着起了沙暴,街上本就没什么行人,安静的很,也不知何时居然无声无息的聚了好大一班人,更有些零零散散倒在地上呻吟,有些个毫无动静也不知是死是活,方才被陈三踹出去的人一袭白衣倒是好认的很,此时整个躯体怪异扭曲的靠在街对面镖局的石狮子下,一看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许锦沁不由呼吸急促起来,四下一看更是惊讶不已:“姚镖头~”正要出去看看肩膀却是一沉,侧过头去发现居然是陈三。陈三对他微微摇了摇头将他往后拉了拉:“先进去。”

     许锦沁也不知是被方才的情形震撼到了还是如何,居然就乖乖的往后退了退。陈青侧过头对他招了招手,许锦沁便走了过去再他眼前挥了挥手:“你怎么知道我在那方向,耳力惊人吗?”

     陈青笑着点了点许锦沁的额头:“我不是瞎子,因着眼疾畏光而已。”

     好温和的人啊,和那个弟弟一点儿也不一样。许锦沁挠了挠头赶紧倒了杯水过来给陈青:“那个~你弟弟出去没事吗?外面人很多呢?要不要我跑去报官?柳州驻扎着西宁王麾下的一支镇宁军……”

     “不用,不用担心他。”

     “这位……”

     “我叫陈青!”

     “陈~青~你们是江湖中人吗?”

     陈青疑惑的侧了侧头:“江湖中人吗?可以这么说吧至少,或许可以说是我弟弟第一次行走江湖?”

     许锦沁瞬间热血沸腾:“江湖子弟练就绝世武功,初出江湖便大杀四方,然后名扬四海……啊……痛”

     许锦沁捂着脑袋看向陈青:“不对吗!”

     “当然不对。”陈青抿着嘴笑了笑:“那都是话本儿上的说法,你见过真正的高手在大街上喊打喊杀的吗?”

     “我没有见过高手啊!不过不是都说隐士高手的弟子行走讲话名震天下都是因为不识人间俗事,一不小心就露出高深武学什么的……”

     “你在傻乐什么呢?话本儿故事害人!”许锦沁再次捂住脑袋,只这回却是许锦知出的手。许锦知将一碗药递给陈青:“若不是这药,我倒真是没有认出你来。”

     陈青笑着将药一饮而尽,揭下面上的布帛目光温和的看着许锦知:“真是让人好生遗憾!”

     此言一出许锦沁就见许锦知露出了自己从未见过的神色来:“不过这双眼睛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基情四射?许锦沁面色诡异的看向陈青,双目狭长,细眉斜飞,的确很漂亮,不过还是透露着一股怪异啊~这平凡僵硬的面孔~莫不也是那所谓的易容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