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金龙玉蛇尽相鸣
     姚滨手在剑柄上抚了下却是不拔剑,只对身后两人点点头,众人只觉耳边风起,还未作出应对,除了姚滨与金辰便都全身无力的唐软在地。徐源抿嘴低笑了两声:“第一次,我不下杀手,金大小姐好好考虑,长夜漫漫,不急~”

     姚滨看着右手颤抖着握在刀柄上的金辰,摇了摇头,自己不是这三人的对手……

     金辰面色发寒,紧紧按住腰间剑柄,只那剑气嘶鸣着在自己脑中犹疑,不禁喉头发甜,好容易才忍者咽下一口血!

     “爷爷,他们怎么倒下了!他唔……”大妞被黄管事捂住嘴,无奈徐源却已经看了过来:“咦,这里还有几人,是一起的吗?”

     黄管事面色铁青却不敢撒谎:“这~这位大侠~是我主家托的镖!”

     “哦?你不走吗?”

     黄管事哪里敢不走,只是这大晚上的自己连方向都分不清,就这么走了与寻死无异,只得咬咬牙:“大侠,东西归您,我祖孙二人能否天明再走?”

     徐源面色平淡的点点头,对于普通人他倒是不为难,又看向陈家兄弟二人:“你二人呢?与这老头儿一起的?”

     陈三摇摇头:“路上搭伙而已!天亮便走!”

     那边听到陈三说话的姚滨更是呸了一口:“孬货!”

     陈三不以为意的挠挠头不去理会,徐源却也赞同的点了点头:“这老头儿带着小丫头倒是不去说,你们两个年轻男子,还佩着刀,确实是孬!”

     陈三呵呵两声只眯起眼不说话。

     徐源勒了下缰绳便冲了过去,临到陈三面前便是狠狠一拽,高马一阵嘶鸣便扬起马蹄要朝男子踏下。阿三此时却是睁开眼双手一抬握住了落下的马蹄,砰的一声,双脚一陷,马被定在原地。马上的徐源神色终于变了变赞了声臂力惊人。

     此时却是嘴角一撇,手臂往右一甩连马带人甩了出去:“好好活着不好吗?都说了明早就走了!”

     徐源狼狈的从地上爬起,吐出一口沙子,完全看不出这人是什么境界,难道只是力气大吗?只他做事向来冷静,看向另外两人,其中一位老者微不可见的摇摇头,徐源沉着脸看了此时半响,终还是与两人驾马离去,不多时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黄管事骇然的看着陈三:“我说小三,你这是到了什么境界啊?”

     陈三莫名其妙的看着黄管事:“什么什么境界?”

     “你刚刚那招?”

     “我天生力气大啊!”阿三没好气的瞪了黄管事一眼:“难道眼睁睁被踩死啊!”

     “那你命可真大!”黄管事抚了抚胸口:“那人瞧着可是很厉害啊!哎~请的镖师好像完全对付不了~老朽只得明天到了前面的柳州向家主在那的生意搬救兵了!!”

     陈三无所谓的点点头:“不怕那三个人在那等着你们吗!?”

     “我主家的亲戚是柳州刺史的门客,若是往回走得过几日才能到常州,路上被赶上反而更加危险!”黄管事搂着被方才高马吓得的大妞,连说话都带了颤声。

     陈三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我们也要去柳州补充下水~”

     “从我们的队伍离开!”金辰却是来到了几人边上:“有掀翻马的本事却对于方才的事情袖手旁观!走吧!”

     “金大小姐~”

     “黄管事别说了!这种人不应该留在队伍中!”

     陈三拍拍手站起来,视线在金辰的胸前扫了扫,嗤笑一声扶起陈青便缓缓走入了夜色中。羞恼的金辰半响才坐了下来:“黄管事,你看这事情~我方才听你说了,你主家的亲戚~能帮上手吗?毕竟如果回头……”

     黄管事也理解小姑娘遇到这事的麻烦:“金大小姐,说实话我也不清楚,但是回头往常州,那可真是毫无退路了!”

     金辰点点头:那人要货物也要我!看来这次主家找上我们镖局并不是意外!都被算计了吗?

     “大小姐~恕老朽直言~那两人会不会是内鬼……”黄管事讷讷开口:“如果如陈三所说,只是力气大,那几人断没有轻易放过我们的道理~说是不屑伤人性命也好,可他们的实力已经摆在了那里~如果是陈三隐藏了实力,那就这样息事宁人?换做任何一个江湖客的性子不拔刀相向就是好的!”

     姚滨倒是颇为认同:“若说真是搭伙进大漠~比我们强的商队多了去了,太巧了~今夜我们是临时挑了地方歇脚,那些人,来的也是太过巧合……”

     金辰面色更加难看了几分,半响摇了摇头:“不会,不过师傅~你是否看清了那徐源身后老人的剑~若那人不在,豁出去性命我也是要拼一拼的,可那人在……明日哪怕到柳州……我仍然是担忧……”

     “剑?”姚滨显然极为疑惑:“倒是没注意,我担心徐源对大小姐不利……可是有什么来头!”

     “若非看错,那剑定是龙蛇剑!”金辰咬了咬唇:“龙蛇剑其实并不如江湖兵器谱上所说是一把剑,原本该被称为金龙玉蛇双剑,玉蛇剑……就在我身上!”说着抚上腰间用旧部裹了的刀鞘,半晌移上剑柄缓缓拔出,顿时寒气溢出,月光下剑神通明如寒玉,醒目非常:“两剑遥相呼应,我能感受到玉蛇剑的颤鸣~想必那老人也一样!”

     姚滨显然是没有想到有这一出震惊的说法,呆愣半响才沙哑出声:“大小姐的意思是,他们要抓你是假,取剑是真?说不过去啊,那直接动手提剑走人不好?还要放了我们?”

     金辰表情哀悸的摇摇头:“这玉蛇剑开锋的方法很是特别,所以与其你们怀疑陈家兄弟二人是内鬼,还不如说他们也想取剑~不然断没有两方罢手的可能,当然~那得陈三真是高手才是!那老人是什么境,师傅看不出吗?”

     姚滨摇头,这下事情打发了,自己总不能让金辰将玉蛇剑献出吧。

     篝火映的每个人都面目狰狞起来,金辰心下狂跳,她在赌,赌这把剑能引出些人,换得镖师们的平安!如徐源所说将人放走?简直是空口白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