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爱一个人的执念
    很多时候,人都有一种执念,即使明知得不到,依旧不回头的执念。

     Part1

     初末的个人演唱会举办得非常成功,不但在国内造成了巨大的轰动,更被美国三大报纸之一的《纽约论坛报》极度赞赏“杨初末是一位年轻的钢琴天才”,世界著名的美国CMN国际电视台在全球播出六套初末的专题报道。

     在这样的气氛当中,CM举行了一场庆功宴,全公司所有人都参加,庆祝初末演唱会成功的同时,也庆祝大家齐心协力完成了CM年度重点目标之一—在一年内培养出一个钢琴届的新生代巨星。

     庆功宴上,初末陪在流年身边接受来自B市集团宾客的祝贺,初末的确有些兴奋了,喝酒也喝的有些多,一张小脸红扑扑的。

     流年知道她不能再这样喝下去,当有人又过来敬酒的时,初末正要举杯,流年已将她的杯子拿过,对那人道:“我替她。”

     对面的人一愣,随即笑笑:“平常慕总在我们眼底可是冷酷无情之人,没想到居然也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那当然了!”另外一人道,“慕总这种温柔只在面对自己的小娇妻时,才会不经意流露而出,这才叫真正的好男人!”

     流年失笑,他将酒杯放在一旁,略微抱歉地说:“我的妻子有些醉了,我先带她去休息。”

     对方立刻客气道:“慕总请便。”

     流年将初末带到偏人少的沙发边坐下,他摸摸她粉红地小脸,眉头习惯的蹙起:“你没事吧?”

     “没事。”初末握住他的手,用脸颊蹭了蹭,“流年,我不想呆在这里,我们回家好不好?”

     “好。”

     当几分钟过后,宴会中的宾客发现主人不见了的时候,到处询问。

     毕竟这种庆功宴,一半是庆祝,一半也有社交含义在内,许多集团的老总都希望能够趁这个机会跟CM年轻有为慕总套近乎。

     可宴会才过一半,却连慕总的人影都找不到了。

     被众人问的晕头转向的余生终于忍不住回了一句:“两夫妻从结婚之后就一直投入忙碌的工作,总该留点时间给他们甜蜜一下嘛!何况CM慕总才是老大,他要去哪里,我这个副总也是管不着的呀……哈哈哈哈哈哈……”

     Part2

     流年跟初末回到家之后,两人在宴会上光喝了酒,没吃什么东西,初末便决定做晚餐犒劳流年。

     她的手艺自然没有流年好,所以简单的煮了两碗面,加上两个荷包蛋完事。

     即使如此,流年也很给面子将碗里的面吃光光。

     流年在厨房里洗完的时候,初末从背后抱住他。

     见她情绪忽然有些低落,流年欲转身,却被她抱着动不了,他无奈,问道:“怎么了?”

     “还记得跟你闹别扭的那段时间,我经常梦见穿着围裙的你亲自给陆优静做饭,陆优静从身后抱住你,一脸幸福的模样。”她的声音闷闷的,“我总是被梦给吓醒,那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有一天我赢回了你,一定要天天抱着你,再也不给别的女人任何机会。”

     流年轻笑,他转过身,拥着她。

     初末仰着头,看着灯光从他额前洒落下来,他的眉眼愈发英俊精致,他单薄的唇角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他说:“其实那时候我挺害怕的。”

     “害怕?”她不懂,“为什么?”

     “因为你总躲着我、排斥我,我害怕你讨厌我。”

     “怎么会!”初末感到十分吃惊,“全世界,有谁会讨厌流年你的吗?绝对没有!而且你才不像那么没有自信的人呢!你在人面前向来都是高贵冷艳,气场十足!我还记得以前公司高层做错了事,你责备他们时候的样子……”

     初末忽然离开流年立起身,摆正表情,学着流年寻常严肃、不苟一笑的神情,道:“和慕氏集团的合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是按照7:3的比例谈的,为什么最后变成了6:4?你以为?是不是以后的合约只要按照你以为的签就可以了?”

     看着初末学着自己严肃却滑稽的表情,流年失笑:“初末,从来没有一个人会让我失去信心,除了你。”

     “因为我爱你。”他在她耳边轻轻地说。

     那天晚上,他们相拥而眠,身边有他身上淡淡的柠檬香,初末依偎在他怀里,这一刻,才感觉那样的真实,她真的成为了他的妻子。

     Part3

     周一,初末上班后,周白忽然跟她说自己要辞职,让她讶然。

     当她问他原因的时,周白忽然将一张教师证摆在她面前,让初末更加不能理解:“你的意思是……你要当老师?”

     周白点头,表示你回答正确。

     “幼稚园老师?”

     “……”对于初末的鄙夷,周白横眉:“难道我在你心中就只是这种水平?”

     初末点头,同样表示你回答正确。

     周白无语了片刻,又掏出了一张学位证明和过级证书,上面俨然写着博士学位,英文八级证书。

     “这……”初末被惊讶的张嘴,片刻时间里,半句话都说不出。

     “怎样?”周白做出一个很自豪的表情,在他的洋洋自得中,初末问:“该不会是花钱找人家弄得假的吧?”

     “……”如果这时候有刀的话,周白一定会气得一刀捅死眼前的女人,他说,“杨初末,我在你眼底就那么没文化吗?”

     初末收起不正经的神情,笑嘻嘻道:“开玩笑的,只是不懂为什么你学历这么高,英语又怎么好,当初却选择去开一家那么小的音乐传媒公司,而且跟你的专业也不对口吧?”

     周白说:“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有个从小到大喜欢的女生吗?”

     “记得……啊……你开这公司难道是为了她吗?”随即初末一激灵,当初周白是唯一一个在她投了简历之后,最快录取她的公司,并且在她进入公司之后,迅速地力捧她……难道说周白……

     初末看着眼前的男人,晃晃脑袋……觉得不可思议:“难道……你建立星光传媒是为了我?”

     “差不多。”周白潇洒地回答。

     “啊……”初末脸色忽然就红了,她尴尬地说,“周白……你喜欢的人是我吗?可是我小时候并不认识你啊?”

     周白面色一变,他再好的脾气都被眼前的女人气的七窍生烟:“杨初末,你能不能别这么自恋!谁说我喜欢你了?”

     “啊……”初末微张着嘴,仿佛接受他不喜欢她,比他喜欢她还更让她吃惊。

     “啊什么啊!”周白白了她一眼,“流年怎么会喜欢你这么蠢的女人,呆在我身边这么久,都不知道喜欢的人是谁!”

     “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啊?你从来没跟我透露过啊!”初末使劲地想了想,“难道你喜欢的是陆优静?所以才创建星光传媒,等到被CM收购之后,你就可以近距离跟陆优静接触了!”

     “……”周白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杨初末,你最好现在就消失在我面前,否则我一定会被你气的英年早逝!”

     “不是陆优静?那我身边还有哪个女生……”初末想来想去,想来想去,最后瞪大眼睛看着周白,道,“不、不会是图图吧?”

     周白瞥了她一眼,点头,给了一个你终于回答正确的肯定动作。

     初末:“……”

     周白:“……”

     双方都沉默了片刻之后,初末有些严肃地问:“你知道她有喜欢的人吧?”

     “嗯。”

     “……所以你考了这个教师资格证,就是为了图图?”初末恍然大悟,“因为她喜欢的那个人是大学教授,所以你打算为了她转行?”

     “嗯。”

     “周白……你真是太伟大了!”初末感叹道,“可是你为什么不早点向她表白?耽误了这么久多浪费时间?”

     “我不是一直在准备么!”周白说,“总想拿着教师资格证的时候,再向她表白,这样成功的概率应该会大一些吧?”

     “所以,你现在打算跟她表白?”

     “对,所以需要你的帮助……”周白变魔术般从后面拿了个袋子出来,“把这个替我交给夏图,告诉她,明天晚上六点,有人在索菲亚饭店的西餐厅等她,在她没有见到我之前,别告诉她,那个人是我……”

     “……”初末无语了片刻后,道,“为什么不能提前告诉她?周白你真是一个别扭的男人!”

     但别扭归别扭,对于周白喜欢夏图这件事,初末很快从震惊过度到接受。

     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这算是一件喜事。

     初末不知道夏图对周白的感情如何,但如果最后真的能跟周白在一起的话,未尝不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毕竟周白在单身的男人当中,还是十分优秀的。

     初末记得自己最后离开的时候问过周白:“为什么暗自隐藏自己的感情这么久,现在忽然想到要表白?”

     周白说:“还记得你结婚的那天,夏图对你说的话吗?当时我刚好在门外,听见了……”

     初末想了想,就懂了。

     当时夏图说:“以前没感觉,总觉得一辈子自己一个人这样过下去也行吧,谈什么情情爱爱,那么累。可刚刚推门进来,看见你穿婚纱时,我就想,也许找一个爱自己的人结一次婚也是不错的选择,女人都有一个婚纱梦,我也有……我也要加油,尽快找一个爱我的男人,只要他跟我求婚,我就答应!”

     也许每个无论多优秀,在喜欢的人面前都会变得不自信,怕自己不够好到能被她接受,因为喜欢才重视,因为重视,才会如此忐忑不安。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因为这样的忐忑而留有遗憾;有些人则会给自己机会,给自己的感情做一次勇敢抉择。很高兴,周白是后者。

     Part4

     为了让周白的约会能够顺利,初末在约夏图的前一天,就偷偷看了盒子里的东西,是一件很精致漂亮的连衣裙。

     她提前跟夏图约好,周末有一个很重要的约会,需要夏图陪自己去,夏图丝毫不怀疑的应了下来。

     当第二天下午,初末提着大袋小袋来到夏图家时,夏图吃惊地看着她手上的东西:“这些都是什么啊?”

     “不是跟你晚上有个很重要的约会么?我得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夏图更不解:“我只是陪你去……你打扮我做什么?”

     “哦!”初末发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改正,“不是打扮你,是打扮我们!”

     说完,生怕自己又说多了露馅,将夏图拽到化妆台前:“从现在开始,你不要说话,只要看着我帮你化妆就行!”

     夏图:“……”

     三个小时后,夏图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真的一定要打扮的这么夸张吧?”她摸着头上的假发……有些别扭的说。

     “怎么夸张了?很美好不好!”初末拿过一旁的裙子,“来来来,换上这件裙子!”

     “这个都有准备?”

     “当然了!保证万无一失!”初末推着她去试衣间,“快去换上,换好出来给我看!”

     “……”

     将夏图推进试衣间换衣服后,初末坐在外面的沙发上,脑海里已经在勾勒周白向夏图表白的情景,夏图的反应一定也跟她一样很吃惊吧?

     就在这时,夏图搁在茶几上的电话响了,初末拿着手机对试衣间的夏图道:“图图,你电话!”

     “噢,你帮我接一下,可能是快递,我前天在网上买了东西,今天应该到了!”

     “好……”初末应了一声,接起了电话……

     在夏图过去的生活中,鲜少穿这种清新的白色连衣裙,所以当她换好出来之后,一边低头捣鼓自己的裙子,一边问初末:“我这样真的能行吗?会不会觉得像个男孩穿了女朋友的衣服?”

     半晌,没有得到回应。

     夏图奇怪地看去,但见初末拿着手机站在门外看着她。

     夏图见她面色有些不对,问:“怎么了?”在看见初末手中的手机时,恍然明白过来,她面色一白。

     初末抿了抿唇,将手机递给她:“刚刚是苏邺的妻子打来的电话,说苏邺又喝多了在家,还发着高烧没人照顾,让你过去。”

     夏图接过手机,转身就往房间里走去。

     “夏图!”初末大声叫住她,夏图的脚步停住并未转身。

     初末走到她面前,看着她,问:“这样的情况多久了?”

     夏图依然不言语。

     初末已经失去了耐心,她第一次用这种质问地口气责问眼前的好友:“我问你,这种情况有多久了?为什么苏邺高烧,他老婆不照顾她,而是打电话来找你?”

     初末没有问出口的是,既然苏邺的妻子那么顺其自然的打了这个电话,就说明在之前,夏图根本没有跟苏邺断了联系,最重要的是,她居然还在苏邺每次生病,或者状态不好的时候,跑去照顾他!这究竟算什么?

     “初末,如果你是我的好朋友的话,就别问了好吗?”最终,夏图痛苦的说。

     “正因为我是你的好朋友,我才要问你,图图,你知不知道苏邺现在已经结婚了,你不是他什么人,他生病了有妻子,再不济还有父母,为什么要你去照顾他?”

     “是我自己愿意的。”夏图说,“当初是苏邺的父母逼他结婚的,婚后他每天过得都不快乐,才不过一个月他就跟他的妻子离婚了,因为他父母一直逼他结婚,他对他们产生了怨恨,根本就不肯跟他父母见面,每天下班之后就把自己关在家里,即使生病了,也不去看医生。他们没办法,所以才找到我,希望我能好好照顾他。”

     “好好照顾他?他是小孩子吗?如果他这么需要你的照顾,早干什么去了?”初末并不赞同夏图的观点,她说,“图图,你忘记了我结婚的时候,你说过的话吗?如果你一辈子都跟苏邺纠缠在一起,你怎么可能找到那个对的人?”

     “初末,我真的试过放弃他去爱上别人,但是我做不到。只要一听见他有事,我就想立刻陪在他身边。你知道吗?我曾经在跟别人相亲的时候,半路上接到他前妻打来的电话,说他高烧住院,我二话不说就跑去了医院!只要听见苏邺有事,就是前面有大火挡着我,我都会冲过去!初末,我这辈子算是完了,你就别管我了!”

     说完,夏图拿了卧室的包就往外面跑。

     “夏图!”初末不甘心地拉住她,“如果你还当我是好朋友的话就别去!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是周——”

     “对不起!”初末的话没说完,夏图就甩开她的手夺门而出。

     很多时候,人都有一种执念,即使明知得不到,依旧不回头的执念。

     Part5

     今天索菲亚的西餐厅里非常的空旷,在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里,餐厅只有一位客人。

     女性服务员都悄悄地议论着那位客人的身份,一定是个富贵达人,才能做出包下整个西餐厅只为像心爱的女生告白,这种浪漫的事吧?

     在所有人都期待那个幸福的女主角出现的时候,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当白天渐渐转变成黑夜;当路上的车辆逐渐从拥堵变成稀少;当对面的蛋糕店已经打烊……女主角始终没有出现。

     在一旁等着的餐厅服务员,最终没忍住走上前,礼貌地问道:“周先生,我们的酒店快要打烊了,您还要等吗?”

     周白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不知不觉已经到这么晚了啊……谢谢,已经不需要了。”

     他起身,往外面走去。

     拉开饭店的大门,夜幕下,整个城市都仿佛变得安静了下来。

     门口,有一个等待许久,却迟迟没有进去的身影。

     他微讶,走近她,叫了一声:“初末?”

     初末吓了一大跳,转过身,尴尬地笑了笑,又看了看身后关了灯的餐厅问:“餐厅这么早就打烊了啊?”

     “不早了……已经十点了。”周白问,“你在这里做什么?怎么不进去?”

     “呃……我在等人。”

     “等谁?夏图?”

     “嗯……”初末知道到了现在,已经隐瞒不下去,她说,“对不起啊,周白,本来我以为自己可以带图图来见你的……可是临时出了一点状况……”说完,她像怕周白不相信般,忙道,“没骗你,真的,我都帮夏图打扮好了,就是为了来见你!只是临时出了一点事,我已经跟夏图发了地址,你再等等,说不定她会来……”

     “她去见苏邺了吧?”初末的话未说完,周白便淡淡道。

     初末一愣,下意识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周白微微一笑,拍拍初末的肩膀,“好了,不用等了,她不会来的。”

     说完,他率先越过初末,往车库的方向走。

     初末不甘心地在后面叫住他:“周白,你再等等,说不定她一会儿就来了。”

     “不会的。”周白停住脚步,转身对她说,“初末,你应该明白太喜欢一个人时的感受,就像这么多年,我也曾试图去接受别的女人,可心里始终有她的位置,不到最绝望的时候,永远不能说服自己真的放弃。现在的夏图就像当年的我一样,即使她今天来赴约了,苏邺一个电话,她依旧会放下一切,去找他。”

     “周白……”一时间,初末替面前的人感到难过,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像她帮夏图精心打扮了一个下午,夏图却穿着周白送她的裙子去见另外一个男人。

     “不用替我难过。”似乎知道初末的心思,周白笑道,“也不用安慰我,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在来的时候,我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我这样做,只是想给自己这么多年的暗恋,做一个了结。”

     “为什么是了结?这只是一次约会失败,也许下一次……”

     “没有下一次了。初末,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么执着,我这种人的勇敢只有一次,用完了,就再也没有了。”

     “周白……”

     “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周白忽然道。

     “你说。”

     “别把今天的事告诉夏图。”

     “为什么?这样夏图就永远不知道你一直喜欢的人是她啊……”

     面对初末的疑问,周白笑着说:“你真是个健忘的姑娘,我刚才已经说了,我这种人的勇敢只有一次,我今天做好决心的表白,她没有来,那么就当做没有发生过。就让她永远不知道有我这样一个喜欢过她的人,对我、对她,都是一件好事。”

     “真的要这样吗?”

     “是。”

     虽然初末很希望周白跟夏图能在一起,但两个人的感情,毕竟不是她一个人的希望,就能成的。

     最后,她只能无奈地点点头:“好,我答应你。”

     那天,初末跟着周白去附近的清吧坐了一会儿,两个人聊着天,难免会聊到过去的事。

     初末问:“你是怎么认识夏图的?”

     “其实是因为一件特别简单的事。”周白笑着说,晕黄的灯光下,他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小时候我特别笨,学什么都学不好,有一次考试考砸了,被我妈罚站在小区楼下。当时夏图背着书包站在那里很久,她见我一动不动,就过来问我怎么了,我把原因告诉她,她拿过我手中不及格的试卷看了看,说,怎么这么简单的语法都不会,我教你!那天,她帮我把试卷上所有错误的题目都讲了一遍,离开的时候,我奇怪她居然不是这个小区的孩子,她说,能住在这里的都是有钱人!我家可没这么有钱!”

     “后来我才知道,每天夏图放学都会来这里看一看,而她家就住在对面那条开满发廊的破旧街道里,她常对我说,她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成为有钱人,住到这么干净又漂亮的小区,她每天来看一看,就能成为她的动力。”

     周白说到这时,初末不禁想起以前上大学,第一次去夏图家时,两边的确都开满了发廊的情景。那时她站在一边的台阶上等夏图,头顶是被街道两边的屋檐遮住只剩下两条平行线的天空,像一条没有尽头的长方形,一直绵延到路的尽头,远远地,还能看见来路时的天空高耸的那道高级小区的楼层。那时候,夏图就指着那栋高楼羡慕的对她说:“能住到里面的都是有钱人!”

     初末想,周白说的应该就是那个小区吧!

     “那后来呢?”她忍不住问。

     “后来,我被父母带去了国外,在国外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也就没有再见夏图。”

     “所以,你们重遇是在星光传媒刚开的那时候吗?”

     “也不是,后来我时不时的回国,有找过她,知道她在B大,有了喜欢的人……一直到后来看她经历了那么多,还放不下那个男人,我就觉得也许这辈子我都没机会了。”

     “可是你还是创立了星光传媒,目的就是想让我去找你,通过我接触夏图对吗?”

     “是。”周白大方承认,“即使知道没有机会,在内心深处还是会有点期待吧。人么,就是这种矛盾的存在。”

     听说,人的一生会遇到2910万人,两个人相爱的概率是0.000049,所以,在这世界上一定会出现一个人,你遇见他,你爱上他,你无数次说着要放弃他,但终究还是舍不得,因为你总想着,想着自己和他是不是就是那所谓的0.000049的概率。

     “我还记得那次,图图去参加苏邺的婚礼,你跟我打电话,说她没有出差的那次……那时候,你应该很担心她吧?所以才会打电话给我,不过你那时候的理由太真,我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察觉。”

     “当然。”周白说,“在我没有完全准备好时,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我对夏图的感情,毕竟以后不想我跟她见面太尴尬……”

     “可是……”

     初末还想说什么,周白打断,他指了指外面刚停靠的一辆黑色宾利,道:“好了,流年来接你了,你该回家了。”

     初末看着落地窗外那辆熟悉的车,心下升起一暖,她说:“那我走了,你自己一个人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的,这么长时间了,不都一个人过来的吗?”

     “嗯,那我走了,你也早点回去。”

     “好。”

     初末走了两步,忽而想起什么,转身问周白:“那你还离开CM吗?”

     “当然啊……”周白说,“我辞职信都递了。”

     “那你还当老师吗?”

     “这个暂时不知道。”他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我就想回家好好睡一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是谁说过,不要在任何事情面前失去自我,哪怕是教条,哪怕是别人的目光,哪怕是爱情……初末知道,周白一直是清醒的,今晚的事情也许会让他难过失落,但也止于今晚而已,他一直都是一个自我的人,永远知道自己人生的路该往哪里走,即使偶尔迷茫,也能很快找到方向。

     Part6

     初末拉开副驾驶的门,坐进车内时,身边的男人正在接电话。

     他刚从公司加完班回来,身上还有淡淡的烟草味,接电话时候的样子永远都是那样严肃认真。

     初末忽然就起了玩心,她凑过去,在他的脸颊上印上一吻。

     正在接电话的流年转眸,对她做了一个“别闹”的眼神。

     可她就是不听话,笑嘻嘻地像只无尾熊一样抱着他,把玩着他空着的一只手,那五指修长,可是传说中的钢琴圣手呀!

     流年挂完电话后,有些无奈地看着她红扑扑的脸,问:“又喝酒了?”

     “就一点点。”她说,“流年,你也一样啊,答应我的事没做到!”

     事?什么事?流年挑眉,问“什么?”

     “你答应过我以后不抽烟的,我们拉过勾的……”她蹭蹭他的胳膊,软软地说,“我知道有时候你也是情非得已,但以后尽量少抽好不好?我想流年有健康的身体,能陪我一辈子。”

     黑眸微顿了顿,他低沉的嗓音中有一丝温腻地柔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