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我想嫁给你
    以你之姓,冠我之名,你知道它的含义吗?让我来告诉你,它背后的意思是,我想嫁给你。

     Part1

     回家的路上,初末提议去超市一趟。

     一整个晚上因为周白的事,她都没吃什么,现在肚子有些饿了。

     此时,超市的人并不多,初末在架子上拿了几包平时爱吃的零食,因为肚子饿,拿的东西不自禁多了一些,怀里自然装不下,一旁的超市货柜大妈看见,将一辆推车推给她,道:“姑娘,我看你东西都要抱不下了,用这个装吧!”

     “谢谢!”初末将怀里的零食丢进车内,正要推——

     “我来。”一只漂亮白皙的双手接过她的推车,修长的身影在她脸颊上落下一片阴影。

     耳边传来大妈惊叹的声音:“姑娘,这是你男朋友吧?真是又英俊又贴心,现在这样的男孩子越来越少咯!”

     初末看了看流年,傻呵呵地笑。

     慕流年朝大妈礼貌地点点头,垂头问初末:“还需要什么吗?”

     “去那边瞅瞅!”

     两人走了之后,远远地,还能听见大妈啧啧地惊叹:“真是金童玉女,郎才女貌,好般配呀好般配!”

     “……”

     初末又在前面挑了一些东西之后,往收银台走去。

     因为人不多,所以不需要排队,当两人来到收银台前结账时,那收银员看见流年,异常兴奋:“帅哥!又是你呀!”

     流年看过去,是上次他买零食时遇见的女收银员。

     那女收银员跟流年打完招呼之后,看了一眼流年身边的初末,眨眨眼:“帅哥,这位就是你女朋友吧?上次你说那些零食都是你女朋友爱吃的,那女朋友说的就是眼前这位吗?”

     初末疑惑地看着流年,眼神在问:“什么零食?”

     女收银员一边说话一边刷东西,“这些零食和上次你买的一模一样呢!”说完朝初末眨眨眼,“美女,你男朋友真好,连你喜欢吃什么零食都记得一清二楚!而且,你跟你的男友真的好般配哦!真令人羡慕!”

     初末脸居然有不正常的红晕……

     在她不自在时,流年已结完账,一手拿着购物袋,一手牵着她,淡声道:“走吧。”

     “噢。”

     一直到走出超市,初末才问:“刚才那人说零食是什么意思啊?”

     “还记得以前我们闹别扭的时候吗?”

     初末点点头。

     “有一次闹得我做什么事情都不对劲,来超市买食材,结果全买成你喜欢吃的零食。”虽然往事不堪回首,但流年还是坦白地告诉她,“就是这个典故。”

     “啊……”初末轻轻地讶异了一声,“真是有些不可思议,我一直以为你的情绪不会受任何人影响的。”

     流年笑笑不说话,他又不是神人,即使自控力强,也不可能会收不到外界半点影响。

     “流年……”初末刚要说话,就痛呼一声。

     流年看去,她露在衣袖外的手背被一旁微微倾斜的树枝给划到,留下一条长长的红痕。

     “怎么这么不小心?”流年蹙眉。

     初末不敢吭声,知道是自己太粗心,没有看见路边的树杈,只能不停地说:“我不疼,我不疼……”

     流年瞪了她一眼,初末依旧笑嘻嘻的。

     最后是流年将她带回自己的公寓,一路上,他牵着她,再不让她乱走。

     一直到走到公寓客厅的沙发边让她坐下,流年轻轻地将她的衣袖全部挽上去。

     虽然动作很轻,但袖子摩擦到手臂内部的伤口,依然让初末忍不住“嘶”了一声。

     在看见她手背长长的划痕时,流年眸色微沉,起身,拿过医药箱,半蹲在她身边,沉默地帮她处理伤口。

     初末垂眸,看着他低头认真的模样,心中一片温暖,他处理伤口时,动作轻柔而细心。

     流年有一双十分漂亮的手,细如葱白,丰润白皙。她喜欢看他有用这双手弹钢琴的样子,也喜欢他用这双手牵着她,摸她小脑袋时的宠溺。还有……他想事情的时,总爱用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搁在一边,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巧着。

     以前初末觉得自己跟流年最般配的地方,就是她有一双跟他一样几近完美的手。

     很多时候,她总爱模仿他手的动作,比如说十指在黑白键盘上跳跃的样子。

     比如,有时候,她也会故装沉思的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搁在一边,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巧着。

     喜欢一个人,连他的动作都会模仿,这句话,是真的。

     想到这里,她的手指不自禁动了动,便觉得有个冰凉的东西套进了她左手的无名指中。

     她一愣,看过去,顿时,脑海一片空白。

     无名指上,一抹钻石光芒璀璨地绽放在她的手指间。

     她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男人呈半跪着的动作,黑眸亦凝视着她,嘴角带着微微浅笑:“初末,嫁给我。”

     “……”

     初末眨眨眼睛,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流年……是流年向她求婚了!

     “为……”她想说话,喉咙一片沙哑,“为、为什么?明明都已经……”已经举行过婚礼了啊……

     “你以前跟我说过,每个女孩都希望能有一场浪漫的求婚。”慕流年认真回答着她,“上次是因为墨忘的原因,我们才草率的结婚,我什么准备也没做好……也因为我爱你,所以不容你受任何一点委屈,希望别人能有的,我都能给你,从今天开始,未来的路有我在你身边,你再也不用担心任何,只要安心做你的慕太太。”

     这是慕流年少有的告白,初末感动地凝视着他,半天,才哽咽道:“你给我的惊喜太突然了,我从来没想过我的求婚会在这样的情况下,但是流年你知道吗?我好开心,真的好开心,我可以不要鲜花,不要蜡烛,只要你一句,杨初末,嫁给我,对于我而言,就是天大的幸福。”

     说完,她再也忍不住,倾身上前抱住他:“流年,我爱你,我真的好爱好爱你。”

     初末从小就是个小花痴,小时候,每次看见慕流年都会想要做他的新娘子。

     春天的时,大院里总是开满了各种各样的花,她把花做成头饰戴在头上,穿上花裙子,就以为这是新娘子的样子。

     她会跑到正在书房里看书的流年身边,拉着他说:“流年哥哥,你看我穿成这样好不好看?”

     她会有小小心计地邀请:“流年个哥哥我们来做个游戏吧?”

     “游戏的名字就叫流年娶新娘。”

     Part2

     晚上,初末靠在流年的怀里,玩着他的手掌,问他:“你什么时候买的戒指,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情?”

     怀抱着她的男人淡声道:“今天,在来接你的路上。”

     “那么短的时间?”

     “嗯,所以没时间挑。”

     “啊……”初末小脸有些失落,“那你是随便拿的戒指吗?”

     “也不是……”流年想了想道,“我当时跟店长说,直接拿店里钻最大的给我……不是说女生都喜欢钻石?”

     初末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钻石,果真够大,难怪她第一眼就觉得刺眼无比。

     “如果不喜欢的话,到时候我们再去挑?”流年见她没吭声,以为她不喜欢。

     “不要啦!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

     “好,那么明天早点起来,把证也领了。”

     “……”初末倏地从他的怀里撤出来,脸上完全是惊悚的神情,说话也变得结巴了起来,“领、领证?”

     “嗯?”见她反应如此大,流年挑眉,“怎么,不愿意吗?”

     “不是……就是觉得好快啊……我们刚结完婚,然后就去领证……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好仓促的样子……”

     “不快了。”流年倚靠在床头,凝视着她,“我已经等你很久了,末宝,从你刚出生伸手要我抱的时候,我就在等你长大。”

     第二天清晨,初末五点就醒过来,醒来之后再也睡不着。

     她侧着身子,打量着身边的男人,看着看着,便不自禁伸出手,轻轻地描绘之后他的五官,他线条唯美的下巴,高挺的鼻梁,手指每到一处,都是一道精致的风景,这样的清晨太幸福太宁静,让她有瞬间好像让时间停止在这一秒,什么都不做,看他一生一世都好。

     缱绻羡爱,鹣鲽情深,这一刻,她忽然明白,只要这一生,她都在他心上,情敌三千又何妨?

     就在她发呆时,沉睡中的男人忽然握住她在自己轮廓上乱动的手,在嘴巴轻吻了一下。

     做坏事的初末吓了一大跳,看着眼前始终闭着眼睛的男人,道:“你醒了?”

     流年睁开眼睛,一双黑眸清澈无邪地看着他:“被你这样在脸上划来化去,就算睡的再沉也能醒。”

     “噢。”初末不好意思地说,“那你在睡一会儿,我不吵你了。”

     “你呢?睡不着?”

     是啊,谁能在前一天被求婚,后一天去领证的晚上能睡的着觉?

     初末没吭声,慕流年自然能猜到她心中所想,“既然睡不着就起来就起来吧。”

     说着,他便坐起身。

     “啊……这么早起来做什么啊?”

     “陪我跑步?”

     流年向来是个很自律的人,即使平常不上班,他也不会睡到很晚。以前,总是在很多个早晨,初末还在床上睡懒觉的时候,他已经出去锻炼了,当初末睁眼醒来的时,他已经回来洗好澡,准备好早餐。

     值得一提的是,流年每天清晨出去锻炼,竟炼出了八块腹肌,每次在他怀里的时候,初末都忍不住伸手摸摸,像偷着吃蜜的小孩。

     Part3

     凌晨五点多,天色尚未全亮,路上没有行人,连车辆都非常少。

     在小区不远处,有一所大学,每天这个时候都有晨练的人在跑到上跑步,或者在器材区锻炼身体。

     当初末跟着流年绕着学校的操场跑时,让她又仿佛回到当年在学校跑八百米时的惨痛经历。

     那年大一,她跟流年闹别扭,恰逢学校运动会,一赌气就报了八百米。

     别人都是借酒消愁,她却借跑步消愁,结果,运动会那天,她好不容易跑完了八百米,却只剩下半条命,整个人跑过终点线后便倒在地上不起来,最后还是流年将她背到校医院的。

     那时候的她免不了被流年训斥:“跑不完就不要逞强!”

     她却倔强地说:“都已经开始跑了,怎么能半途放弃呢?就算我拿不到名次,但我一定要坚持跑到终点!”

     那时候的她可有冲劲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然而此刻,她跟在流年身后跑,跑了半个小时之后,她就累得气喘吁吁,停在原地求饶:“不跑了,我不跑了……”

     她后悔了,与其让她这样跑步,还不如躺在床上,即使睡不着也舒服,不用像现在这样累的喘不过气。

     流年跑到她身边,看着她这样子,蹙眉:“你太缺乏锻炼了,才跑了这么一点就累成这样。”

     “我真不行了啊……我天生就是没有运动细胞的人。”

     “这跟有没有运动细胞没关系,你这种状态是需要锻炼的表现。”流年蹙眉,随后做了一个严肃的决定,“从今天开始,你每天早晨跟我起来跑步。”

     初末瞬间晴天霹雳:“不是吧?你、你一定是开玩笑的对不对……”

     “你说呢?”

     慕领导一眯眼,初末就怂了,她说:“我真的不能跑啊,光是半个小时我就累成这样,要是每天都这样的话,我一定会没命的!”

     流年目光锁着她,忽而道:“还记得你大学时候跑八百米的冲劲?你当时不是说就算不拿名次也不能半途而废?”

     初末没想到流年也记得那次长跑的事,她抿抿唇,道:“那不一样,当时我能跑完八百米完全是因为我脑海里一直在想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

     “故事是这样说的。有一次学校运动会,一个女孩跑1500米,最后一名。忽然她的男神跑上主席台,大喊她的名字,并且说,如果你能跑第一名我就做你男朋友。之后,除了这个女生之外的所有运动员都停下了,只有这个女生一直在跑啊跑,每当她超过一个人,那个被她超过的人就会说:‘同学,我只能帮你到这些了。’之后这个女生在所有人的帮助下跑到第一名,然后就跟她的男神在一起了。”

     “所有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了!我当时跑步的时候就在想,如果我能坚持下去,你就不生我的气,跟我和好,这才是我能跑下去的动力。”

     “是么?”流年忽而道,“那么,把左手伸出来。”

     初末有些莫名,却依旧乖乖地伸了出去。

     流年淡定地将她手上的戒指摘了下来,在她诧异的神色中,扬手晃了晃:“想要回戒指吗?”

     初末愣愣地点头。

     “那就努力追到我。”

     “……”

     在初末呆愣中,流年转身跑开。

     初末眯眯眼,忽然扯开嗓子大喊了一声:“慕流年,我告诉你!其实一直以来我最大的动力不是戒指而是你,只要你让我每追到你一下就给我亲一下,我就会坚持跑下去!”

     一句话将跑道上所有人的眼神都吸引了过来,大家带着“有意思”的眼光笑看着这位勇敢表白的姑娘。

     跑在前面的慕某人停下,有些无奈地看着不远处厚着脸皮大吼的女人……他手上把玩着刚才从她无名指间摘下来的戒指,有个冷静地声音在提醒他:“流年,真的要娶这么没节操的姑娘当老婆吗?你三思而后行啊……戒指在手上,后悔还来得及……”

     然而此刻,没节操的姑娘已经奋力追了上来,伸手抱住流年,一张小嘴巴凑了过来:“流年,说好的,追到了就给我亲亲哦!来来来……”说完,嘟着嘴巴就要往流年嘴上印吻。

     慕流年推开她的脸,唇勾起一抹漂亮的弧度,道:“那么就按照这个规矩,继续跑三圈。”

     “……”

     跑完步后,回到公寓的初末几乎瘫成了一团软泥。

     流年牵着她往浴室走,她顿时眼睛闪亮:“流年,我们要洗鸳鸯浴吗?”

     “让你健身的力气没有,瞎想的本事倒是渐长。”流年白了她一眼,径自将她推了进去:“你先洗,我去做早餐。”

     “噢……”初末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遗憾地自言,“我还以为又可以亲亲呢……”

     “……”

     当初末冲完澡从浴室出来的时,桌子上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但客厅和厨房都没有流年的身影。

     初末朝书房走去,悄悄地推开门,便见已经在另一间浴室洗完澡的流年正穿着睡衣在窗边接电话,她没有打扰,将门重新关起来后,自己跑到餐桌去吃早餐。

     运动完之后,她的肚子饿极了,食量明显都增加了不少。

     当流年接完电话出来的时候,便看见她大快朵颐的场景,他拉开椅子,坐下,看着她两个腮帮子都鼓鼓的,活像一直储藏食物的小仓鼠,他习惯性地伸手摸摸她的小脑袋:“吃慢点,别噎着,喝点牛奶。”

     “嗯!”初末咽下口中的食物,喝了一口牛奶,赞美道,“流年做的早餐一如既往的好吃!”

     流年失笑:“又不是第一次吃。”说完,他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动作优雅,嘴边不沾半点食物,细嚼慢咽。

     身边跟优雅沾不上半点边的女人乐呵呵地说:“不管多少次吃,都觉得很好吃!只要是你做的早餐,我一辈子吃不腻!”

     可以看出初末今天的心情很好啊……

     能不好吗?手上戴着求婚钻戒,一会儿就要跟流年去领证了,想想,她就好激动。

     “有这么开心吗?”显然,身边的人轻而易举看穿了她的心思。

     她也毫不掩饰,笑道:“当然啊,一想到今晚以后我就是名正言顺的慕太太,我的心脏都在身体里快乐的跳舞!”

     流年失笑:“傻瓜。”

     “我才不是傻瓜!”初末严肃地说,“请叫我慕杨初末!”

     “……”流年因为这四个字一愣,随后失笑,“现在已经很少有女方嫁给男方需要在名字前加上男方的姓这个习俗了。”

     “但我喜欢呀!无关习俗。”初末看着流年,告诉他,“对于杨初末来讲,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以你之姓,冠我之名。”

     以你之姓,冠我之名,你知道它的含义吗?让我来告诉你,它背后的意思是,我想嫁给你。

     Part4

     吃完早餐后,初末主动去刷碗。

     站在流理台前,她一边刷碗,一边想今天自己该穿什么?对她而言这么重要的日子,一定要穿的正式一点!

     不不……想到这里,她又摇摇头,就算是很重要的日子,但也不是像上班一样严肃。太正式的话会有些古板了吧?嗯……应该在正式中加一点点的喜庆和俏皮……毕竟是去领证呀?

     这样想想,初末就觉得心情愉悦极了,洗完碗擦好手出来时,在客厅没看到流年,书房里隐约传来说话的声音,初末猜测他又接电话了。

     真是大忙人啊!初末感叹了一声,没打扰他,钻进卧室关上门,就开始换衣服了。

     当流年打完电话出来,便看见在客厅走来走去的初末。

     他眸光一沉,此时的初末换上了一件粉色的长款皮质风衣,柔软光滑的面料质感十足,将初末的身材衬托的非常好,只是她想来不会系腰带,此时也因为风衣上的腰带打不好漂亮的结,让她在客厅里恼怒地走来走去,走来走去。

     “过来。”

     初末听见他的声音,眼睛一亮,兴奋地跑到他身边:“我们要出发了吗?”

     流年看着她的模样,只想笑,他没吭声,低头从她手中接过她纠结的腰带,慢条斯理地帮她在腰前系好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初末呆呆地看着他手上的东西,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她大概三、四岁的样子,那时候她很乖很好带,但在穿衣服方面显得尤为笨拙,怎么教都教不好,尤其到了冬天,衣服多,穿起来要大半个小时。

     有一次,杨母实在被她弄得不耐烦,当时就黑着一张脸训斥她,说没见过这么笨的小孩,随后又威胁她,再学不会穿衣服就让你光着身子出去。

     小初末觉得委屈,衣服还没穿好就跑跑跑,跑去了慕家敲门。

     流年打开门之后,看见衣衫凌乱委屈的小家伙,蹲下,摸摸她的小脑袋问:“末宝,怎么了?”

     小初末扁扁嘴,两只小手在衣服上纠结来纠结去:“我不会穿衣服,妈妈凶,她说我笨,说我再学不会自己穿衣服就让我光着身子出去,呜呜呜……”

     流年看过去,可不是么?那外套第一个扣子扣到第二个上,第二个扣子竟然扣到第四个扣子上……

     流年失笑,一边帮她把扣子解开,一边耐心地说:“如果末宝以后不会扣扣子,就来找我,嗯?”

     “好……”小初末瞬间不委屈了,整个世界都亮了,待到流年帮她穿好衣服之后,她搂着流年的脖子,笑嘻嘻道,“流年哥哥真好。”

     当流年帮她系好腰带后,便看见初末眼睛出神地想着什么,他手在她眼前挥了挥,她下意识地抓住了那只手,眨眨眼,朝他傻笑了笑。

     “我刚才想起小时候,你也是这样帮我系扣子,忽然就觉得好幸福。”

     “是啊……”流年说,“忽然就觉得当时阿姨说的话很对,没见过这么笨的小孩。”

     在初末的怒视之下,慕流年淡声道:“在外面等我一下,我去换衣服。”

     “不!”初末眼中燃着熊熊火焰,“我不要再外面等,我要看你换衣服!”

     “是吗?”流年勾勾唇,“欢迎啊……”

     最后在换衣服的时候,初末自然被某腹黑大神调戏了一番,相比流年,她向来不是他的对手,调戏被反调戏这种事情太经常发生了……

     一直到坐在车上的时候,初末的脸还是红红的,一时间没缓过劲来。

     待到车子驶进民政局,停下时,初末才开心紧张了起来,坐在车上迟迟不肯下去。

     流年问她:“怎么了?”

     她说:“你摸摸我的心,我感觉快要跳出来了,怎么领个证比我跑八百米还要紧张?不行不行,你先让我冷静一下!”

     流年无奈地看着她摇下车窗,将脑袋伸出去深呼吸。好几个来回之后,她把脑袋缩回来,道:“怎么还是好紧张啊……”

     流年失笑:“那不然换个时间再来领?”

     “不要不要!你没有听说过夜长梦多吗?”一想到流年说要换时间,初末立刻就不紧张了,她扭过头,双手握拳:“我们下车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今天民政局领证的人并不算很多,初末跟流年进去的时候,前面只有七八对新人。

     初末本来以为要排队的,谁知道早有人在门口等着,看见他们走过来,便迎了上来:“您就是慕先生吧?这边请。”

     于是初末发现,大神就是大神,连来民政局领证都能走后门。

     初末带着紧张又兴奋地心情跟着流年走进去,里面的工作人员对他们的态度都十分的友好。

     照相的时,初末因为心情很好,完全控制不住心中的兴奋,从始至终傻兮兮地笑。

     结果照相的师傅尴尬地说:“姑娘,你可以笑的委婉一点吗?我知道你今天很激动,但这样拍出来的效果不好看。”

     于是初末收敛了一点,但依旧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喜悦,笑着笑着,笑容又荡漾开。

     好在照相的师傅在她嘴巴没有咧的太大时,“咔擦”一声,按下了拍照键。

     当初末期待地拿到结婚证的时,看见上面自己笑得傻不拉几的的样子,不由抱怨:“为什么当时我会笑成这样?一点都不好看,就像个傻狍子!”再看了一眼流年的照片,真是……长得好看,怎么拍照都是个人写真!

     流年研究着结婚证上的的傻狍子,难得表扬了一句:“还不错。就是嘴有点歪。”

     “……”

     “好了,傻狍子,我们回家了。”说完,不顾傻狍子地抗议,牵着她回家。

     原本想抗议的初末看着自己与流年交叉的双手,心中一片时光静好,一时间也忘记了结婚证上的照片好不好看。

     也许所谓幸福,就是找一个温暖的人过一辈子,找到那个人,呆在一座城,一生被他心疼。

     自此开始,傻狍子便是名正言顺的慕太太。

     回去的路上,初末拿着两本结婚证爱不释手,歪歪头,对流年说:“以后你可就是我的人了,谁也不能再有非分之想!”

     说完,又一个人在那一个劲傻笑。

     回到家之后,初末率先冲进卧室里,流年换好鞋子跟过去,便见她拉开衣柜的大门,打开里面的小抽屉,从中取出一个盒子,将结婚证亲了又亲之后,宝贝地放了进去。

     流年将外套脱掉,挂在一边,见初末转过身来,眼睛晶亮地看着他,便朝她招招手,示意她过去。

     初末乖乖地跑了过去,流年伸手将她下,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然后将她圈在怀里。

     兴奋过后的初末,此刻在流年的怀里渐渐恢复了平静,她感觉到流年离的她好近,呼吸近在咫尺,让她有些意乱情迷。

     当她微微转头,喊了一声“流年……”时,唇被他吻住。

     一室旖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