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你不知道的事
    什么时候最有安全感?变成足够强大而优秀的杨初末,和拥有慕流年。

     Part1

     临下班还有五分钟的时候,初末决定跟慕流年一起去看大卫的钢琴演奏会,一是因为能听到大卫的钢琴演奏会机会实属难得;二是有跟陆优静赌气的成分在里面,就算媒体传言她是慕流年的未婚妻,但是慕流年自己从来没有亲口承认,凭什么她陆优静可以在CM这么耀武扬威?

     想到这里,初末立刻收拾好东西,往停车场冲去。

     当初末到达电梯口时,那里已经挤满了其他同事,周白也在其中,见她过来,老熟人般打招呼。

     周白虽然跟她一样是从星光传媒过来的,但跟她的待遇显然不同。

     周白从第一天进入CM,就十分受CM广大单身女青年的欢迎,周白长得算不上非常英俊,但自上而下有一股儒雅贵气,加上他性格温和,做事沉稳,与慕流年的疏远冷傲比起来,他这样的男人更容易让人亲近。

     人总是这样,既然明知道最好的得不到,那么就退而求次,选择适合自己的,所以周白在CM集团的人气还是很旺的。

     电梯径自下达到了一楼,同事一个接着一个出去了之后,周白看了一眼身边没动的初末,问:“去负一楼?”

     “嗯。”初末点点头。

     “和前男友开始约会了?”

     “……”初末白了他一眼,没吭声。

     电梯“叮”的一声到了负一层,初末临出电梯的时候,周白意味深长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好约会!星光传媒的未来就靠你了。”

     初末:“……”

     初末走到停车上时,一眼就看见了停在不远处的黑色保时捷,这一层楼的停车场只停了四辆车,一辆是白色的卡宴,一辆是黑色的宾利,一辆兰博基尼,再一辆就是保时捷,四辆全都是慕流年的驾座。

     初末看着那些名牌LOGO,哼哼了两声,有钱就是任性,买车就跟买玩具似的。

     “叮”,身后响起电梯的声音,电梯门打开,初末一回头,便与电梯里的慕流年对视。

     他依旧在接电话,身后跟着两个助理,一个电话接完了,身后的助理之一林凡将另一个电话递过去给他接。

     初末心想,怎么每次看见他都在接电话?是有多忙?

     她听见他一边用德语跟那边的人交谈,经过她身边的时候,顺其自然的牵过她的手,往车那边走去。

     初末下意识地想要抽回,但慕流年握的紧,完全没有让她挣脱的机会。

     初末尴尬的看了一眼他身后的助理,两个穿着西装革履的人依旧目不斜视,仿佛没有看见一般。

     初末眼见牵着她的人忙着接电话,也不好再纠结这么暧昧的牵手方式,反正停车场也没其他人,便随他去了。

     临上车时,流年才挂了电话,林凡上前接过电话,随后问:“慕总,要不……让我代驾吧?”

     “不用了。”流年亲自将副驾驶座位的门打开,让初末进去了之后,绕到另一边,坐上了驾驶座位。

     初末看着他发动车子往出口开去,身后的林凡迅速上了另一辆车,以不远不近的距离跟在车后。

     Part2

     去往演奏会现场的路上,车内格外的安静。

     慕流年向来少话,这一次,初末也没有积极找话题活跃气氛。

     到达现场时,初末一直跟在流年身后,看着他走到后台,不远处,有一群人正围绕着钢琴在讨论着什么,见流年来了,都热情的打招呼,像认识了许久的好朋友。

     流年用英文跟他们交谈了片刻,初末一直站在不远处看着。

     随后,流年对着一个留下大胡子的男人指着不远处的她,用英文说了一大段,那个男人点点头,对初末露出赞许的神色,随后,跟着流年一起走到了初末面前。

     初末只在屏幕上见过大卫,此刻这位大师级别的钢琴家就站在她面前,并且友好的伸出手,用中文说:“你好。”

     让她有片刻失神,她做梦一般伸出手,跟着说了一声:“你好。”

     大卫将初末的反应看在眼底,笑着对流年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说:“Mu,你的小女朋友很单纯很可爱,你看,我的出现好像把她吓坏了。”

     慕流年笑看了一眼初末,道:“那是因为你是她最崇拜的钢琴家。”

     大卫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写上了一连串的数字,然后递给初末,道:“Mu的小女朋友,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以后你要是想来看我的演奏会,只要打我的电话,我随时帮你和Mu留两个最好的位置。”

     从大卫出现到他将联系方式递给初末之后离开,整个过程中,初末都如同在梦游。

     直到慕流年提醒她:“演奏会快开始了,我们先过去吧……”

     她才回过神。

     流年看着她那傻傻的样子,唇角微勾,这些日子以来的忙碌,在这一刻得到了满足。

     他伸手牵着她,一步一步往外面走去,那样熟悉宠溺的模样,仿佛他们从来都没分开过。

     流年与初末的座位被安排在VIP座位视觉最好的地方,他们刚落座,灯光便暗了下来,演奏会正式开始。

     这是一场气势磅礴的钢琴演奏会,大卫的演奏技巧精湛、独特、细腻;音效华丽、富裕、激情,尤其是他的钢琴踏板用法独、出神入化,能轻而易举就将你带入一种意境,仿佛那个在舞台中央潇洒的演奏家是你自己。

     演奏会一开始,初末就被大卫带入一种意境,她几乎听的入迷,以至于忘记了自己的右手一直被身边的男人握着。

     直到她感觉到手心有些湿意,她不适的想抽开手,才发现右手被人握在掌心中许久。

     她侧头看去,想让他松手,才发现流年已经靠在椅子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睡着了的他褪去了平日里的冷漠和锋芒,让他看起来温润了许多,那长长的睫毛乖巧的憩息在他闭着的眼睛上,高挺的鼻梁下,单薄的唇瓣轻轻抿着,俊美的容颜因为她方才抽手的动作,眉头微蹙,直到她乖乖地让他握着手,他眉宇间的折痕才缓缓地舒展开。

     心,因为他眼底的黑眼圈和倦容而抽疼了一下,初末撇过头不再看他,手上也没有再动作,任由他握着一直到整个钢琴演奏会结束。

     Part3

     三个小时的时间,演奏会结束,大卫跟观众鞠躬之后落幕。

     眼看着观众席上的人一个接一个地走了出去,流年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初末有些担忧地看过去。

     在她的印象里,流年很少会有睡的这么熟的时候。

     他向来浅眠,只要有一点动静就能惊扰他,像现在这样的情况极其少见。

     她看向周围,好在他们这个位置比较不那么显眼,即使坐在这里也不会被别人注意到。

     这时,一个毛毯给递了过来,她抬眼看去,是林凡。

     她正欲都起身,林凡连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将毛毯轻轻的盖在流年身上。

     随后,他才低声对初末说:“杨小姐,可以出来说说话吗?”

     初末一怔,随后点了点头。

     跟着林凡走出了演奏厅,初末看着这个每次出现在众人面前都是一身严谨西装套装的男人,她对他的印象一直都停留在,他是慕流年身边一个不苟言笑的助理。

     以前夏图总是打趣说:“初末,你看你们家慕大神身边的那个助理也就二十五岁的年龄吧?整一个看上去,就像五十二岁一样,每天都板着一张脸,一副每个人都欠他钱的模样。”

     初末看过去,可不是么,现在他的脸上也是一副被欠了钱的表情。

     “杨小姐,为了今天能陪你来看这场演奏会,已经连续一周只睡了两个小时的慕总昨晚又熬夜把公务处理完,才空出了演奏会的时间。下午临下班时,我提出为他代驾,因为他实在是太疲倦了,不适合开车,可是他却坚持要亲自接你一起过来。”

     林凡正对着初末,姿态不卑不吭。

     “也许身为一个助理,不应该干涉上司感情的事。”林凡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看着慕总这么辛苦,我不忍心。自从你离开之后,慕总没有再睡过一个正常的觉,他经常工作到三更半夜,实在太累了,就休息一两个小时,然后再继续工作。以前我一直以为慕总是因为压力太大睡不着,今天看见他熟睡的样子,我才知道,原来是因为你不在他身边……你看,今天有你陪着他,他睡的那么熟,一点防备都没有。”

     初末垂眸,道:“林凡,我知道你跟在流年身边很久,但有些事情你不懂。”

     “你说我的不懂,指的是陆小姐吧?”林凡直接将初末未能提起的名字说出口,“我不知道为什么全世界都忽然传陆小姐是慕总的未婚妻,但我所看见的是这些日子以来慕总为你做的一切,当初收购星光传媒,慕总顶着被所有人的反对的压力坚持这个决定,因为你在星光传媒,他相信收购星光传媒这一举不会让他后悔,他相信你能向所有人证明星光传媒是块未被人发掘的金子。”

     “为了让你能够看到大卫十年后的今年唯一的几场钢琴演奏会,慕总空出时间跟从未谋面的大卫渐渐的成为了朋友,你应该也知道大卫在钢琴界是出了名的脾气古怪,特别难搞,他没有朋友,但慕总却能够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成为他的好友,只为了让你能够随时观看他的钢琴演奏会。”

     “昨天在电梯旁听见你被别人排挤,没能听到大卫的现场演奏,慕总第一时间联系了大卫,得到了这两张位置最好的座位,这是大卫特意让人加进去的座位,之前是不存在的。杨小姐,慕总为你做了这么多,我相信,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明白,你和陆小姐,究竟谁在他的心里更重要。”

     “所以,你是慕流年的说客吗?”初末淡漠地说出这一句。

     林凡顿住,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这大概是初末见过他脸上除了“欠钱”表情后的第二个表情。

     半响,林凡才道:“别人都说慕总冷漠无情,看来,杨小姐是有过而无不及。”

     初末站在那里没吱声。

     最后,林凡说:“慕总好不容易睡着了,我希望你别叫醒他,让他继续休息,我已经通知音乐厅的人不许打扰。”他的语气又恢复了之前的波澜不惊,“既然你对于慕总做的一切都不在意,至少看在他为你做了这么的份上,让他能在今晚睡个好觉。”

     说完,林凡转身走人。

     初末站在原地看着林凡离开的背影,许久许久,她都没有动作。

     不可否认,表面上对林凡的不在意的她,心里像被一把锤子,将她原本冷冻成冰块的心敲碎的七零八落。

     她从来都不知道,流年竟然在背后为她默默做了这么多。

     他收购星光传媒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那段时间,他没有找她,不是因为忘记了她,而是在为收购星光传媒做准备……而他收购这么小小的一家公司,完全是因为她,他相信她不会让他失望,他相信她可以做到让所有人对星光传媒的认可;还有大卫的演奏会……一向不喜欢跟人交际的流年,是如何想到办法跟大卫成了灵魂上的挚友?让一向待人接物冷傲的大卫对他如此热情,甚至将这份热情传达到了她身上?初末不敢想象。

     无数真相在她脑海里划过,让她竟有片刻难以呼吸。

     她怔怔地转过身,走到音乐大厅的门口,拉开了门,走了进去。

     大厅里很安静,远远地,初末看见坐在黑暗中的慕流年,侧脸苍白而消瘦。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就那样静静地坐在那儿,如同一尊雕像。

     那一刹那间,初末竟然从他的侧影中感受到了一抹巨大的孤独感,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她的心,狠狠地抽疼了一下,他浑身透露出那么巨大的孤独感,仿佛随时都会随着黑暗消失不见。

     她再也忍受不住,飞快地跑上阶梯,一步一步跑到他身边。

     他依旧坐在那儿,没有回头,仿佛感受不到她的存在。

     “流年……”

     她轻叫了一声。

     也是这一声,让他回神。

     他看向她的黑眸中先是有一抹迷茫,随之才渐渐的恢复清明,他微微地抬头看着她说:“末宝,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

     我还以为你还在生我的气,不说一声就走了……

     一句轻言,却如一记重拳狠狠地砸痛了初末的心。

     Part4

     慕流年并没有过多流露自己的脆弱,当他意识到自己失态之后,很快就整理好情绪,起身,对初末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他走了几步,发现身后的人没有跟上来,回头,奇怪地扬眉:“怎么?”

     初末看着这个男人,他已经恢复了平常的样子,永远都是那么无坚不摧,好像什么事情都不能把他击垮,他从来不喜欢在人前流露出一丁点脆弱的样子,然而,正是这样的他令她感到心疼。

     “初末?”见她没有反应,流年轻唤了一声。

     初末回神,说了一声:“没事。”

     “嗯,走吧。”说完,他率先走出大厅。

     初末尾随其后,看着他伟岸而沉默的背影,仿佛刚才那一片刻他脸上的失神脆弱,从未有发生过。

     午夜的B市的马路上很空荡,慕流年将车开得的很快,一个小时的路程,他只花了半个小时就将初末送回了家。

     初末知道,他真的是太累了。

     临下车的时候,她对身边的流年道:“我可以跟林凡说下话吗?”

     慕流年似乎对她提出的这个要求有些意外,但他并没有多问,而是说:“可以。”

     初末打开车门,走到一直尾随在保时捷后面的另一台车驾驶位边敲了敲窗户。

     车窗被放下,林凡对于她的出现也有些意外,道:“杨小姐,有什么事吗?”

     初末说:“希望回去的路上你好好看着流年,拜托了。”

     “……”对于她提出的请求,林凡有些诧异,但他并未表现在脸上,只是道:“这个不需要杨小姐提醒,我也会做到,这是我的责任。”

     “谢谢。”

     初末说完便回到了慕流年的车边,她弯下腰,对流年说:“开车小心一点,我先上去了。”

     “嗯,晚安。”

     “晚安。”

     慕流年点点头,车窗缓缓关起,保时捷拐了个弯,便疾驰而去。

     身后的黑色宝马稳稳地跟了上去。

     初末站在原地,正巧一辆出租车经过,她飞快地拦住坐了上去,对司机说:“麻烦跟着前面那两辆车。”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地跟了上去。

     和来时一样,慕流年的车开得非常的快,直到他将车安全地开进了公寓楼下,初末才放下心来。

     这一代的高档公寓保安措施非常的严谨,司机被保安拦在外面,问后座的初末:“小姐,要继续跟进去吗?”

     初末摇了摇头:,看见他安全到家,她的心也放了下来,道:“不用了,麻烦师傅掉头,去刚才我们出发的地方。”

     “哦。”那司机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原来你跟踪那车,不是来替警察抓坏人的呀?害我白激动了一场。”

     初末:“……”

     大叔,你警匪片看多了吧?

     Part5

     初末回到家刚洗完澡,手机就响起来。

     她接起,里面周白的声音不咸不淡地传来:“约会怎么样了?”

     初末有些头疼:“都说了不是约会么……”

     “好吧,我让你帮我带的曲谱明天上班的时候别忘了给我。”

     “……”

     “你不会是没带着吧?”

     明天周白要出差,让她帮他带着一份比较重要的曲谱,她下班的时候匆匆拿上就去停车场了,现在才想起……

     “我好像忘记在流年的车上了。”

     “……”周白无言了片刻后,道,“所以这是你为跟前男友下一次约会而制造的机会吗?”

     “周白……”初末有些无力,“我明天就去跟他要,到时候寄给你成么?”

     “为什么现在不要?怕打扰前男友的休息时间?”

     “周白,别以为你是我上司,我就不敢揍你!”

     “……哈哈哈……”自知玩笑不能开得太过分的周白大笑了三声之后,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模样,“好吧,我等着你给我寄,我明天可是一大早的班机。”

     “好。”

     “最后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

     “你说。”

     “我出差三天,你会不会想我?”

     “……周白。”

     “OK,晚安。”

     挂了电话之后,初末直接将自己摔在床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初末起了个大早,从洗漱穿衣出门,到一路转公交到公司,她都在想要用什么方法告诉流年,她把曲谱忘记在他车上了,这一想,直到临下班前都没有想到一个好办法。

     她害怕如果处理的不当,会像周白昨天的玩笑,说不定流年会以为她是故意将曲谱落在他的车上,以制造新的见面机会。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周白发来一条短信:“我已经落地F市了,记得曲谱尽快快递给我!么么哒!”

     初末盯着短信末尾的“么么哒”冷汗了几秒后决定,既然想来想去都没有好的办法,那么就直接打电话吧!

     她走到电梯右边安静的楼道口,给流年拨了一个电话。

     不久,那边电话被接起:“初末?”

     “嗯,是我。”

     “有事吗?”

     “我昨天好像把一份曲谱忘记在你车上了,你有看见吗?”

     “有。”

     “嗯……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可以去拿一下吗?”说完,她仿佛觉得这样不好,又道,“或者你让林凡给我开下车门,我直接去停车场取就行。”

     “我现在不在公司,你过来工人体育馆这边。”

     说完,那边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初末收起电话重新回到马路上去打车。

     Part6

     初末知道今天CM和市政府在工人体育馆联合举办一场大型慈善晚会。

     她赶到现场的时候,晚会已经举办的如火如荼,初末站在人不多的后台门口,正欲打电话给流年,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叫她的声音:“杨小姐。”

     初末回头一看,是林凡。

     林凡依旧给人一种疏远的“欠我钱”气势,他走到初末身边,面无表情地说:“慕总让我带你过去,跟我走吧!”

     “噢。”初末应了一声,跟他往相反的方向走。

     当她跟着林凡走到后台大厅的时,隐隐地听见有人在低声哭泣。

     进门之前,林凡忽然转身跟初末说:“晚会临时出了一点问题,慕总正在处理,我们现在外面等一下。”

     “好。”初末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但从门缝中看去,CM市场部总监正在发脾气,几个女员工被骂哭了,估计事情有些严重。

     “现在还有十分钟就要上台了,结果你们连人都联系不上,找不到人弹钢琴,你们给我上台去表演吗?”

     “如果什么事情都要我亲力亲为,找你们来是做什么的?”

     “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去打电话找人,等着我给你们找人吗?”

     “……”

     那几个员工抹了抹眼泪,立刻去打电话,可是不管怎么打,那边依旧是打不通的状态。

     那市场部总监也是急得不行,她在CM这么久,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上台的时间到了,表演嘉宾却还没到现场,并且连电话都打不通。

     初末虽然没有参与这场晚宴,但她是CM的内部人员,一早就知道晚会现场有一个节目是钢琴独奏,表演者是陆优静。

     在这个节骨眼上,陆优静居然玩失踪?初末不禁想,这个女人又在搞什么花样?

     她忍不住问身边的林凡:“是陆优静没来吗?”

     “嗯。”林凡点头,“本来这种小事,慕总不用亲自过问,但来后台等你的时候正巧碰上了……”

     “周白的头,像皮球,一踢踢到百货大楼,百货大楼的阿姨买皮球,一买买到周白的头……”

     林凡的话还没说完,一阵古怪的童谣哼唱响起,初末看着包里闪烁的手机拿起,抬眼瞄了一眼林凡,尴尬地说:“是夏图给我换上的奇葩铃声,我一直忘记了换回来。”

     “……”林凡没有吭声。

     初末接起电话:“喂,你好?”

     “你在哪?”

     “……”初末拿开手机,瞄了一眼屏幕上的电话号码,是流年。

     “噢,我在后台大厅的门外。”

     她回答完自己的坐标,手机里传来电话被挂断的忙音,在初末收起手机的同时,后台的门被打开。

     因为要应酬来晚会现场的领导,流年穿着样式考究的正装,英俊的让人移不开眼。

     他走到初末面前,郑重地问她:“初末,现在让你上台,你可以吗?”

     “你的意思……是要我代替陆优静上台?”

     “是的。”

     虽然明知道流年是站在公司的角度提出这样的要求,但初末的心还是在刹那间酸涩了一下。

     慕流年似乎看出她的想法,道:“你也知道,这次的晚会是由CM一手承办的,看台上的都是全国各地的领导,不允许出问题。如果现在让其他钢琴家赶过来最少都需要半个小时,所以初末,你可以代替陆优静上台吗?”